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8.荆楚其人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靳一刀和宋子书快要惊掉了下巴,不约而同地看向身旁依旧淡定从容的男子。

    堂上其他人也是不解,这男子看起来甚是普通,怎么就引了佳人注目。阿水觉得怪异,低声问道:“族长,晏右使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毒娘子悄悄看了一眼宁王,小声道:“看来这宁王殿下信了右使失忆前的说辞,表面上是向众人献舞,实则是让她找出萧浔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这男子会是萧浔吗?”

    毒娘子摇了摇头,看那男子利落起身,来到女子身前,一派名士风流,他还礼道:“在下荆楚,姑娘的一声先生实在是愧不敢当。鄙人才疏学浅,不敢谈有何见解,但也知姑娘这舞蹈身姿舒展之程度,常人难以企及,更何况技法纯熟,节奏精准,一举一动皆在掌握之中,可谓到了“形”之至高境界。”

    阿九却是听出来了,他表面在恭维赞誉,其实是在讽刺她过于追求“形”而忽略了“神”。所谓以神领形,以形传神。  而她的舞蹈,如同匠人过于精雕细琢,追求完美形式,而忘记更应凸显事物本身的灵韵。

    她当下更觉此人不可小觑,三言两语就让人在不损颜面中处于下风,最难得的是他竟能看出她舞蹈中的敷衍之态。

    对于跳舞,她可以确定自己并不喜欢,本就心不在此,全凭着一些肢体记忆,行已动,神未领,仿若扯线木偶般缺了灵魂,同时也觉得江湖草莽不可能看出自己应付了事,  万没想到被这个叫荆楚的男子一眼看破。

    阿九看向宁王,得他点头示意,也知其存了一番试探之意,于是道:“阿九听了荆先生一席话才知自己技艺浅薄,只是世间万物相通,小女子舞艺自是难登大雅之堂,那想必先生修习的武功已达脱形化意之境,还请不吝赐教,也让大家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那荆楚似没想到这女子竟起了挑衅之意,只见他略思考一瞬道:“姑娘言重,鄙人不才,一生所学甚杂,终一事无成。若论武学,更是知之甚少,刚才所说不过逞口舌之利,若有得罪姑娘之处,还请多多包涵。”

    阿九暗想这人滴水不漏,相持之下,久久沉默的姬聿圆场道:“阿九姐姐的舞蹈自是常人难及,只是这荆先生所说之境界,想必只有天人能达,何必认真呢?”说罢让侍人在身侧安排了座位,道:“姐姐也累了,不如过来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看来是让她点到即止了,阿九觑了一眼姬聿,坐在了他的身侧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很多人才琢磨出味儿来。原来这荆楚先前的言语竟是冲撞了佳人,这呆子委实不懂怜香惜玉;还有人觉得这宁王父子对这女子如此礼遇,绝不是普通的伶人,荆楚直言不讳,倒显得没有眼色;更有堂上如风波恶这类,最是厌恶酸腐书生,他嘲讽道:“宁王殿下乃是招徕能人异士,你既身无所长,何故来此?”

    荆楚看向台上,恭敬道:“听闻宁王殿下酷好金石古器,今鄙人正有世代所传之物,特来献上。”说罢他轻点桌角,对靳一刀道:“靳兄,有劳。”

    靳一刀这才看到,原来自己身侧放着一条形包裹,被黑布缠得严严实实。看来这就是荆兄弟的宝物,他单手拿起,未曾想这般沉重,暗自多使了几分臂力才送过去。

    递到半空时,只见迎面刀光一闪,霜影横过,裂帛之声响起,这包裹被从头到尾划开,靳一刀一时不慎,手中之物脱离残布坠落下去,幸好荆楚眼疾手快,将它稳稳捞住。

    靳一刀瞪着突袭的人,气骂道:“徐生斩,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徐生斩收起浮屠刀,嗤笑一声,“我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。”这怎能不令人大失所望,他的确有些怀疑这人是萧浔假扮而来,还以为这小子能拿出……结果就这……

    众人看去,此物正被荆楚横握于胸前,仔细看倒能看出来是一把三尺有余的古剑,只不过通体浑黑,如同覆了层铁衣,其上斑斑点点,像是随时会腐化般,若用来打架,无异于破铜烂铁,经不得用。

    徐生斩瞥了一眼荆楚拿剑的右手,长得甚是细腻好看,明明是个从不握剑,手无缚鸡之力的人,算他看走眼了,继而不忿道:“这看起来倒像是从哪个墓穴里扒拉出来的,将此物献给宁王殿下是否大不敬?”

