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25.与君别离(二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这二人凑在一起,神神叨叨的,弄得阿九都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那高个男子听罢,愤愤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可能?这件事在秣陵都传遍了。那可是四大世家之一的奚家,那妖女再厉害也不能将他家少主掳走吧,依我看是那柔祇公子也被她迷惑,自荐枕席,春风一度。”

    “师兄,你越说越离谱了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再跟你说一事,不过先说好了,你可不准恼我。”矮个男子又附到他师弟耳边,嘀咕了好一阵子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那高个男子拍桌而起,环视一周后,见无人注意,才压低声音道:“别人也就罢了,你怎能攀扯到素尘公子身上了。那薛公子,仙人之姿,品性高洁,怎会与那妖女有染?”

    那师兄一把摁住他师弟道:“你看,我就知道你坐不住,你一向崇敬那素尘公子薛怀殊,半分也听不得他的不是。可他是那妖女入幕之宾的传闻又不是我编的,别冲我撒气啊。即便是传闻,岂会空穴来风?”

    高个男子喝了一口酒平怒,疑惑道:“对了,那妖女不是已经和雪饮教少主律照玄成亲了,她夫君怎可容她乱来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矮个男子笑个不停,忍耐道:“你难道不知道律照玄是嫁给她的,这妖女行事岂能容他置喙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。她娶人少主,霸占人雪饮教,这和坊间那些吃绝户的有何区别?”

    “师弟这话说得不错,这妖女娶律照玄恐怕就是为了名正言顺当雪饮教之主。而且这世间女子多是贪鲜薄幸,律照玄形貌丑陋,自然被那妖女厌弃。”

    “无人见过律照玄,他丑陋是从何得知?”

    “据说曾有人见过他之后,吓得口不能言,鼻目歪斜,浑身僵硬,自此卧床不起。你说他长得丑不丑?”

    那师弟很感兴趣,道:“你快与我细说细说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真是越来越夸张了。这番无稽之谈,她无端听得生气,后来又觉得好笑,险些憋不住,她看向萧浔,忍笑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萧浔仿若未闻,他垂首看着杯中酒,凤眼凝沉,不知在想些什么,许久后才点头道好。

    走出酒肆,萧浔突然问她:“阿九觉得很好笑吗?”

    “不好笑吗?虽然我不懂武功,但这采阳补阴实在匪夷所思。这两人是鬼怪话本看多了,才能编出如此荒诞的言论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没有。不过,有一门武功,至阴极寒,若有任何行差踏错便会被反噬,发作时痛不欲生,或许需要与男子交……交合来疏导内力。”萧浔若有所思,讳莫如深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我看他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。女子不过做了和男子一样的事,便受人指摘。”她靠近萧浔,求知的眼神纯洁无比,嘴上说的话却百无禁忌,“我问你,男子可会被女子奸污?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萧浔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”她盯着他的下身,道:“若男子他自己不硬,又怎会被女子得逞?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萧浔掩唇,脸色罕见的不太自然,“你说的是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明明是两厢情愿的事,偏偏要把所有过错推到女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她眨着眼睛,毫不避讳地说着自己的一番理论。那双圆而长挑的明眸也染上了自得之色,仿若冰融后的春水,潺潺流淌,引人沉溺。

    他克制自己移开目光,突听得她叫了声“萧浔”,像是下定了某种决心。

    萧浔道:“再与我走一段吧,就到那个界碑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宁王府之时就想好了,若能脱身,一定什么也不想,从此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”阿九边走边道。

    即使两人走得再慢,还是到了终点。

    “如今重获自由,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游历江湖,走马观花,看遍名山大川。”阿九停下,摸着界碑道: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,也该到了和萧大哥道别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这样也好,在还能抽身的时候……他勉力维持笑容道:“既然如此,萧浔送别阿九姑娘!”

    阿九回之一笑,错身欲行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萧浔拉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阿九转身,两样东西递到她的面前,“这把短剑,还有这瓶易容的药物,送给你防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要这个。”阿九仅收起那个药瓶,至于这柄短剑,她见识过,断金碎石,锋利无比,世所罕有,不免推拒道:“这是你贴身心爱之物,我不能夺人所好。”

    萧浔将剑放在她的掌心,合上她的手掌,沉声道:“你比我更需要它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再推辞,她颔首收下。

    萧浔注视着那道背影,她走出一段距离后,停顿下来,并未回头,而是扬了扬手告别,之后慢慢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又聪明又笨的容小狗即将登场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