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29.朝夕相处(二)sē𝔭ō𝖗п⒏𝖈ōℳ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容映澜要了两间上房,门前分别之际,他一边解下腕间发带,一边警告她道:“我就在你的隔壁,所以不要妄想逃跑。”

    阿九揉了揉手腕,推开门道:“我还没有那么傻。”

    接连“哐当”之声,两人阖门,各自回了房间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阿九惊醒,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伏在桌上睡着了,她不耐道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客官,小的是栈中杂役,来给您送沐浴的热汤。”

    “我并未要过水。”後續傽節綪菿нёιsшц.©𝔬м閱讀

    “是您隔壁那位公子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阿九警觉地开门,先有两个杂役抬着浴桶进来,后面的四五人鱼贯而入,手上端着托盘,其中澡豆,沐帕,熏香等一应俱全。

    好大的排场,她暗忖,容映澜这是把客栈当自己家了吗?

    最后一人奉上时,阿九扫了一眼,疑惑道:“这衣服是?”齐整迭放的是套男装,精致而低调,不需上手便能知道布料上乘。

    为首的杂役恭敬道:“这衣物出自本地最有名的成衣坊,也是隔壁那位公子为您备的。”他说完便领着众人退下了。

    容映澜又在搞什么鬼?

    心中虽疑惑,但她懒得多想。如今走一步算一步,既送上门来,那就来者不拒,反正她孑然一身,让人无利可图。

    沐浴过后,已是入夜。

    又收拾一番,阿九才倒在床上。待眠时,隔壁传来细微的动静,隐隐约约地,似辗转反侧。

    屈就在这里,这位金尊玉贵的大少爷,恐怕今夜要难以入睡了。

    她弯起唇角,闭上了眼睛,一夜好眠。

    醒来时,已日上叁竿。她打着哈欠,伸了伸懒腰,拜容映澜所赐,许久没睡得如此餍足了。

    她出门后,一眼望见了楼下的人影,容映澜正背身站在大堂里,像候了已久。

    楼梯年份已久,踏上时“咯吱”一声。容映澜听到动静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他今日单着了件竹月蓝的束袖锦袍,腰身亦被躞蹀革带系紧,更显得他肩宽腰窄。平日半散的墨发已全数束起,被一条素净蓝缎高高扎起,如马尾般软软垂下。

    这身打扮虽不及昔日华贵,却潇洒利落,多添了几分江湖少年的气息。

    阿九只停顿虚虚看了一眼,继续下楼。容映澜的目光反而直白,透过面具定定落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幼童吗?”他突然问。

    这是何意?阿九迷惑,看着那俏皮的发尾在半空晃了晃,一双长腿迈了过来,容映澜将她堵在最后一级台阶上,半嘲道:“只有小孩子才会连衣服也穿不好。”

    她垂头看了一眼,自己不过是一侧领角未系正缀在胸口,便不在意道:“不就是少系了一枚扣子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送的这件圆领襟袍,尽是些暗扣,穿起来着实费了她好些功夫,最后剩下领上这枚玉扣,实在是难以扣上,索性放弃了。

    “倒也还好。”阿九扯了扯领口,“这也不算衣衫不整,有碍观瞻吧?”

    自幼所受的教养迫使容映澜,他无法不去在意,越看越不顺眼,于是手不受控制地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阿九无奈地躬身,发现自己即使站在台阶上,容映澜仍高出许多,又默默站直了。

    他俯首拈起那枚玉扣,神情专注。面具遮掩下,她只能看到那纤长略弯的睫毛,着在薄薄的眼皮上,若蝶栖般一动不动,瞳孔如黑曜石般透着奇异的光亮。

    两双细白的手翻弄许久,指尖灵活,似乎沾染了安息香的气味,她闻着有些昏昏欲睡。听到他不耐烦地“啧”了一声,她清醒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破扣子?”容映澜恼道。

    这么久还未系好,阿九亦失去耐心,“还是算了吧。”说着往后退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就不信了,区区一个扣子……”容映澜拽住手下的衣襟,将她扯得更近了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阿九探首,一时不慎,唇触到了他的手背。

    犹如被一粒火星燎了一下,一种灼感从手背蹿到了心头。

    容映澜的手旋即僵住了。

    唇下的肌肤细腻柔滑,在对方动怒前,阿九迅速抬头。

    二人双眸直直对上,电光一瞬,暗流涌动,恰似在两张假面中触到了稀有的真切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阿九先回神,汗颜道。

    “无妨。”容映澜别开眼,有些语无伦次,“别动,不是,就快……快弄好了。”他的动作比之前更加急躁,也更加较劲,最后还真让他扣上了。

    他垂下双手,暗自松了一口气,她却突然笑着问,“夜间蚊虫很多吗?”

    容映澜不解其意,但这女人的语气怎么像在打趣他。

    对着面前红如滴血的耳尖,她没忍住,上手轻轻捏了一下,不再多说,绕过他下了台阶。

    容映澜反应过来,耳朵红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可恶。”见她已走出客栈,他气冲冲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到了渡口,容映澜不置一词,率先上了船,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。

    阿九本不想理他,但自己也是刚学的划船,技艺浅薄,接下来的水路漫长,她心里没底,不得不支招道,“要不然,我们去雇个艄公吧?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被他严词拒绝。

    她想不通,“为什么,你又不是没钱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为什么,本公子不喜欢和陌生人相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算陌生人吧。”她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容映澜定定地看着她,“不算。”

    这人是说不通的,阿九弯腰去拾木桨。却被容映澜一把抢过,他颇有自信道:“不就是划船吗?我来。”

    木桨在碧水中一扬,船身突然晃动了一下,他换了个角度,船头只是打了个转儿,并未驶向前。

    “停!”阿九被搞得有些头晕,将他推走,忍道:“还是我来吧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遂放弃。

    不过这人性子一改以往,并不再催促她赶路。接下来的日子,如游山玩水一般,而且每逢渡口必上岸休整。是以去舒城只有几日的水路,他们却行了十几日。

    期间朝夕相处,倒也相安无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打个预防针:快没存稿了。

    本人理科生,又是第一次写文,所以有时候不能信手拈来。要是以后更得慢,大家见谅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