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16.珍珑试剑(二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领着一众暗卫而来,姬聿似闲庭信步,边走边赞誉道:“姐姐果然好谋算,早早告知这荆楚便是萧浔,我们才能提前布局,如今他已中计,被擒获不过是时间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一字一句在阿九心中不断敲打,什么碧落?什么谋算?

    姬聿早就怀疑她了吗?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她一次又一次地利用他,殊不知自己同样也一步又一步地落入了他的圈套。

    她不敢抬眼去看身旁的萧浔,生怕他的目光里带着愤恨,甚至担心他一怒之下杀了自己。

    满腔怒火无处宣泄,她含恨看向姬聿。

    姬聿心头一颤,她从未用那样的眼神看过自己,如湍急的水流刹那结冰,散发着寒意,恍若初见之时。

    他瞬间有些恐慌。她……会不会恨自己?可一刹那又想通了,固然她的恨令他痛苦,也绝不能放任她和萧浔离去。

    “阿九姐姐,是你自己过来,还是我请你过来?”

    如今有姬聿从中蛊惑,怎样辩驳都显得苍白无力。她与萧浔本就不过是萍水相逢,甚至连接近他都显得那样刻意,自是无法奢望他能相信自己。

    阿九无力地张了张口,只道了句:“我没做过,但还是对不起……”说罢松开了手,只见萧浔身形一顿,若玉山将倾,虽还能站着也不过勉力维持,他如今自身难保,这更加促使她走向了姬聿。

    姬聿见阿九选择了自己,心情转好,在她身侧低声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姐姐迷途知返,我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所有暗卫得姬聿示意,也加入其中。当下所有人都团团围住了萧浔,只待寻得时机出手。

    其中白眉生想这萧浔既中了毒还遭数人围攻,他们赢了也是胜之不武,若是传扬出去,只怕坏了名声。

    为了这几分道义,他规劝道:“小友何必苦苦支撑,不若束手就擒,也免了我等无谓之争。”

    萧浔低笑道:“前辈可愿与我单打独斗?若是十招之内能取胜,晚辈随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白眉生见对方气息都弱了几分,明显是硬撑姿态,想赢他易如反掌。若能擒得萧浔,不仅立得首功,还能扬名江湖。

    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他转了转手中的判官笔,“我既用兵器,你用什么?”

    萧浔抽出身负的剑。

    “小友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众人定睛一看,这不是那天他献给宁王的破铜烂铁,恐怕一招之内就能碎成齑粉。

    唯姬聿有了预感,惋惜叹气,道:“姐姐,那天你说我痴人说梦,我可是信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阿九别过脸去,并不理他。她见萧浔行江湖之礼道:“前辈,请。”

    “且慢。”白眉生再生枝节,“小友既已作赌,何不以真面目示人?”

    先前觉得白眉生磨磨唧唧,现在许多人听了他此言,正中下怀,想这萧浔神秘,见其真容之人甚少,不免都心生好奇。

    萧浔并未推辞,沉默着揭下了面具。

    “呀……”人群中响起一声少女的惊叹。阿九循着声音望去,正是那三个异族人。

    其中那个发声的少女正踮起了脚尖,稍年长的那对男女对视一眼,无奈地按住了她。

    其余人皆被萧浔所吸引,是以无人在意他们。  这三个人,甚是奇怪,不知来此有何目的。

    见阿九望着萧浔的方向出神,姬聿甚是不屑,“还以为什么神仙人物让姐姐念念不忘……”他抱臂哼了一声,道:“依我看,也不过如此!”

    阿九像是听笑话一般,敷衍道:“世子殿下所言甚是。”

    姬聿反倒被她气得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同一轮月下,萧浔的目光仿佛淬了寒气,“天一门萧浔,请教前辈高招。”

    “唉,可惜小友这般人物啊!”白眉生叹息一声,报了家门,“荡寇岛,判官笔白眉生。”语罢,疾出一招“蛟龙出海”刺向萧浔。

    萧浔竖剑以防,发出“铛”的一生厚重闷响。

    白眉生的这手判官笔,共一十七路,刚柔并济,多点、穿、挑、拨,若白猿之捷,啸狮之劲,专门取人要害之处。可叹这萧浔身中碧落,似乎内力不济,招招皆以剑御,并无攻势。

    夜空下,兵器相交,发出铮铮之声,火花乍现。有人已觉察出不对,“萧浔这剑,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有怪异的声音传来。起初是细微的,似碎铁剥落,接着是一阵嗡鸣之声,如雁振龙吟。

