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37.听闻故人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夜,澹镜山。

    毒娘子偕阿山阿水跪拜在空荡的太极殿上,汇报着近况,“……自晏右使中箭后,事情发展就有些脱离我们的控制。”

    “中箭?”正襟危坐的女子闻言站起,目光激越,穿透金色面具,直直看向毒娘子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立在殿首的孟奚也失了从容,声音不复往日平和,“其代族长,请你详尽说下当时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其代”二字,毒娘子暗自激动,孟奚竟然知道她的名字。但此时她只能先压抑着那丝雀跃,将那日发生的事,还有宁王的那番话,一并言明。她疑惑道:“教主,这不是您和右使拟订的计划吗?”

    孟奚微有愠色,看向身侧的女子,对方未有回应,而是缓缓坐下来,失神低语:“怎么会……她没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感到奇怪,教中传闻,晏清河虽平日不显山露水,但她对教主忠心耿耿,从无违逆,原来她也会擅自行事的吗?

    只是教主偏爱晏清河,千错万错只能是她毒娘子的错,是以主动认错才是上策,“属下有罪,不该将右使的事延误至今才来禀报,请教主恕罪。”

    毒娘子俯首在地,一直未有回应,直到孟奚唤了声“教主”。

    座上的人才回神,坐直身子道:“宁王府之行,你也算有功,既然右使也无大碍,暂且饶了你这回。不过……”她无甚感情,木然道:“如今江湖波谲云诡,瞬息万变,近日会有大事发生,你逍遥谷一脉可是我雪饮教的暗桩,你要时刻关注江湖动向,包括……晏右使的一举一动,无论她发生什么,都要及时禀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属下领命。”  毒娘子见她挥了挥手,便带着阿山阿水退下。

    偌大的殿上只余女子和孟奚二人,她主动道:“孟主事忍了这么久,似乎有什么话想要问我?”

    孟奚郁结于心,“她……和你,你会告诉我吗?”

    女子摇头,“你应该知道,整个雪饮教,她唯一信任的人,只有我。”她突然旧事重提,“我听说过,她曾经问你,是选择做她的男人,还是选择做一个对她有用的男人,而孟主事你选择了后者。”

    孟奚黯然,“那又如何?”

    “曾经的天地玄黄四长老,如今可还活着两位呢。天字长老夜蔺,这个人可是连她都看不透,谁能保证他没有异心。更不必说黄字长老李侑那个墙头草,这几日可一直闹着要去玄璧殿,他想拥律照玄上位之心昭然若揭。”她走到孟奚面前,道:“你既做了选择,该关注的是这些,而不是她的私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,我都会处理好。”孟奚向她保证后,向殿外走去,似想起了什么,停了下来,道:“以前她一直以为你什么都不懂,如今看来,她小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诚恳道:“她也是我唯一在乎的人,我不想看她大权旁落。”

    下澹镜山的路上,毒娘子一直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阿山问她,“族长,教主并未怪罪,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?”

    “不对,总感觉教主有些不对劲,但我又说不上来。”毒娘子咬着手指,“还有孟奚,他也很奇怪。”

    阿水插了进来,“他哪里奇怪了?”

    “教主重视晏清河不假,但孟奚怎会突然那么关心她?”毒娘子失意道:“教中谁人不知,孟主事的一颗心全在教主身上。”

    “呦,族长你这么酸,不会看上孟奚了吧?”阿水本来是开个玩笑,没想到毒娘子并未反驳,她吃惊道:“你还真喜欢他啊?”

    “他温柔俊美,的确招人喜欢。”毒娘子忍不住夸赞起来,“而且他对教主如此痴情,我就更喜欢了。”

    阿山阿水闻言,对看一眼,得出结论:“族长,你好像有什么大病!”

    “我说喜欢又不会真的跟他怎样。”毒娘子弹了阿水脑门,“而且你家族长像是会吊死在一棵树上的人吗?”

