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27.狂风骤雨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阿九第一次被人拎着,像是货物一般丢在了船舷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,无人给她解开穴道,就侧躺着,整个身子压得一只手臂都麻了,硬生生被晾了一夜。

    这容映澜……可真是一个怪人,凭此种德行,真不知道他这澜月公子是怎么被奉为四公子之一的。

    她思索时,无意识捻了下衣袖,手指竟然能动了,看来穴道要解开了。

    正要逃时,船身有些许颤动。她耳朵紧贴着甲板,能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传来,余光中,一双不染纤尘的雪靴踏了过来,蓝色的衣摆在清晨的雾气中显得凝重。

    容映澜停在了她的身前,好像在打量着什么。阿九暗中摸到腿上绑着的短剑,想趁他不备,先下手为强,逼他放自己离开。

    于是在他俯身靠近时,阿九拔剑挺身,刺了过去,没想到被他轻而易举地制住,反手将剑送到了她自己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他捏着她的脉门,嘲讽道:“没有武功就敢偷袭我,真是不知死活。”

    阿九咬唇一言不发,那人使在她腕上的力度突然加重了几分,面具下的一双眼眸如黑曜石一般透亮,“说,莫忘怎么会在你手上?”

    莫忘……原来萧浔送的这把短剑叫莫忘,他送她这个是什么意思?容不得多想,眼下容映澜认识这把剑,事情变得麻烦了。

    阿九没有忘记她现在是个男子,她压低声音道:“是我捡的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。”剑尖逼近她的喉咙,“阿浔心思缜密,怎会丢掉自己的贴身之物?”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是我偷的。”阿九无奈道。

    “嘴上真是没有一句真话。”容映澜哼笑一声,“这世上还没有人能在萧浔身上偷东西。”

    这下阿九相信两人是莫逆之交了。

    以萧浔的眼光,容映澜这人虽怪异,总不至于是个滥杀无辜、欺凌弱小之人,她索性一脸无畏道:“那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映澜出身高贵,所识之人皆对他处处逢迎,而他向来眼高于顶,唯萧浔那般人品方得他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是以何曾见过这般人,不肯屈就,又软硬不吃……不对,他没来软的,也不对,他向来不会来软的。

    总之,他第一次在这种人身上碰壁,不由胸中憋闷。

    容映澜放开了她,还将剑也还给了她。

    虽不可思议,阿九还是问了句,“我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本来是要放你走的,但如今我改主意了。”他的声音甚是动听,但说出的话让人可恨,“你既不说实话,那便带你去见阿浔,看看他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阿九压下心头怒火,这人倒惯会以牙还牙。

    不若先假意顺从,在途中伺机逃跑,绝不能被他肆意摆弄。

    “劝你少费些心思。”容映澜料定她的打算,半是恐吓半是告诫道:“若本公子没同意你走,那你便是跑到天涯海角,都会将你抓回来。”

    真是时运不济,才会被这样不讲理的男人缠上。阿九气得半句话也不想说,她独自踱到船尾吹着冷风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平心静气了,一只木桨丢了过来,为了避免被砸,阿九只能接住,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容映澜抱臂道:“这船上只有你我二人,你不来划船,难道让我划吗?”

    阿九将木桨重重一杵,嘲讽道:“我看是有些人养尊处优,做不来这个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得极是,这世上的人,各司其职,本公子自然不需要会这个。”青铜鬼面下,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略弯起,积盈了几分笑意,“不像有些人,似乎摆不清自己的位置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欲口舌之辩,忍道:“我可以掌舵,不知公子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淮南舒城。”

    他竟不是要带她去见萧浔吗?

    容映澜见她露出一丝喜悦,打击道:“别高兴太早,先去舒城办件事,再带你去扬州见阿浔,反正顺路。”

    阿九开始习惯他的恶劣,并未多言,而是问他,“公子确定现在就渡江吗?”

    “有何渡不得?”

    “我已在此地待了一段时日,这个时节大约每隔叁天就会有场疾风骤雨,估摸着时辰,快要到了。到时风雨如晦,波浪滔天,若是翻船,怕是要去喂鱼了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望了望天,明显不信,“虽然我长在盛京,但也经常来到南地。如今不过首夏,还未入雨季,好端端的哪里来的风雨?你实则在拖延时间,故意骗我吧!”

    阿九听他长在北方,猜想他或许不通水性,于是心生一计。

    她解开纤绳,心道:容映澜,是你自己不听劝,若有什么好歹,可别怪我。

    宽阔的江面上,一叶小舟独行,荡起圈圈涟漪。风临神秀的男子立在船头,蓝裾翩然,玉绦飞扬,若游画境。

    阿九漫不经心地摇桨,她悄悄仰头,凝视着容映澜的背影。

    虽不知道他是何模样,单论这人身姿风仪,倒和萧浔不相上下,想来是能担这四公子的名头。

    她赏心悦目时,容映澜倏然转身,“喂,小骗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阿九默默叹气,这人还是不开口的好,一说话就有种傲慢和涉世未深的……清蠢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话,那就一直叫你小骗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毒娘子她们为什么要绑你?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你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?”

    她的沉默,纵容了他的喋喋不休,直到他来了句:“不然你为什么易容?”

    他怎么看得出来?阿九抚了抚脸,并未有破绽。

    容映澜嗤笑一声,“就你那拙劣的技术,骗得了别人,骗不过我。”

    阿九无语望天,缓缓站起,扔开了木桨。

    “怎么,恼羞成怒了?”

    “十,九,八,七……”她开始倒数。

    “喂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一。”

    霎时,一阵狂风骤起,天空迅速变得昏暗。黯然失色时,乌云密布,豆大的雨滴开始降落,砸到蓬船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。

    容映澜扬起衣袖,风吹得他有些睁不开眼睛,还不忘嚷着,“小骗子,你这次竟没有骗我。”

    兜头的雨浇下,他浑身湿透,想喊那个小骗子和他到船舱躲雨,却一直无人回应。

    他跑到船尾,已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这里风势扬起,水浪拍船。那小骗子身板瘦弱,不会被浪头打下去了吧?

    “小骗子,你是掉进水里了吗?”容映澜伏在船头唤道。毕竟一条人命,而且是为他所累。

    在他既焦灼又愧疚时,阿九已潜在水底,想等着船行远,再游去岸上。若容映澜不通水性,必拿她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人竟还以为她是不小心掉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她嘲他单纯好笑时,耳边扑通一声。

    容映澜竟跳了下来,挣扎了几番后便不停下沉,他还真的是个旱鸭子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