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26.初入江淮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碧落飞明镜,晴烟幂远山,断柳长汀。几番夜雨,怕如今,冷却鸥盟。一笑写入弦琴,任愔愔,山鬼愁听。兴未已,更何妨,弹到广陵。”

    淮河之滨,有一怀抱琵琶的歌女,斜倚阑干,转轴拨弦。

    一曲唱词罢,余音未绝。

    来往船客中,唯一小舟停驻。有个青衣少年立在船头击掌称赞。

    那歌女折下身旁的一枝芍药,扔到少年怀里,以答知音。

    少年拈花细嗅,酬谢风流。

    对岸旁的柳树下,阿水将这一幕观入眼底。

    那个拿花的少年装扮倒像是个男子,但骨架纤细,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。

    阿水心道,身形是有些像,但那张蜡黄的脸,实在有些平平无奇。

    “族长,你确定那个人是晏右使?”她扭头问着茶摊旁的人。

    毒娘子一边饮茶,一边抚了抚缠在她腕间的赤练蛇,“阿山,你说。”

    坐在对面的阿山道:“我带游花暗中接近过右使,它对她有反应。”

    听到有人唤它,游花甚是兴奋地展开身子,顺着毒娘子的胳膊攀爬到她的肩膀,若拱桥起伏不定,不断吐着蛇信子。

    毒娘子按住蠢蠢欲动的游花,“右使体内的蛊虫与游花自幼便在一处同养,彼此是有感应的。”她遥遥望了一眼水上的人,“看来我们右使还学会了易容。”

    “她过得还挺开心。”阿水忆起她当日中箭的情形,“那一箭射中了她的心脏,她如今仍安然无恙,命可真大。”

    “可见萧浔为了救她,费了不少心思。”毒娘子支颐,想象着,“他们孤男寡女,便没有生出情意吗?”她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,“没有发生什么就罢了,两人现在还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阿山不免忧虑,“似乎一切都偏离了既定的轨道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。”阿水也坐了下来,唉声叹气道:“右使和萧浔怎么能分开?他们二人……我们何时能完成任务!”

    毒娘子摔下茶碗,“那就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阿山阿水吃惊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用绑的,也要把右使送到萧浔身边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刻意接近是不是太明显了?”阿山有所顾虑,“萧浔若起疑,怕是会置右使于险境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摇头,分析道:“晏清河是萧浔的未婚妻,这一点做不得假,况且右使如今什么也不记得,最是纯良无辜,萧浔不会做不利于右使的事。”她面上浮现敬意,“如此可见,我们教主真是深谋远虑,她便是算准了这一切,才布了这场局。”

    阿山亦是心服口服,“虽不知道教主促成右使和萧浔的目的是什么,但我们依令行事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立刻就办!”阿水拉着阿山就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毒娘子一脸无奈,“这青天白日的,被人看到怎么解释?弄不好官府就治我们一个贩卖人口的罪名。”她支教二人道:“暂且先盯着右使,看她去何处落脚,到夜间再说。”

    晚间的渡口,寂静晦暗。朦胧月色下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几只舫船停靠在岸边。

    毒娘子叁人躲在不远处的草丛里。

    “族长,我和阿山打探好了,右使这几日都在那艘船上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们开始行动。”毒娘子领二人猫着身子走到河岸,她轻轻跳上甲板,向船室里扔了段迷香,“等会儿你们动作轻些,不要伤到右使。”

    待香燃尽,阿水闯了进去,她见被下凸起,一把抱住,“族长,快,我抓住右使了。

    毒娘子上前掀开被子,里面只是个枕头,她思索道:“看来你们被她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阿山叹服,“没想到她如此警觉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摸了摸床褥,尚有余温,她放出游花搜寻,“右使跑不了多远,应该就在附近,我们快去找。”

    游花将她们引至对岸的芦苇荡。

    毒娘子用不大不小的声音喊道:“阿九姑娘,我知道你躲在这里。”没有任何动静,她继续道:“这里蛇虫鼠蚁甚多,小心被咬到。你还是出来吧,我们并无恶意,保证绝不会伤害你。”