    靳一刀平生最看不得别人欺辱他的朋友,于是大怒,握拳离席冲将上去,连宋子书都没有拉住,幸好被挡在前面的荆楚拦住,“靳兄,稍安勿躁。”他使了眼色,靳一刀才留意到了藏在柱后的宁王府暗卫,原来在徐生斩拔刀时,他们几乎快要出来,可见宁王对江湖之人也存有戒心。

    荆楚接着看向徐生斩,沉声道:“宁王殿下允许众人携刀剑入殿已是宽宥,如今你殿前亮兵,这恐怕才是真正的大不敬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徐生斩虽大怒,但也被点醒,只能咬牙忍下来,转头向宁王赔罪,“王爷明鉴,我只是好奇之下才出手,绝无冒犯惊扰之意,还请殿下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徐坞主性情直爽,本王有所耳闻。”宁王始终面色温和,摆手示意他坐下,接着看向荆楚手中之物,称赞道:“古剑寒黯,铸来千秋。这的确是一把值得珍藏的古剑,将此剑安置在珍珑阁最为合适。”说罢便令几个侍人将剑请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不过比起剑本身,本王似乎感觉到荆先生献剑另有深意。”宁王见他临危不乱,不卑不亢,起了惜才之心,玩笑道:“莫非是效冯谖弹铗,引得本王注意?”

    荆楚笑了笑,并未反驳,却沉声道出另一番言论:“夫为剑者,示之以虚,开之以利,后之以发,先之以至。”

    靳一刀一脸迷惑,“荆兄弟在说什么,我怎么不太懂。”和这堂中大多数人一样,不知道荆楚在打什么哑迷,他偷偷问宋子书,不想对方仿若未闻,正眉头紧锁,喃喃自语道:“他到底是何人?”

    姬聿看向阿九,二人对看已是意领神会,他们这几日所作所为不正是如此?这人几句关于论剑的引用,却诡异地道出此番拿下萧浔的关键:以虚示之,后发制人。

    倒是宁王甚悦,“先生果然有高世之智。本王求贤若渴,欲聘先生为谋士,不知先生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荆楚拜谢道:“不敢请耳,固所愿也”

    虽然很多人不明这书生怎么就得了宁王器重,  但此事揭过,无人再多言。

    宴到中场,有侍人来报贵客将至。宁王举起酒盏,敬道:“各位豪杰,今日还有一位前辈莅临,实乃本王之幸事。”

    “无趣……”姬聿低叹一声,想同身旁的女子说话,这才发现阿九不知何时离开了。他也悄悄退了出去,在廊庑上看到了女子的背影,匆忙追了上去:“阿九姐姐等我。”

    不想女子真的转身停下,姬聿就这样撞在了她的怀里。十二三岁的少年仿若刚开始抽节的嫩竹,视线堪堪与她平齐,珠帘遮面下,独露出的眉眼吸引了他全部的注意力。这眼神还是那样清冷,但怀抱却异常的温软,第一次与女子这般近距离接触,姬聿不由耳尖一热。

    阿九推开他,问:“世子殿下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姬聿还未想好理由,阿九注意力已移到他的身后,走廊尽头闪现一须发皆白的清癯老人,不过一个眨眼,便已略过二人身旁,身法奇快,犹如鬼魅,无声无息入了堂内,阿九只能在那瞬间感觉到面庞有微风拂过,她莫名心悸,问姬聿:“这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就是江湖上传闻已久的武陵老人。”宁王将人引至上座介绍道。

    满室哗然,只有毒娘子他们三人一脸茫然,显然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“他怎会现身于此?”靳一刀杯酒尽洒,对宋子书和荆楚耳语道:“听闻武陵老人是天一门弃徒,四十年前被逐出师门。”

    宋子书摊开折扇,掩面道:“那还用说,自然是冲着同是天一门的某人来的。荆兄,你也来自荆襄之地,可曾听过他?”

    荆楚饮下杯中酒,凤眼幽幽,道:“略有耳闻。”

    另一边阿水偷听了旁座的闲话,看向武陵老人。除了须发皆白外,他身形高挺,脸上无一丝皱纹,目光如炬,精神抖擞。她转头对毒娘子道:“我听到这老头都已经七十岁了,怎么看起来还这么年轻,难不成他们天一门有什么驻颜有术的神功……”

    毒娘子见武陵老人看了过来,捂住了阿水的嘴巴,心道:他功力高深,肯定听到了。只不过他神色漠然,并无不悦,看她们,还有看堂下其他人,都如同看蝼蚁一般。

    宴席临近尾声,宁王举起酒杯遥敬众人道:“承蒙各位英雄远道而来,尤其是武陵老人,耄耋之年还不辞辛苦。本王在此浊酒一杯,谢过各位。”说完,一口饮尽,堂下诸人也站起回敬。

    宴罢,宁王礼贤下士,重用他们自是不必多说,纷纷安排了住处。只有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陵老人却仿佛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但所有人心知肚明是,天罗地网已开,只待萧浔自投罗网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