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47.浔澜番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上元佳节,灯火满天。光点相缀,十里连绵,长街上也熙熙攘攘。

    容映澜走在前面,一袭冰蓝衣衫因着橘光映照而变得温暖起来。

    趁无人注意,他摘下了脸上的鬼面,回头见身后的人并未跟上,而是正驻足出神。他低声唤道:“阿浔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萧浔的目光从灯火阑珊处收回,他摇了摇头,“没什么。”许是错觉,他方才似乎感应到一股向他而来的气息,既模糊又熟悉,让他的心猛然跳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时候就不要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。”容映澜将面具别在腰上,一只手搭上了萧浔的肩膀,“萧大哥莫非连陪小弟游玩都要想着江湖大事?”

    见他没有反应,容映澜开起了玩笑,“若是江湖人知道名满天下的曜泽公子在此处,不知会有何光景?”

    萧浔拿下他的手,浅笑道:“别的不清楚,但我有无数方法让所有人知道,一直戴着鬼面的澜月公子是这种长相。”

    “信,我当然信。”容映澜深知他这位友人一旦露出这种笑容会有多么可怕。

    萧浔其人,光风霁月是他,狡黠诡诈也是他。想他容映澜,在盛京人人都道他是小太爷,至今也从未在此人身上占到任何便宜。

    “这么认真干什么?”容映澜打趣道:“不知道将来哪个女人受得了你?”说话间二人来到一个请谶的摊位,坐在案旁的方士头也不抬,便道:“二位可要来卜算,不灵验分文不收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起了念头,不怀好意道:“不如就去算算你的姻缘如何?”

    萧浔纹丝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又要说不感兴趣。”容映澜明明知道,依然玩心大起,以一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架势拉着萧浔。

    能让容映澜如此执着,倒是难得。萧浔拗不过,只得由他。

    “二位公子……”那方士抬头望了一眼容映澜便呆怔住了,手中的笔停顿在半空,迟迟不肯放下。

    萧浔笑意深沉,给了容映澜一个眼神。

    落在容映澜眼里分明是幸灾乐祸,他轻咳了一声道:“可看清楚了?”声音虽低,却清冷不容侵犯。

    方士回过神,为了掩饰方才的尴尬,不待容映澜说话便滔滔不绝起来,“看得清楚……看得清楚,公子天生富贵之命,容貌世所罕见,此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行了。”容映澜修长的手指敲点着他的桌子,“你说得这些似乎并不能体现你的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。”方士摇头道:“公子的富贵并不是普通人的富贵。公子之贵更显。”他躬身低声,“若老夫看得不错,公子有皇室血脉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指尖顿住,叹气道:“可惜了,本公子不姓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可能。”方士捏紧了手中的笔,几个呼吸后,蘸墨在宣纸上写了两个字,推到容映澜面前道:“那公子便和这个有关系吧?”

    自他落笔时,容映澜便和萧浔对看一眼,神情皆有几分深沉。

    “你待在市井倒是屈就了。”容映澜抱臂笑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谬赞了。”方士摸了摸胡须道:“不过公子虽家世令人艳羡,但在情之一事上却比常人艰难,求而不得是常态。若公子能参透一切,方可逃离此扰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嗤笑道:“那本公子出家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方士唯诺讨好道:“自然不是,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。若能持之以恒,公子必能达成心愿。”

    容映澜不以为然,他向来独来独往,自在惯了,若说他会被情所困,简直难以想象。他努力维持涵养,忍住了掀案的冲动,看了忍笑的萧浔一眼,道:“那先生可能从我旁边的这位身上看出些什么?”

    方士看到萧浔时,面色骤变,握笔的手颤抖了一下,墨汁滴落,方才写在纸上的“公仪”二字被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?我这位朋友何以让你连笔都拿不稳了?”容映澜都有些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位公子,老夫不敢说。”

    桌上放了一锭金子,容映澜非要追根究底,“那你就写,此事绝不会有其他人知道。”

    毛笔被拿起,颤颤巍巍,寥寥几笔,一个“九”字跃然纸上。

    容映澜顿时没了玩笑的神情,回首见萧浔抿唇不语,他冷冷道:“万事起于一,极于九,天道以九制。你这是何用意?”

    “宽行天下,守意四方。独立天地,凌莅万灵。处事不惊,失事不悔。格物而后度人,权衡而后谋事。”方士略停顿,恭敬道:“这位公子的命格至极,宫主星,乃是紫薇之运。只是虽有命数,但最终顺应与否,还在人为。”

    “说,是谁让你说这番话的?”容映澜倾身,低声哼笑道:“可知道此谶言,形同谋逆,重则祸株九族。”

    见方士额上已沁满冷汗,久久沉默的萧浔道:“映澜,你何必吓他?市井玩笑,自然作不得真。”他朗然一笑,解释道:“先生怕是看错了,晚辈只是普通的江湖人,庙堂之高,恐此生都难以涉及,更何况……”

    “说得倒是,阿浔你和朝廷无关,更和姬氏皇族无关。”容映澜又拿了一锭金子放到案上,“这样吧,再给你个机会,你算算……”似想不出要知道什么,他指了指萧浔和自己,道:“我们未来会如何?”

    方士擦了擦额上冷汗,来来回回看了他二人许久,颇有些为难道:“二位是生死之交,但渊源却不拘于此。若世事顺意,日后是要做一辈子……兄弟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废话,我们自然一辈子是知己兄弟。”容映澜说着看向萧浔,却见对方面色从未有过的阴沉,细想之下方明白,自女帝当政,女子亦可叁夫四侍,自然这兄弟也就多了这么一层含义。

    “放肆!”容映澜如墨点就的瞳仁刹那凝住,“你竟敢说……本公子……”一时难以启齿,像是受了极大的侮辱。

    但见萧浔脸色已恢复如初,全不在意的模样,心道他又何必跟这种无稽之谈过不去,冷眼看着方士,咬牙道:“这下我是真的相信,你每句话都作不得真。”

    恐怕再待下去,容映澜不知道能干出什么事来。萧浔一笑置之,上前走了几步,回首道:“映澜,你不走是还想听些什么吗?”

    容映澜面如冰霜,甩袖离开。

    走得远了,他仍未平复,斥道:“岂有此理,竟敢说你我二人会……”共妻两个字实在难以出口,他忿忿道:“且不说阿浔你,区区一个女人,我容映澜又岂会为了她委曲求全,自甘下贱。”

    “既不信,又为何在意。”萧浔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又怎会喜欢上同一个女人?”容映澜星眼中倒映着灯火,哂笑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一同望着无数盏明灯升至空中,在最高处燃烧,又如流星坠落。

    如同那些鲜衣怒马,心照神交的时光,稍纵即逝,却是最璀璨夺目的瞬间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以前:我容映澜就是死,也不……balabala……

    现在:哎呀妈呀,真香!!!

    这个番外的背景大约是在几年前,阿九和薛怀殊正在一起,她在高处望见了一道很像白月光的身影,然后她下去追寻,结果没追上。但是萧浔感应到了。虽然两人还不认识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