    她耐心耗尽,曲指吹了声口哨,游花蜿蜒爬入芦苇深处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一道身影如被砸的鸟雀般惊出,正是易容成男子的阿九,她有些走投无路,一副甚是惧怕蛇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她这样子倒让我想起初来逍遥谷的教主。”毒娘子随口道:“她当时也甚是厌惧这些蛇虫鼠蚁。”

    阿水不解,“我们谷外处处都是这种毒障,那她是怎么进来的?”

    “哼,还不是因为她有那个薛怀殊相助。若不是他……”

    毒娘子还未埋怨完,阿九走了过来,“你们到底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做什么,就想送阿九姑娘去曜泽公子那里。”毒娘子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阿九冷冷道:“你们若与萧浔有仇,自去找他好了,我与他并无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阿九姑娘好狠的心呐,据我所知,萧浔可是你的未婚夫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又如何,我们并无情义。”阿九怎么也想不通,“你们有什么目的?偏偏要将我和他凑作一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毒娘子挠了挠鼻尖,“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释。现在你不理解,但等你恢复记忆后就会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她们竟然知道她失忆的事。阿九心中警铃大振,“你们到底是什么人?我和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真是一如既往的机敏,这种摄人心魄的质问语气简直和教主如出一辙。毒娘子怕再说下去就被她猜透了,于是上前点住了她的穴道,“对不住了,阿九姑娘。眼下时机未到,我们不便多言,日后你会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伸手欲带走阿九,一片飞叶射了过来,她的手掌被割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。

    “族长,你没事吧?”阿山阿水惊道。

    毒娘子按住伤口,“好深的内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那里……那里有个……人。”阿水指着树上大叫道。

    阿九随她们望去。

    远处的树林如堆积林立的暗影,最顶端的参天枝桠上,竟真站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身形极为挺秀,像是个男子。

    这人一袭月白锦衣束身,外罩有云水蓝的轻薄纱衣,袖摆荡起时,若有流光折射,陆离梦幻。半数青丝被蓝玉缎带束起,另余半数如瀑散落,夹着两条结下的发带随风扬起,绸匹般轻柔飘逸。

    他在满月下负手而立,虚踏着摇晃的树枝,躯体未动,衣袂当风,似随意路过的游仙。

    怪异的是,这仙人竟戴了一个骇人的青铜鬼面。

    毒娘子愤愤道:“我与阁下无冤无仇,为何阻拦我们?”

    “毒娘子,是吧?”鬼面人的语气甚是矜傲,“你想做的事我就要阻止,你想绑的人,我偏偏就要抢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胡搅蛮缠。”毒娘子咒骂一声,飞冲上去,近身时她拔出腰刀挥下,不曾想被那人用细长双指夹住刀身,指尖轻轻一点,她手腕一震,整只手臂都开始酸软。

    “四令拈花指。”腰刀落下,毒娘子抱臂道:“你是……容、映、澜。”

    这怪人竟然就是传闻中的澜月公子,阿九和身旁的阿山阿水都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哼,还算你有些见识。”言语间他闪身跃下,风卷残云一般,阿山阿水还未反应过来,身旁的人已被抢走。

    阿山阿水欲追,被毒娘子叫住,“容映澜不会将右使怎样的。”

    二人不解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容映澜与萧浔交好,我看他劫走右使是故意与我们作对,不过想替萧浔报宁王府被困之仇罢了。我们表现得越在意,他越不会放人,而右使与他无冤无仇,等他自觉没趣,自然会放了她。”

    阿水揉了揉毒娘子的胳膊,“族长,可是你的伤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“这梁子算是结下了,下次见他,我一定让他好看。”毒娘子惨叫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们根本打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毒死他。”毒娘子弹了阿水的脑门,立誓道:“总之,我绝对不会放过容映澜的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容映澜宣言:来得早不如来得巧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