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5.宛若新生(一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京城东南一隅乃是宁王府邸,传言是女帝所赐,以嘉其弟平叛有功。

    清晨,宁王府侍卫正逢换班轮值,便远远见长街上走来一异族装扮的女子,像是奔这王府后门而来。

    脚腕银铃响动间,她已走到跟前。

    只见这女子青丝全拢,在发顶挽就简髻,上面嵌有月牙形银花簪,边缘缀无数细碎的滴珠状银流苏。上身着紫色布料拼接成的圆领宽袖短襟,绣有花鸟异兽,下身着玄色齐膝百褶裙。这衣物比中原的要暴露,却衬得她俏丽中带着几分干练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侍卫目不斜视,猜其来意,拦道:“王府虽招揽门客,但眼下还未到投帖之期,请姑娘改日再来。”见她不以为意,继续道:“况且这是后门,外人不得随意进出,还请走正门拜见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未多言,笑吟吟掏出一块玄铁令,上面刻有碧叶殷花,那个侍卫见了迎道:“原来是王爷的贵客,请进。”

    她婉拒了侍人引路,独自来到锡润园。此园是王府内的后花园,园内累石为山,中路又以房山石堆砌洞壑,怪石林立,环山衔水,亭台楼榭,廊回路转。

    她长于山野,看不上这造园手法,只怨这弯弯绕绕。  随着灵机一动,引出怀中赤链蛇,点了点它的头,道:“游花啊游花,你帮我带路,找到那两个伢崽。”

    游花吐着蛇信子,在石径穿梭,将她引到了隐蔽的假山旁,果然见两人鬼鬼祟祟地待在那里。

    她上前重重拍了两人肩膀,“阿山阿水,我让你们盯着晏右使,如今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阿山噤声,指了指外面,示意她小声说话。  阿水吓了一跳,一把将她抱住,黏黏糊糊道:“呜呜,族长,你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嫌弃地推开她,看着无奈一笑的男子,“阿山,你说。”

    阿山却问,“族长可见过右使,你了解她吗?”

    “我连教主真容都未见过,何况右使。而且听说右使深居简出,恐怕教内也少有人见她。”毒娘子疑惑,“为什么突然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一觉醒来忘记了关于自己的一切,换作普通人,恐怕都会不自觉地彷徨、紧张,进而做什么都自乱阵脚。而右使这个人,整整三天,她表现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,一派淡然自若。”

    阿水幸灾乐祸道:“族长,不会是你的蛊不起作用吧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毒娘子弹了阿水的脑门,“论蛊毒,我认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。”

    “蛊没有发作,那倒未必。”阿山解释道,“据我观察,右使这几天像是无意地和府中侍女攀谈,实则有意套取信息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点头,“没错,我看她是以不变应万变,能得教主那种高深莫测的人器重,这右使肯定也非比寻常。”她在这边商议,转头看阿水正一言不发,望着远处的人影,便问阿山:“她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阿山嗤笑,“我看她痴症又犯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阿水自幼见到美丽的事物便走不动道,但她天性纯真,从无亵渎之心,是以无人觉得冒犯。

    毒娘子叹气,想她蜀郡人杰地灵,族中人个个皆是俊秀,也没见阿水看别人像看晏清河一样,这般迷怔。

    “你呀你,活了十几年,”毒娘子一边笑骂,一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语音渐弱,“还是这么没……出……息……”

    只见碧波池畔,长廊迂回,有一长了百年的藤萝凌驾其上,如今长势甚好,缠枝藤萝紫花盛开,郁郁芊芊。花影婆娑下,有个青衣女子静靠着虬枝老藤散漫而坐。

    她拿着一卷书,玉指纤纤而握,凝望着湖水出神。明眸善睐,宛若荡漾春波,徒又添清冷雾气。碧水如镜,对影成双,引人沉入其中。风乍起,水光潋滟中,瑰丽之姿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毒娘子不通诗词,想不出该怎样描绘她,只低低喃道:“仰阿莎……”

    美人带来的冲击感过后,毒娘子心头异动,为什么晏清河让她觉得莫名熟悉?

