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31.设计逃跑(一) 𝔭𝑜18q𝔟.cö𝖒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她踱到无人的角落,捻着衣袖,静心思考接下来如何行事。一抬眼,正巧看到了墙上挂着的一幅画,忍不住扬起唇角。

    “掌柜,这幅画能否卖给我?”

    掌柜小跑过来,定定看着墙上的画,有些不敢相信,“公子,你确定要?”这幅画是一个穷书生画的,看他拮据,用一钱银子买了过来。论用色技法都是下品,若展卖都是下了斋里的脸面。于是他挂在了隐蔽的角落,正好盖住墙上的耗子洞。

    见阿九爽快点头,他直接取了下来,“我不卖,权当送给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。”阿九接过画,问:“可否用下贵斋笔墨?”

    “有的,有的。”掌柜从柜台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阿九思索一番,开始在画上落笔。掌柜有些好奇,悄悄探头看去,可惜被这公子宽大的衣袖遮着,无从得见。

    把笔墨还给掌柜后,她轻轻吹干画上的字迹。将画卷起,刚藏进衣袖,容映澜便下了楼。

    “你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他拿着一个长木盒,朝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公子他……”Ⅾä𝔫𝖒ëix.Ⅽo𝔪為本文唯弌璉載棢圵 綪椡Ⅾä𝔫𝖒ëix.Ⅽo𝔪閲讀

    “没什么,随便看看。”阿九打断掌柜的话,“我们可以走了吗?”

    容映澜点点头,一只手拿着木盒,一只手牵起她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向爱使唤别人,不如我来拿吧。”阿九正要去接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容映澜躲开她的手,见她不悦,耐心解释道:“这盒子有些沉。”

    阿九打量过去,盒子还是紫檀木的,真是贵重。

    一路唢呐之声渐鸣,被带着来到靳家祖宅时,她心中有了底。

    府门前的护院见容映澜怪异,全身透着砸场子的气势,恐来者不善,拦道:“二位若要去观礼,需要出示请柬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容映澜直截了当,“找你们能管事的来与我说。”

    见护院一脸为难,容映澜将手中木盒交给阿九,“在这里等我片刻。”

    她手上一沉,身侧若一阵穿堂风吹过。

    “大胆,你竟然敢强闯靳宅!”护院大喝一声,闭门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阿九站在门外,趁无人打开了木盒。门内那护院没走几步便撞到了人,“啊,少爷,你可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何事?”一个洪亮的男声问道,“这个闯进来的又是谁?”

    阿九一边拿出画轴替换,一边想着这声音怎么有些耳熟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受友人之托前来送贺礼,却被拒之门外,这就是海帮的待客之道?”是容映澜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将沧海图藏进袖里,心道:容映澜果然是替他人而来。

    “哦?”那个男人道:“公子身手如此不凡,结交之人必是有名有姓,不知道是受何人所托?”

    阿九手上动作一顿,莫非是……

    “天一门,萧浔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男子爽朗大笑,“你怎么不早说,萧兄弟的朋友那就是我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来来来,快请去喜堂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未动,护院道:“少爷,外边还有一人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没眼色。”男子责怪道,“磨磨唧唧的,我亲自来开。”

    叮叮当当的铁环碰撞之声越来越近,阿九合上木盒的同时,府门大开,她一眼就望见了那人背上的金丝大环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位小公子啊,快进来吧!”他甚是热忱,也自然认不出她,一只长臂顺势搂了上来,就要迎她去内院。

    阿九暗忖,这靳一刀还是一如既往的豪爽。

    路上,容映澜只顾着注视那只刺眼的手臂,他咬咬牙,不动声色地上前隔开了二人。

    不曾想那只手臂又朝他攀上来,他屈指一拦,道:“我不喜别人碰触。”

    靳一刀摸着头,咧嘴一笑,“省得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方步入喜堂,靳一刀高声喊道:“姑姑,曜泽公子萧浔托友人前来,有贺礼送上。”

    纷乱吵闹的大堂突然静默,熙攘的人群自觉退列在两旁。

    那个站在中间,一袭婚服的女子异常瞩目。

    眉目含威,蕴着湖海之气的豪迈;神色自若,衔有三山五岳的岿然。

    阿九第一眼便只能看得到她。

    她噙着一抹笑容,携郎君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近些看,除了眼角细纹平添了几分练达持重外,她看上去很年轻,根本不像已近半百之人。

    而立在她身侧的小郎,青葱年少,面容姣好,只是除了颜色,乏善可陈。

    有些人说得也对,二人的确不相配,实则是这小郎高攀了。

    阿九也能理解,像靳凌波这般女子,权势和财富才是她看重的,男人不过是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“贵客前来,恕我有失远迎。”靳凌波郑重致歉。

    容映澜有意隐藏身份,这靳凌波也不多问,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她,“不知这位公子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随侍。”容映澜立即道。

    靳凌波深深地看了阿九一眼,“这位小公子神清骨秀,当个侍从岂不委屈?”

    此番言论有些不当,阿九不知道靳凌波为何故意说这些话,只道:“小人资质普通,靳帮主着实谬赞。且我家公子为人宽宏,小人乐得自在,并不觉得委屈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偏首瞧着阿九,只有他知道这女人在当众讽刺,于是睨视的目光像是质问:他如何不宽宏了,如何不让她自在了?

    他越想越气,恨不得快些结束此事,好好与她私下掰扯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暗流涌动,靳凌波不动声色,许久后才对容映澜道:“我是瞧着这位小公子合眼缘,多问了一句,是我多事了,还望公子海涵。”

    当着主人的面问这种话,这件事放在别人身上那是寻衅不敬,但放在靳凌波身上就是豪爽明快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不以为意,只有容映澜心生不快,他按捺不住,步入正题,“靳前辈,听闻您对弭瑕的沧海图求之已久。萧浔特意让我寻来作贺,望您收下。”

    能得萧浔这般人物投其所好,那可要比沧海图难能可贵,她大喜过望,止住了对容映澜二人的好奇之心,抱拳敬谢道:“承曜泽公子惦念,我和夫君都铭记于心。”

    在堂上之人的殷殷目光中,阿九呈着木盒走向靳凌波。

    她虚捏着盒角,一番犹豫后,默默长呼一口气,脚下突然顿住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