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30.舒城海皇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临近舒城,阿九就能听到远处一阵锣鼓喧天。她不由望去,这小城似乎淹在一片软红里,家家张灯结彩,花天锦地。

    和容映澜上岸后,阿九见城中百姓皆满面春风,自言自语道:“莫非赶上了什么节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节日,是喜事。”旁边补渔网的老伯插话道,他放下手中活计,抬头率先看到了容映澜,吓得一哆嗦。

    阿九叹了口气,走上前笑问:“老伯,是何喜事?”

    “这位小公子,你是外地来的吧?”那老伯只敢和阿九搭话,“正巧,晚些赶上我们靳总瓢把子的婚礼。”他越说越热情,指着城里道:“听说海帮要摆上三天三夜的流水席呢,谁去都可以讨杯喜酒吃,你们啊,有口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靳总瓢把子?莫非是江南第一大帮,海帮的帮主靳凌波?”阿九有所耳闻,此人在三江六郡名声甚响,江湖都尊称她一声总瓢把子。

    “正是,正是。这舒城就是她的故里。”老伯面溢喜色,“这里虽然是个小城,却祥和富庶嘞,百姓丰衣足食,这多亏了总瓢把子的庇佑啊!”

    倒是有趣,这龙头帮派比朝廷更得百姓感念。阿九笑着颔首,容映澜提醒她,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她跟在身后,一边走,一边联想着:容映澜此时来到舒城,莫非他要办之事和靳凌波有关。

    不曾想他却带她进了一条商街。此时许多店主正奔波在街上,张罗着手下的人在自家门面上挂起红绸。

    路过一家当铺时,有个中年女人站在牌匾下,一手叉腰,一手扬着鸡毛掸子,悠然仰头道:“嗨,这绸子都歪到哪里去了!你这挨千刀的能不能用点儿心?”

    “管家婆就是事多。”伏在梯子上的中年男人小声念叨了一句,还是老老实实将绸子挂正,埋怨道:“就是歪到西天去,也妨不到人家“海上皇”娶夫。”

    “海上皇”?阿九和容映澜纳罕,闻言驻足。

    “混说些什么!”女人听了,匆忙扫了周围的人一眼,待看到阿九和容映澜看了过来,神色紧张,她用掸子点了点男人踩着的梯子,怒喝道:“你给我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什么,哎呦……”那男人刚下来就被女人揪住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过多少次了,不许叫那诨号。”她故意提高声音道:“靳总瓢把子助朝廷抗击海寇,还得了当今圣上嘉奖,那可是对咱们天盛朝还有陛下忠心耿耿。”一番斥责犹嫌不够,她又耳提面命,低声道:“若是被人听到,传到天子那里,谁都没有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男人挣开女人,不敢再提,但被当街教训,颜面尽失,他故意找茬道:“你这么仰慕那靳凌波,是不是也想学她娶个小的?”

    “是了。你们年纪相仿,看她娶了个小夫君,便开始眼馋。”男人撒泼道:“不若休了我,同她一样去领个小的,谁见了不夸你们一句老当益壮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女人支吾了半天,被他气得脸都红了,用掸子指着他,“你还敢说……”

    当铺旁有个支摊的书生,他再也听不下去这些污糟言论,放下怀中的一摞字画,冲上去拉住男人道:“我说钱家相公,你与妻子吵嘴就算了,怎么还编排起靳帮主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挥开书生,“什么叫编排?她靳凌波年近五十娶了个不到十五的小郎君难道是假的?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靳帮主一介豪杰,年纪大又算什么,你问问这街上的少年,哪个不想嫁给她?”

    “好呀!你是不是也想嫁她。”男人矛头调转书生,更加咄咄逼人,“我说你一个秀才怎么出来摆摊,是不是觉得靳凌波喜欢字画,想要献殷勤讨她欢心。”

    书生怎能说得过他,挥袖道:“岂有此理,简直胡说八道。”

    男人自说自话,“可惜人家只喜欢十几岁的少年,看不上你!”

