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40.重相逢 𝔭ó18вt.𝓬óм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阿九心有所感,缓缓抬头。

    迎着所有人的目光,那道身影不疾不徐,从容而来。

    能将如此肃穆深沉的玄衣穿得依然夺目,除了萧浔再无他人。

    他天生自带一种气场,能吸引无数人的眼光,如白玉映沙,反衬得身边之人都黯然失色。

    正如他身后的那个黄衫女子,即使容颜秀美,气质出众,但也相形见绌。℗ō18Ьv.ⓒōм韣鎵哽薪連載 綪収㵴䒽祉

    一别几月,萧浔风华不减,更胜从前。

    而那个女子,眉眼含笑,自有风度。两人站在一起,也算般配。

    阿九这般想着时,周围的人再次轰动起来。

    她不过望了来人一眼,便觉得被兜头泼了一盆冷水,从头浇到了脚。

    “哇哦,妤儿,刚来的那个人是谁?”偏生飞霜用力拉着她,非要挤到前面去看,都快触到高台边缘了,阿九忍无可忍,低声阻道:“师姐……”

    未说完便飞速低下了头,也许是错觉,在她出声时,萧浔的目光似乎投向了这边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面纱,觉得不可能被认出,又抬起了头,萧浔已看向了刚来的那人,果然是她多疑了。

    “映澜,你怎么来了。”一直未语的萧浔竟迎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阿浔。”容映澜点头回应,笑容却仿佛止于唇边,“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,我自然要来。”

    萧浔深知容映澜个性,总觉得他有别于以往,正想询问,不想对方先开口,“阿浔,海帮的那件事,我搞砸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。我已经书信向靳帮主致歉。”萧浔宽慰他,想起一事,“倒是靳帮主回信说,你和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位便是澜月公子吧。”连成雍走过来,打断了二人,他面呈意外之色,“还以为容世侄不关心江湖风云变幻,没想到竟也来了,不知是否也有意于盟主之位?”

    容映澜总觉得他话里有话,冷声道:“我来只是为阿浔捧场罢了。容家与连家并无交情,晚辈可当不起连庄主这声世侄。”

    台下的人闻言惊呆了,容家的确身份显赫,乃是世家中的世家,和另外的三大世家有着本质的区别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这澜月公子当众让连成雍下不来台,不免有些目中无人。

    好在连成雍并未多说什么,他只拈须,浑不在意地笑了笑。容映澜接到萧浔的眼神示意,也不再发难,自顾自立在台上角落处,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澜月公子啊!”飞霜揪着阿九的袖子,激动道:“我还是第一次见他呢,果然如传闻中容颜绝美,不过没想到竟是那么……呵呵,真是性情中人!”

    阿九了然,“你是想说他的嘴很毒吧?”

    “话不能那么说嘛。绝美的花,往往是带刺的,你看,也只有容映澜这般身形才能在萧浔身旁也毫不逊色。他们二人,一个隽逸,一个昳丽,各擅胜场。但若单论容貌,还真没人能及容映澜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以为然,刁难她道:“那他和素尘公子相比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飞霜支支吾吾,“这不是一种风格的,要怎么比?”她想了又想,补充道:“在本人看来,自然是谁也比不上我们谷主。”

    三声擂鼓过后,武林大会正式拉开序幕。

    连成雍主持开场,他拱手向各大门派表示了敬意,缓缓叹息道:“自雪饮教创立以来,无数邪魔歪道仿佛找到了靠山,寻到了根基,魔教一统,从此无恶不作,愈加猖狂。”

    他言辞恭逊,潸然道:“幸有曜泽公子的师父,天一圣手嬴己道除邪卫道,最终与大魔头律长风同归于尽。可惜……”他低声长叹,“可惜律长风的死并不是终结,魔教的圣女竟大破大立,重新掌控了雪饮教。她当上教主后,比律长风有过之而无不及,甚至掳掠正派年轻优秀的弟子,”观台下名门正派议论纷纷,他略有窘态,“还……不知用了什么……妖术,引得无数名门弟子众叛亲离。更有甚者,她不断扩充教众势力,一统江湖的野心可见一斑。”

