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淮梦旧曾谙(NP古言江湖)

章节目录 57.弦断人合 ρǒρǒУ𝒸.𝒸ǒm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清晨时,有飘渺琴音入耳。

    乐声为引,她又回到了这个地方。

    同一个亭台,同一首曲子,面对着同一个背影,她的心境却已大相径庭。

    弦声戛然而止,那双手无甚血色,显得通透如玉,缓缓抚过琴身,“可否走近些?”

    他的声线低沉清冷,缺乏常人该有的感奏,有时难分清是在自语还是在对话。

    阿九走上了亭台,面对着他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薛怀殊直视她,“我该唤你什么?”朝晖下他的脸近似透明,若日光里将融的霜雪。

    “阿九。”她脱口而出,“唤我阿九吧。”

    那双琉璃瞳眸微瞚,明明浅淡至极,却折射出异样的光彩。

    阿九总觉得,他的容貌固然出众,但更超凡脱俗的是他的气质。

    虽只见过两面,却不知为何,与他同在一处时,遗世忘尘之感总也能将她熏染,似能摒弃杂念,寂寂天地间只余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阿九仍未忘要事,踌躇开口,“我此次前来,是向薛公子请罪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寒妤之事,前因后果,我已猜到,不必多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会不会为难他们?”泍呅鮜續jǐāňɡ茬У𝓊sh𝓊w𝓊.bĩz更新 綪箌У𝓊sh𝓊w𝓊.bĩz繼續閲讀

    他轻勾琴弦,挑出一音,“你已帮他们逃得无影无踪,我去何处为难?”

    这人应该是在开玩笑,可他说出来的语气却一点也不好笑。

    阿九尴尬地转移话题,“薛公子这琴,音色材质皆极佳,应当是张名琴吧?”

    薛怀殊的指尖顿住,目光逡巡,“此琴叫做独幽,虽非当世名琴,却是故人所赠。”

    阿九点点头,一时无话,只静静注视着身旁温炉上的酒。

    对方无甚反应,薛怀殊低沉下来,倒了一杯煮好的酒,置于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白汽升腾氤氲中,含藏淡淡梅香。

    “多谢薛公子。”阿九颔首,却并未饮下。

    薛怀殊问她,“为何不趁热喝?”

    阿九低头,叹道:“我总觉得,梅寒而愈香,此酒当冷饮最好。”

    薛怀殊久未回应,阿九抬头,却发现他的目光正凝聚在她身上,眼中情绪涌动,如波涛之汹涌,冰雪之消融。

    平静后,他道:“她……也这般说过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确定这个她是谁,但能令薛怀殊如此难以忘怀,不免想起那个传闻,有了几分猜想。

    放凉后,她顺手端起了酒杯,突然定住,薛怀殊怎会知道她的饮食习惯?他竟将酒杯放在了她的左手旁。

    见她怔住,薛怀殊淡淡道:“没想到,我方才顺手一放,倒是放对了位置。”

    阿九不再疑心,将酒饮尽,称赞道:“甚是醇美。”

    薛怀殊点头。

    他好像有些不喜欢多言,阿九只好主动问道:“不知薛公子可知道,这往生蛊,出自何处?”

    “你听到了?”

    “当时迷迷糊糊,听到一些。”

    薛怀殊据实以告:“往生蛊,是逍遥谷的秘传之蛊。”

    呵,不正是毒娘子所属的逍遥谷吗?

    阿九目光冰冷,“我想问薛公子一件事,请你务必告诉我,只需说是与不是。”她注视着薛怀殊,一字一句道:“逍遥谷现在是不是隶属于雪饮教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阿九的手止不住地颤抖,只能在袖中暗暗攥紧。她压抑着上下翻涌的情绪,果然是这样吗?

    哪里有那么多偶然?宁王府的初见,彼此生死相依,到如今的两情缱绻,一切的一切,全都是阴谋。

    而她,晏清河,不过是雪饮教故意置在萧浔身旁的一颗棋子。

    她早心存疑点,只是因为喜欢萧浔,她心中又存了一丝侥幸。

    直到那日毒娘子的出现,故意落下那条发带,她不得不开始怀疑,所以迫不及待要和萧浔分手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和萧浔在一起,但她绝不要变成别人手中的利剑,一个没有自由和思想的傀儡。

    所以远离彼此,是她和萧浔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如今知道毒娘子是雪饮教的人,一切真相都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晏清河听命于雪饮教之主,用了往生蛊,忘记一切,失去一切,以便接近萧浔,达到她不可告人的目的,毒娘子便是负责督促矫正之人。

    大约是为了让自己心死,她从怀中摸出那条发带,“薛公子可见过此物?”

    薛怀殊怎会不认得,他还未细看,淡漠的表情已不复,颤声道:“便是因为看到这个,所以你……开始病情发作?”

    阿九点头,好像确实如此,看到这条发带之后,她的身体便开始异常。

    阿九第一次看见薛怀殊笑,笑得如此苍凉凄美,如同即将凋谢的晚梅,纤薄易碎。

    笑过后,他咳嗽起来,掩唇的指间涌现血迹,阿九心中一紧,倾身扶住他,“薛公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他像是将她当作了旁人,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,质问道:“他……他在你心中就如此……”看到对方疑惑的目光,薛怀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,喘息道:“我没事,不过是旧疾。”

    薛怀殊拿过那条发带,既不能明说,又不想骗她,只道:“这上面所绣的碧叶殷花,是雪饮教当今的徽识。”他开始告诫阿九,“此物毕竟……为了自身安危,不要再将它示于人前。”

    阿九点头,她早已预料到,现在心中也无波澜。甚至开始思量起薛怀殊来,他对雪饮教如此清楚,更印证了那个传闻。

    “我和她难道很像?”阿九能感觉到他虽然在看她,似乎又不是她,仿佛在透过她,看另一个人。“我知道,你刚才那么激动,是把我当成雪饮教教主了吧?”

    薛怀殊神情疑惑,阿九解释道:“我偶然听到过你和她的传言。说你是她的……”一时止住,不知如何形容。

    “我爱她。”他凝视她,毅然决然地笑道,刹那芳华。

    奇怪,他对别人的表白却让她的心跳兀突加快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们,一个是正道的世家领袖,一个是魔道的至尊,不会有结果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为正?何为邪?世间本就没有答案。我爱的只是一个她,无关乎附加来的一切。她输也好,赢也罢,我都会在她的身后,只求看着她,不问结果。若是她需要我,我可以为她放弃一切。”

    这是阿九第一次听他讲这么长的话,他眼中的情意,如细水流深,让她感觉到,此人不再像从前那般虚无缥缈,反而真实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你对她的爱吗?不求回报,不计后果,不求永久,只争朝夕。”阿九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如今,她和萧浔,也算这样的立场,这样的处境,为什么她却做不到如薛怀殊这般笃定?

    是她不能义无反顾地去爱萧浔,还是她不够爱他?

    她只知道,她连探究答案的念头都没有,就给他们的感情判定了死刑。

    连碧华说得没错,一直以来逃避的都是她,是她不敢赌上全部,去信,去爱。可她明明什么都没有,又何须怕输掉什么?

    “原来,错的是我。”被薛怀殊点醒,犹如醍醐灌顶,阿九猛地站起,喃道:“抛却一切,随心而动。我懂了……多谢薛公子。”

    匆匆离去的人像是奔赴一场无畏的梦境。

    亭内又只余琴声低鸣嗡动,突然“铮”的一声,血珠滴落,一根弦应声而断…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宝宝,你可真聪明,和毒娘子想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给薛怀殊写个大大的“惨”字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