    “快看那剑!”有人惊呼。

    长剑擦着判官笔而过,被割出一道火星。只见萧浔旋身跃起,避开那致命一击,他手中的那把剑划破长空,铁衣纷落,若碎月流金。

    一旁负伤观战的徐生斩不可置信,“这把剑便是……是圣道之剑,封禹。”

    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萧浔挥剑临空而下,寒光一闪,那只判官笔便被拦腰斩断。

    白眉生认命地看着架在他颈间的封禹剑,三尺有余,泛着刺骨寒气;剑身中部覆着青铜,无数看不懂的文字暗纹嵌于其上,从剑柄至剑尖;两侧纯钢雪刃,却并不锋利,所谓重剑无锋,大巧不工,说的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高起轻落,萧浔已手下留情。白眉生自嘲道:“还不到十招,我便输了。”

    萧浔收剑,“还要多谢前辈。封禹久未出世,前辈内力纯厚,笔法奇诡,正适合为其开锋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这都是你计划好的。”白眉生感叹一声,退了下去,“我输得心服口服,小友的事我不再参与。”

    萧浔颔首,横剑而立,一双凤眼潋滟着森森寒气,他看向其余人等,道:“萧浔不才,以一人之力约战宁王府群雄,诸位一起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如此狂妄。”姬聿看了眼他手中的封禹剑,“不过也是,敢用一把剑戏弄我父子二人,他倒是第一个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置可否,萧浔并非张扬之人,不过许多境地让他不得不如此。

    现下众人皆被他震摄,雪域双魔大喊道:“他中了毒娘子的碧落,坚持不了多久,我们一起上,必能拿下他!”

    “碧落,是刚才的那阵香气?”阿九忍住抽姬聿一巴掌的冲动,问他:“场上那么多人,为何只有萧浔中毒?”总不至于这些人都有解药吧。

    姬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,阿九顿悟,“是我拿的那本名册,上面有毒是吗?不过要和那香气混在一起才可触发。而这种毒只对练武之人才有作用,所以我没事。”  见姬聿默认,她冷笑道:“想不到我竟然被你玩弄于股掌之上,你可真是算无遗策。”

    “那姐姐为何都不为自己辩白就乖乖的屈服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明知故问。萧浔已然中毒,即使不信是我害他,那跟他走也是拖累他,到最后我们二人恐怕都难以脱身。若是他真信是我害了他,那么想必……他会取我性命。”

    阿九说着低落下来,“殿下这招反间计不就是算准了我的心理吗?如今宁王府恐怕还成了我的庇护伞。说来也是可笑,我不过一个舞伎,怎劳世子费尽心机?”

    姬聿伤怀道:“姐姐果然无情,不论对萧浔还是对我。”他看向阿九,一双眸从未有过的凝重深沉,“你竟丝毫不懂我的心意吗?”

    阿九被那目光灼到,转首道:“世子殿下七窍玲珑的心肝,我怎么会懂?”她将视线转到打斗的众人身上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被萧浔的剑法吸引。原来他真的也会使右手剑,一招一式随意挥洒,起承转合浑然不羁。

    想到初次见面时,他暗指她的舞有形无神,如今观了他的剑法,方知何为形随意动,剑随神使,这便是脱形化神的至高境界。

    她不加掩饰的赞赏令姬聿不悦,他笃定道:“    萧浔不过一人,饶是多么厉害,也难逃众人合力绞杀。”

    他刚说完,就有几十个暗卫负伤退了下来,“世子殿下,萧浔的剑法神鬼莫测,我等毫无还手之力。”他们纷纷请罪道:“那些江湖人眼看也抵挡不了多久,这里太过危险,我等护送殿下先离开。”

    姬聿脸色阴沉,“那便调出王府所有侍卫,本世子不信拿不下他。”

    阿九喝斥他:“姬聿,你疯了?”若明处的侍卫出动,那朝廷与萧浔便是公开为敌。

    “姐姐,若是萧浔真以为是你害了他,你以为他会手下留情?”姬聿怼得她哑口无言,后吩咐暗卫:“你们先护送阿九姑娘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暗卫簇拥着阿九离开,没走多远,萧浔已厮杀出一方缺口,阿九回头。

    快得来不及思考,只能看到一道剑光闪过,刺得她眼睛有些疼痛,不禁闭上了双眼,几声哀嚎,一阵浓重的血腥味散开,她强迫自己屏息,若五感俱失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