    台下之人义愤填膺,喧嚣一片,连成雍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,“如今之势,前有魔教虎视眈眈,后有朝廷处处压制,武林各派联盟乃是大势所趋。老夫不才,想举荐曜泽公子萧浔为武林盟主。天一门传承封禹剑之人,向来以维护武林和平为己任,况且曜泽公子无论各方面都无不使人信服,乃是众望所归。”

    得萧浔授意后,他正式宣布:“历任盟主选拔,向来是以武会友,若是有哪路英雄觉得自己能堪大任,即可向曜泽公子挑战。只是各派同气连枝,需谨记一条,比武点到即止,切不可伤了根本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突然有个中年男人插声,其目光锐利直指萧浔,“在比武之前,廖某人觉得曜泽公子还是应该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他似有备而来,言之凿凿道:“曾听闻曜泽公子只身独闯宁王府,力战群雄,取得了天机阁的绝密名册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萧浔至台中央,浅笑道:“这位可是苍梧门的廖掌门?在下取得名册确有其事,不过传言未免太过神化。”

    “唉,曜泽公子太过谦虚了。”廖常青语气难掩急切,“既然公子都承认这名册在你手中,只是不知把它作何处置?”

    寥寥数语引得台下沸腾起来,阿九心想这姓廖的果然如她印象中的一样,是个卑鄙小人。他几句话引得众人认为萧浔手里正拿着无数正派人士的把柄。

    因为心有忌惮,则不会全力以赴,那萧浔当上盟主也是胜之不武。倘若萧浔拿出名册,其中内容恐使各派互相猜忌,造成武林分崩离析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简直把他陷入了两难的境地。连旁边的容映澜听了都不禁皱眉,目光隐现出对萧浔的担忧。

    令阿九没想到的是,萧浔竟轻易地拿出了那两本名册,开诚布公道:“这名册暂不论真假,显而易见是某方势力为分化武林各派使出的诡计。在下得到这本名册的目的尽在于此。里面的内容,萧浔不曾见过,若诸位觉得我别有居心,那不妨就此销毁,不留于世间。”

    一言激起千层浪,周围的人从议论纷纷到点头附和,阿九暗叹:萧浔果然是萧浔。

    如此处理正暗合这些人的心意,唯有廖常青满腹狐疑,他道:“我等自然相信曜泽公子高风峻节,只不过……奸人狡诈,公子如何证明这名册真伪?”

    “廖掌门所言甚是。”萧浔悠然一笑,“要不您上台,亲自验证,为大家解说明了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廖常青期期艾艾,额上覆满冷汗,最终松口道:“廖某,信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自然看出他心虚,无胆自揭丑事,没想到萧浔又道:“不止廖掌门,众门派中凡是心有疑虑者,皆可上前观看去疑。”

    阿九窃笑,他们怎敢?退一步说,即使这名册记录他们不牵涉其中,也无人敢豁出身家性命,只为探这江湖龌龊,只消看一眼,日后恐怕就会成为无数人的眼中钉肉中刺,何愁引不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萧浔此举,恩威并施,连她都暗暗佩服。他胸有丘壑,又八面玲珑,是个可当共主的。

    无一人上前,萧浔得出结论,“看来诸位都默认这名册是真的。”他将两本册子交到连成雍手中,“连庄主素来中正,还请代理处置。”

    众目昭昭下,连成雍双手捧着名册走至炉鼎,许多人的眼睛不自觉地睁大,见他投下一本后,火焰骤起。

    萧浔凝视着烈焰高涨,沉声道:“已为诸位留有余地,望日后能和衷共济,戮力同心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看向他,只觉得那双凤目也似燃着一团炽焰,洞悉明彻,焚尽世间罪恶。

    只是余焰还未燃尽,远处传来一声厉喝:“且慢!”原来是个带发修行的杏衣尼姑领着一众女弟子而来。

    有人道:“这不是静矣庵的悬清师太?”