    “钱娘子,这长舌夫还需要你亲自管教。小生……也无能为力。”

    眼看书生口战落败,钱娘子再也丢不起人,抄起掸子抽了过去,“还不快回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竟敢打我!”男人一边挡着,一边骂骂咧咧地向屋里躲。

    眼见越来越多的好事者围了上来,钱娘子跺了跺脚,也羞愤地跑了进去。

    铺门紧紧一闭,街上的看客哄然大笑。

    容映澜见她看得入神,问道:“热闹可看够了?”

    “此地的人倒是有趣。”阿九忍俊不禁,随口道:“这靳总瓢把子肯定更有趣。”

    “有趣?”容映澜哼笑一声,“莫非连你也羡慕她?”年近半百,却娶个少年为夫。

    阿九不假思索道:“是个人都会羡慕吧。”立一番功业,护一方水土,得万众爱戴。

    容映澜闻言一怔,墨瞳圆睁,敛着怒意,许久后,他冷冷吐出二字,“肤浅。”而后赫然转身,大步向前走着。

    怎么就肤浅了?阿九迷惑。

    失神发愣时,容映澜不知怎地又退回到了她的身侧。

    指尖被轻轻一触,几根细滑的手指已勾缠上来,她不解,“你这是?”这人的情绪起伏像是入了雨季的江淮,阴晴不定的。

    “你走得太慢,我走得太快。”掌心温润如玉,覆上她的,他认真道:“总觉得一转身,你就会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阿九暗暗叫丧,他是真的不打算放过她,难道非得带她见到萧浔,此事才能了结?

    夕阳下,并立的两道影子渐渐拉长。容映澜并非漫无目的,他牵着她直奔街尾的一家名为“聚墨”的书画斋。

    堂内空间不大,待客的角落却聚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容映澜还未开口,掌柜已经迎了上来,“这位公子可也是为了沧海图而来?”他脸上浮笑,不以容映澜鬼面为异,倒是见多识广。

    “真是对不住了。”他作了一揖,指了指坐在角落的人,“诸位客人也都是为了这幅画而来,小可已经言明此画有主,可惜他们不信亦不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来取走它的。”容映澜淡淡道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的目光皆凝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一个“取”字,令掌柜眼中精光闪现,他犹疑道:“您是?”

    容映澜示出一块刻着某种纹样的玉佩,掌柜又敬又惧,拜身迎道:“公子请去楼上,我们斋主已奉画等候许久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颔首,看了阿九一眼,吩咐道:“掌柜,这位随我而来的公子,且招呼好她。”

    阿九面无表情,已是司空见惯,这容映澜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着她逃跑。

    “不敢怠慢。”掌柜敛声屏气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,容映澜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,请到这边歇息。”掌柜将阿九安置在贵宾客座,上了茶果点心。怕她被盯着不舒服,又假意去忙手头的事,只是时不时地,偷偷瞥过来几眼。

    “唉,看来这个人就是沧海图背后的买主。”旁边有个戴纶巾的中年男子喃道,他拍了拍阿九,“小兄弟,你和那怪人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和他不熟的。”阿九真挚一笑,好奇问道:“倒是你们口中的“沧海图”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不知道沧海图?”男子讶异,甚是推崇道:“可知道当代画圣弥瑕?她的画向来是有市无价,更何况是沧海图这成名之作。”他长叹一声,“自这幅画来到舒城的消息一出,我等便蹲守这里,仍无缘一见。不知道那个怪异的公子是何来历,竟然能成为买主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的确有本事得到这幅画,但与这些人不同,他看起来可不像是个痴迷书画之人。

    阿九正纳闷着,后座一个男人“嘁”了一声,听着很不屑,“来头再大又如何,还不是要拿一幅画去讨好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兄台此话怎讲?”众人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曾想过,像沧海图如此名作为何会流入小小的舒城,极有可能是专门为某个人备下的。要论本城最酷好画圣大作的,当属靳凌波帮主,听说她对这幅画梦寐以求。”

    “这怪人还偏偏这个时辰取画。”他双手一摊,断定道:“这不明摆着是去参加靳帮主的婚礼,正好拿来当贺礼嘛。”

    他说得有道理,阿九仍半信半疑,容映澜性情孤傲,去主动结交他人,不像他的作风。但若是真的,婚礼上人多眼杂,岂不是个她脱逃的好机会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即将迎来迄今为止最搞笑的场面:容映澜吃瘪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