    阿山阿水放下心来,毒娘子的确不像,她最喜欢勾搭漂亮男人,让她收心比登天还难。

    另一边,阿九离开容映澜后,去了楚州。

    听闻四大世家之一的晏氏就定居在楚州淮安。

    百年名门,如今只有这一处荒废的故宅。

    旧匾斑驳,门锁生锈,阿九低头看着阶前的杂草,止住脚步。谈不上有何眷念,但触景生情,难免心生波澜。

    她转首去了街角的酒楼,想到满门覆灭之仇如今有了一丝头绪,却无能为力,不免伤怀于心,想要大醉一场。

    刚坐下,邻桌的两人就谈起了她并不想听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听说了吗?四大世家之一的连家,庄主连成雍正广发英雄帖,听说是要举办门派会盟,推举新一届的武林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可别开玩笑,自二十年前的裴盟主神秘归隐之后,江湖可从来没有新的盟主啊!不过说到这裴鸣尚,你可知道他为何卸任盟主一职?”

    “不就是二十年前,因为对晏家满门皆灭而心怀愧疚,所以自动离任的吗?”

    听他们提及晏氏,阿九捏紧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那都是借口而已,晏家被灭和裴盟主又有什么关系?我倒是听闻,裴盟主是爱上个官宦贵族家的女子,抛下一切随她而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堂堂一个武林盟主,怎么可以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所有。那我宁愿相信是合纵盟没有承认他的盟主之位,他觉得没有颜面才离任的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了,真假都无所谓了。哈哈,扯远了。眼下雪饮教势力越来越大,看来这魔教妖女是存有颠覆武林的野心。我看连庄主此举意在各大门派团结一致,以盟主马首是瞻,共抗魔教!”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各大门派掌门上位已久,想必心高气傲,不愿意屈就听一人号令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是说到这关键了,可知曜泽公子萧浔?”

    又是萧浔?阿九端起酒喝了一口,平复着跳动的心脏。

    “当然知道,他闯宁王府,破珍珑阁,独战各路高手,最终一人力挽狂澜,夺得名册,粉碎了朝廷割裂武林的野心。”最后竟还小声补充一句道:“听说还带走了宁王的宠妾。”

    听到此处,阿九呛住了,连咳数声,引得两人侧目。

    那两人见她只是个普通小子,便不计较,又接着聊起来。

    “萧浔师从嬴己道,维护武林和平也是他的责任,这盟主之位,恐怕是当仁不让。无论是武学造诣还是名正言顺,萧浔都是第一人选,更何况他手中还握有武林和朝廷勾结的名册,这可是那些人的死穴,他们不敢不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有些想不通,连成雍庄主他素来仁义公正,颇有威名,而且四大世家的中立地位是朝廷江湖都默认的。想来没有任何把柄让人指摘,为何要做东举办英雄大会,这岂不是为他人做嫁衣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不知道了吧!听闻萧浔已在成碧山庄逗留数日,连庄主的女儿连碧华对他甚是仰慕。我猜连庄主是有意招萧浔为东床快婿,他自然该为自己的独女早作打算。”

    阿九听完,走出了酒楼。

    出来时已经是晚上了,街上甚是安静。

    她好像天生就有种异于常人的感知能力,才能在闲逛时感觉到有人在跟着她,尽管他们掩饰的很好。

    她装作吃醉,走入了小巷,故意兜兜转转几回,趁他们懈怠时飞快地跑了起来,最后藏在了拐角,看一帮人向错误的方向追去后才安心走出来。

    走出抬头就看到一对儿热吻的野鸳鸯,她顿时有些尴尬,又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阿九藏起来悄悄打量,那女子有些特别,她一身雪衣,系着碎玉攒成的额饰,星星点点,似雪似珠,很是别致。

    此刻正到动情处,女子素手紧搂着男子后背,掌心紧紧攥着同色的面纱。

    远远望去,也算一对璧人。

    热吻过后,那女子却突然流泪。

    男子执起她的双手道:“妤儿,跟我走吧。素尘谷人人断情绝爱,你留在那里是虚度年华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抽噎道:“不,不可以。且不说公子对我有恩,我若跟你走便是给素尘谷抹黑,况且,谷内历来有规矩,若是叛逃,只怕是……”

    男子打断她的话,“若是不能和你在一起,我活着也是无趣。”

    “江哥……”那女子又抱着男子哭起来。

    原来这女子是素尘谷的人,恐怕是和外面的男人相恋了,好一对痴男怨女。

    阿九没了看戏的兴致,方要偷偷脱身,却听见拔剑之声。

    “何人在那里,出来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