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32.设计逃跑(二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几声惊呼,众人眼睁睁看着那个捧盒的少年被地毯一绊,身体不受控制地歪倒下去,他手中的木盒也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刹那间,他身旁那个戴鬼面的人眼疾手快,一把搂住了他,而那个盒子,无人顾及,“砰”的一声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阿九有些诧异,容映澜第一时间接住的竟然不是盒子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容映澜关切道。

    里面的画轴已跌了出来,正滚动着徐徐展开。阿九见状挣开容映澜,迅速退离好几步。

    容映澜不明所以,人群里有人咋呼一声,“快看这画!”察觉异变,他看向了阿九,她微微扬唇,令他的心蓦然下沉。

    许多人围了上去,大多目瞪口呆,这地上的画哪里是什么沧海图。

    “这画的什么?”靳一刀推搡着上前,弯腰看了许久,摸着下巴道:“原来是两棵花树啊,一棵像梨花,一棵像海棠。咦,旁边还有两行小字。”他拾起画,念了出来,“陈新相因成春色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无人给他解答,围观的人纷纷默不作声。直到靳凌波走了过来,他们才低头散开,不敢看她的脸色。

    实则面前的人波澜不惊,她甚至扶正了侄儿手中的画,细致观赏了一番,“梨棠虽共生,可这梨树干枯,花叶凋疏,已到风霜残年,可见是在喻我。而这海棠繁茂,春华无限……”她笑看了一眼自己的夫郎,“像是在说你呢,柏舟。”

    她几句自侃,那个叫柏舟的夫郎面色稍霁,他注视着靳凌波,道:“海棠根浅孱弱,得倚苍梨,方可候窥春色。”字字陈情,不卑不亢,当众表白着心中倾慕。

    难能可贵的是,柏舟对这幅画与众不同的理解,甚至将这低俗之作的立意拔高到另一层境界,极大维护了靳凌波的颜面。

    连阿九听了都有几分赞赏。无外乎靳凌波抬举这小郎,是个聪明识大体的。

    只是靳一刀却没有这么大度,他再不通诗画,也听明白了这是有人在讽刺姑姑的这段忘年恋。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简直可恨。”他紧握画轴,手背青筋绷实。

    靳凌波安抚着拍了拍他的肩膀,继续道:“这幅画用色艳俗,笔法不佳,内容浮于表面,不过是市井消遣之作。甚至比不上这旁边的两行字自存风骨。”她神色肃穆,看向容映澜,“曜泽公子的这份大礼,我难以接受。”

    靳一刀难得冷静下来,“姑姑,我见过萧浔,他为人谦逊不矜,进退有度,绝不会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你说,我自然知道。”靳凌波用指腹蹭了蹭画上的字,“这是新墨,明显有人故意题诗,借机挑拨。事关曜泽公子和海帮的声誉,我势必要弄个清楚。”

    她同靳一刀穿过人群,来到容映澜面前,“这位公子若不给出合理的解释,怕是走不出这靳宅。”

    面对质问,容映澜一言不发,看起来从容不迫,实则他心底既好气又好笑,这小骗子怎么如此刁钻,将他拿捏的死死的。

    藏在人群里的阿九松了一口气,如预想一样,容映澜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

    若想洗清萧浔,他势必要解释清楚,那就得承认此画被替换的事实。

    可容映澜此人,最是桀骜,不屑扯皮推诿,与其承认自己无能,在眼皮子底下被换了画,他更倾向于一力担下来这寻衅滋事的名头。

    阿九不由想到,他时刻戴着这鬼面,不想被人认出,便是既顾及着颜面又想随心所欲罢了。

    靳一刀是个急性子,容映澜置若罔闻之态令他怒不可遏,连问道:“你到底是何人,这般藏头露尾?你是不是假借萧浔名义寻事?为何挑拨天一门和海帮的关系?”

    “呵。”容映澜一声轻笑,引来阿九的目光。视线相撞间,他首先想到的是靳凌波若知道真相,必不会放过她一个孤女。后想到自己被她设计还甘之如饴,他怎会变得如此自轻自贱,不由心中委屈,暗暗压抑着,一双星目含怨看她。

    阿九避之不及,目光躲闪时听他对靳一刀道:“你的问题太多,我无可奉告。不然就当我借萧浔名义故意寻事好了。”

    说得那是一个理所当然,义正言辞。连靳凌波都无话可说,“既如此,公子便自求多福吧。”

    没了靳凌波阻拦,靳一刀像个燃爆的炮仗,一双大掌揉碎了手中的画,就势抽出背上的大刀朝容映澜砍去,四周宾客叫嚷着,纷纷作鸟兽散。

    容映澜侧身闪过,身后桌椅迎上狂刀劲气,皆震成几段,他拂了拂衣袖,“倒是有两下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你见识见识老子的厉害!”靳一刀咬了咬后槽牙,旋身腾起,大环刀横扫向对方面门,容映澜窄腰柔韧,后仰拱身以避。

    “为何不亮出你的真功夫?”刀身擦着青铜鬼面而过,靳一刀故意激道:“莫非怕我识出你的身份?”正得意时,没想到容映澜一个翻身踢了过来。

    靳一刀结结实实挨了一记窝心脚,不受控制地倒退几步,他以刀驻地,愤懑道:“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容映澜稳住身形,寻隙看向四周,哪里还能找到那小骗子的身影,她竟早已趁乱溜走。

    她故意整出这些事,便只为了逃离他的身边?

    他心下轰然一声,无欲与靳一刀缠斗,就要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眼见对方要跑,靳一刀若秃鹫捕食而落,刀尖直取他后心,容映澜突然转身。

    “铛”的一声,剑芒闪过,一柄短剑抵住了他的刀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后,容映澜抽剑飞了出去,而靳一刀被逼退到门旁的角落,他脚下一软,像是踩到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一刀!”靳凌波上前扶住他,见他愣神,忙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靳一刀摇了摇头,低喃道:“他手中的那把剑……他是容映澜……”

    满堂宾客皆瞠目结舌,在江湖混的,谁不知道四公子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什么?澜月公子?”靳凌波觉得匪夷所思。一旁的柏舟发现了靳一刀脚下的卷轴,他捡起展开,惊喜道:“是沧海图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靳一刀想破脑袋也想不出。

    柏舟提醒道:“那个随容映澜而来的少年,方才就是站在这里,这画想必是她落下的。”

    靳凌波有了猜想,谑笑道:“原来是一对儿小鸳鸯闹了别扭。”她牵起柏舟的手,打趣道:“可怜我俩还成了人家的出气筒。”她的玩笑话引得柏舟无声一笑。

    靳一刀完全听不懂,杵在一旁问:“什么鸳,什么鸯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掐指一算,快上肉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