    “是吧,是吧。”阿水欢快地拉着她的手,“我想象中的仰阿莎,我们族的神女,就是这个样子。”旁边的阿水哄吵得她心里乱乱的,不由得忽略了这种怪异感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或许接下来的事情会很难进展。”阿山担忧道:“能看得出来,晏右使是个很难被掌控的人,她真的甘愿入局吗?”

    阿水觉得他杞人忧天,“不如我们现在去告诉晏右使她的身份,事情会好办多了。”

    “选择失忆本就是计划中的一环,目的就是能骗过萧浔。”阿山又再打击道:“况且你凭什么让她相信你?她如今的身份不是雪饮教右使,而是霑烟阁的舞伎九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别忘了,晏右使是在蛊毒发作之前来到宁王府的,献策困住萧浔的计划也是在她失忆之前制定的。宁王恐怕已经知道她真正的身份,接下来必会找她商议,到时候晏右使就会被动意识到自己是谁。”阿山很确定,“对于晏右使这种机敏自我之人,这种并非刻意的行为会更令她信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这边两人争执不下,毒娘子小声打断他们道:“你们别吵了,那边有人过来了。”两人望去,游廊尽头有一侍女正向藤萝树下的女子走去。

    紫藤萝花簌簌落下,有几朵落在摊开的书页上,那拿着书的绝美女子,并未将落花拂去,而是一直凝视湖水,下意识地捻着衣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侍女柔声道:“阿九姑娘,王爷在观相亭相候,有事与您商议。”

    女子回首,“我知道了。还请王爷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在远处虽听不到她们说些什么,但也猜到宁王应该是要邀晏清河谈萧浔的事,她对阿山道:“但愿如你所说,宁王是这开局之人。”

    阿山点头,“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?”

    毒娘子生性乐天,“那就顺其自然,不要轻易插手。毕竟,我们的首要任务是保护晏清河。”她上前搂住阿山阿水,“眼下呢,雪饮教既和王府合作,我们怎么也该略尽绵薄之力。”说完便圈着二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边阿九目送侍女离开,默默合上书本,为什么她识得这些文字,甚至记得一些常识,唯独想不起来关于她自己的一切。

    三天前她在王府内苑醒来,脑海一片空白。忘记了自己是谁,来自何处,又为何来到这里。身边只有宁王府侍奉的侍女,她曾旁敲侧击,侍女三缄其口,只道:“九姑娘是宁王殿下以高价从霑烟阁聘来的舞伎。”

    可是她的居室豪华,衣食精致,连府中上下都对她毕恭毕敬,区区舞伎岂能有如此殊遇?

    仿佛被困入局中,迷雾笼罩下,她无人可信,只能对失忆一事按下不表,日常言行都是先观察对方的反应,避免行差踏错。所幸她刚来王府,这里的人对她并不熟悉,不然真是如履薄冰。

    眼下宁王突然召见,阿九心中忐忑且欣喜,既怕自己露出什么破绽,又指望他能道出关于自己的有用信息。

    既来之,则安之,以不变应万变。她一边心中告慰一边站起身来,抖落裙裾中的紫色花瓣,不想还有一物也随之落地,发出清脆的撞击声。

    是一块如鹅卵石大小的璞玉,通体圆润透白,边缘泛着淡淡青翠,中心隐隐夹杂血红色。她慌忙捡起,这可是那日她失忆醒来后,唯一能在身上找到的东西,必定和自己的身份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这时廊下日光斜射,玉石中仿若有液体流动。阿九举起它,发现某个角度置于日光下,那汇聚的一点红色竟慢慢散开,她啧啧称奇,此玉明明未经雕琢,没有任何凿开的痕迹,血滴又是如何被封存进去,这技巧倒算得上鬼斧神工。

    那血丝浮游流动,像是顺着无形的通道一般,满满散开,最终形成一个篆体的“浔”字。

    浔……她紧紧握住玉石,心中默念,并未对这个字有熟悉的感觉。几息后她摊开手掌,那个字消失聚成一点血红,玉石已恢复原状,看来只有在光的照射下才有变化。没有头绪,她将玉石藏在胸前,先不再思索这些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