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21.崖底岁月(一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她像是跌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,藤蔓缠绕,荆棘丛生,期间似乎还有一只温热的手,几次险要触碰到她。

    这些都无法阻碍她的坠落。

    最终没入了黑暗,冰冷刺骨的潭水不断压迫着她下沉。

    挣扎到最后,这种宁静,窒息和冰冷的感觉令她久违,仿佛已经历过无数次。

    “阿九……”天光破碎处,似乎有一道温柔的女声在低喃。

    像是回到了母体,她感到安心,下意识地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突然一只手紧紧地抓住了她,冰凉的唇覆上,温热的气息被渡入口中,阿九瞬间恢复了知觉,如同沙漠中快要渴死的行人找到了水源。

    她本能地抱紧了那人,加深了这个吻,贪得无厌般地搅动那人口舌,仿佛要攫取他口中全部的空气。

    似乎有根手指在她颈间轻轻一点,她晕了过去,只记得纠缠间,有一股冷香的气息,随着流水淡化。

    岸上,萧浔全身湿透,抚着唇,一阵失神。喘息片刻后,他拦腰抱起了阿九,将她放置在一处还算干燥的地方。

    升起火,崖底渐渐明亮起来。

    萧浔用石头碾碎了草药,扶起了阿九,手探向了她的衣襟时,停顿了一下,最终还是脱下了她已湿透的衣衫。

    她上身仅着一件小衣,双肩大敞,伤口一览无余。

    肌肤已被泡得异常苍白,许是潭水冰冷,伤口凝缩并未再流血,可若是使药汁渗入,须得划开她的伤口。

    萧浔垂目,拔出随身携带的一柄短剑,置于火上烤了片刻,冷却后用剑尖一点点地剖开伤口。

    她依旧能忍痛,只有几声细微的抽气声掩于齿间,萧浔蹙眉,稳了稳左手,这是他生平第一次,握着剑的手在颤抖。

    敷药包扎好后,他额上已凝了一层冷汗,不安的心跳开始平复。

    他的心脏好像从来没有跳得这么快,这是一种自己无法控制的陌生感觉。

    就像当时他想也不想便随她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早已习惯掌控一切,意外在他生命中总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自从遇见她,似乎一切都变了。

    萧浔望着昏睡的阿九,跳跃的火光倒映在他的凤眸,燃至夜半。

    阿九醒来时,周遭乌暗阴寒,杳无人烟。

    只有几缕微弱的光线落在潭水上,她慢慢走近,伏身,那水却无法倒映出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惊恐地起身,潭中骤然伸出一双血手,紧紧地拉住了她,一把匕首强送到她的手中,凄厉的女声从水里传来,不断回荡着,“杀了我……”

    阿九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,不由自主地喊着:“不要逼我,求求你,不要再逼我了!”

    一声哀鸣响彻崖底。

    守在一旁的萧浔站起,来到她身边,唤道:“阿九?”

    她并未醒来,而是不停地呓语,挥着双臂,萧浔担心她扯动伤口,只能俯身紧紧抱住她,安抚道:“不要怕,只是梦魇。”

    陷入梦境的阿九根本听不到外界的声音。

    在她的梦里,那道女声突然变得眷恋忧伤,她恳求道:“杀了我吧。”阿九鼓起勇气望去,那水中映着一张女人的脸,自己与她有七八分相像。

    阿九心神皆滞,只觉得自己可以把一切都献给她。

    她不再害怕,那双手携着她握紧了匕首,温柔刺下,潭中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血水不再起波澜,如同慢慢凝固一般,变得粘稠。她抚着胸口,很痛,心脏像是被剜去了,还有她的精魄,都被这潭血水吸去了,刺骨的寒冷笼罩着她。

    阿九颤巍着站起,张开了双臂,倾身,不如就此献祭她的一切。

    萧浔怀里的人慢慢恢复了平静,却变得越来越冷,他觉得异常,探向她的腕间,能感觉到一股劲气在她体内冲荡。

    心中惊疑,她明明没有任何武功,为何突然存在如此至纯的阴寒之力。

    容不得多想,他握住她的手,缓缓输入了至阳的内力去平息。

    “阿九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她要跃下时,被唤住了。

    一只温热的手拉住了她,这个人领着她在一个既寒冷又狭窄的甬道里跑着,黑暗中看不见他的模样。

    越来越温暖,越来越明亮,快要跑到尽头时,她被一把推出洞口,而那个人退了回去,隐在暗处。

    一道光芒落下,她只能看到一双如溪水清潺的凤眸,他松开了手。

    “阿九,醒过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阿九,醒过来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