    静矣庵……阿九闻声看去,那师太长得倒也端正,不过目射凶光,看得人不舒服。她身后的女弟子个个神情有些呆滞,无甚生气。

    阿九想起那册中记载,暗道:果然可信。

    不过一个眨眼,悬清师太已翻身飞上高台,她从连成雍手中夺下所剩的那本名册,鄙夷道:“你们无人敢看,我敢!”

    阿九心头猛跳,若留下来的是那本传记,萧浔该如何解释。

    所幸悬清师太并未着急去翻看手中的册子,而是对萧浔道:“在此之前,贫尼有个疑问,想请曜泽公子解惑。”

    萧浔依旧沉着:“师太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问你,你师父嬴己道销声匿迹二十年,为何突然入世,还主动约战律长风?不要拿什么维护正道的鬼话搪塞,你们信,贫尼可不信。”

    不待萧浔解释,悬清师太直接挑明,“呵,恐怕是为了一个女人吧!不知大家可否记得二十多年前名噪一时的武林第一美人,也是嬴己道唯一的女弟子,盛宓。”

    如此引人浮想联翩的言论,台下顿时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二十年前,澹镜山之主律长风痴恋盛宓,为了逼其现身,血洗了她妹妹盛安所在的晏家,从此盛宓也再无踪影。直到不久前,江湖有了关于那个魔教圣女的传闻,她正是姓盛,随即嬴己道和律长风同归于尽的消息也传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一切实在太过巧合。”悬清师太嘲讽道:“依贫尼看,能让嬴己道如此迫切找律长风决一死战,很明显是他惦念着自己的爱徒,说这师徒二人有私,违背人伦,也是可信的。”她层层剖析,图穷匕见,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敢问萧公子,若那魔教妖女真是你师父和师姐的女儿,你将如何处之?又如何当这武林之主?”

    “曜泽公子真是可怜,被这番无稽之谈质问。”飞霜悄声道:“倒是这个悬清师太,一提及嬴己道,就这样咬牙切齿的模样,真让人忍不住揣测其中有什么不为人道之事。”没人回应,她转首时发现身旁的人正蹙眉捂着胸口,忙扶住道:“妤儿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……”阿九摇了摇头,听了悬清这番话,她说不上来是担心萧浔,还是因为晏家覆灭的旧事,亦或是别的什么,像是有块无形巨石沉沉地压在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看向台上,发现容映澜竟走了过去,他不假辞色,指责道:“你这老尼简直信口雌黄,到底有何居心?”他拉住萧浔,“阿浔,我们走。你也不必去向他们自证什么,我知道,你根本不稀罕当这劳什子盟主。”

    “映澜,不必担心。”萧浔反按住他,低声道:“我自能应对。”

    “两位公子稍安勿躁。”悬清师太举起手中册子,“待贫尼看完这名册再走不迟。”

    名册被翻开时,阿九不禁屏住呼吸,她看向萧浔,他竟还神色如常,真是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不过看了几页,悬清师太便开始狂笑,阿九心道不好。

    “诸位可知,曜泽公子得来的名册是什么?”悬清师太举着册子,嗤笑道:“不过是一本,艳、俗、杂、谈。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!”人声鼎沸里,被萧浔震慑过的廖常青冲了上来,他劈头抢过妙清手中的名册翻看,怒道:“这本书,寻常书肆皆可买到。萧浔,你以此愚弄我等,还有何话可说?”

    如此小人得志的模样,那悬清师太竟也跟着附和道:“眼下这桩桩件件,曜泽公子不得不给个说法吧?”

    两方僵持时,台下一轻泠女声兀然道:“那悬清师太是否也要给个说法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英雌救美,超经典的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