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什锦糖(年下1V1,甜文)

章节目录 枇杷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庄青楠没想到林昭的底子这么差,掩住诧异,让他把初一的教材找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从最简单的知识点讲起,拿起中性笔在草稿纸上写写划划,面无表情,声音清冷。

    林昭大马金刀地坐在凳子上,左腿离庄青楠的腿只有两三厘米的距离,习惯性地抖了两下,没听几句就开始走神。

    她的睫毛又密又长,微微上翘,像两把小扇子,圆圆的眼睛专注地盯着课本,缺少血色的唇瓣不停开合,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甜香。

    庄青楠停下来喝水的时候,既觉家教工作轻松,又不可避免地想起回去后的烦恼——

    舅舅家的活是干不完的,也没人替她干,她下午回去不得不加班加点,把本该在一天内完成的家务压缩到半天以内。

    这样想着,庄青楠皱了皱眉,流露出不高兴的神气。

    林昭不知道庄青楠在想什么,还以为她嫌弃自己不够用心,连忙并拢双腿,挺直腰杆,态度变得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人在集中注意力的时候,大脑飞速运转,消耗的热量也随之增加,没到十一点,林昭的肚子就开始“咕咕咕”乱叫。

    “好饿啊!”他伸了个懒腰,看着草稿纸上紧挨在一起的两种字迹,一个像印刷体,一个像狗爬,莫名其妙地感到高兴,“庄青楠,我去上个厕所,再拿点儿零食过来,我们一起吃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讲得口干舌燥,体力比林昭更早见底。

    她等他“腾腾腾”跑下楼,这才允许自己放松,在低血糖的影响下,像快要强制关机的机器一样,迈着虚浮的脚步,走进二楼的厕所。

    林昭家的厕所和开在院子里的旱厕不同,贴满漂亮的瓷砖,装着先进的抽水马桶和洁白的洗手台,没有异味,更没有蝇虫。

    庄青楠望着镜子里瘦弱憔悴的女孩子出了会儿神,解决好生理问题,不太熟练地按下冲水键。

    她回到书房,看到林昭推来一辆零食车。

    林昭献宝似的把花花绿绿的零食铺了一桌子,被赶过来的郑佩英拎着耳朵骂了一顿,缩缩肩膀,说:“我就吃两口垫垫,不耽误吃中午饭!妈,您做的红烧肘子和麻辣小龙虾都是一绝,我保证连口菜汤都不给你们剩下!”

    郑佩英把庄青楠看成品学兼优的“别人家孩子”,瞪了林昭一眼:“就知道吃这些垃圾食品,你问问青楠平时在家里吃不吃,跟人家学学!”

    庄青楠抿了抿唇,笑容变得有些苦涩。

    她不是不想吃,是没机会吃。

    庄保荣嗜酒如命,又喜欢赌钱,常常欠一屁股烂账,被凶神恶煞的债主找上门叫骂,家里穷得揭不开锅,哪有闲钱买零食?

    再说,在父母眼里,她这个“赔钱货”压根不配多花钱。

    十二点钟,林鸿文从外面回来,给林昭和庄青楠带了两套笔记本和两支钢笔,笑眯眯地询问上午补习的情况。

    庄青楠礼貌地回答着他的问题,见林昭跑来跑去,又是端菜,又是开饮料,桌上摆了五六道菜,有肉有菜,有鱼有虾,变得不大自在:“叔叔阿姨太破费了,随便吃点儿就行,不用这么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多想,我们家经常这么吃。”林昭给庄青楠倒了一杯果汁,开始发筷子,“我妈要是懒得做饭,就出去下馆子,平均下来一个人两道菜还叫多?”

    郑佩英坐在庄青楠对面,给她夹的菜在碗里堆成一座小山,笑着说:“青楠多吃菜,你正在长身体,应该多补充点儿营养,可不能亏了自己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看着碗里张牙舞爪的小龙虾,心里有些犯难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这种稀罕东西该怎么吃。

    要去头吗?还是先剥壳?钳子能吃吗?

    她在山里长大,见过的海鲜河鲜只有泡发的鱿鱼、腥臭的带鱼和指甲盖大小的螺蛳,生怕露怯,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林昭不懂女孩子敏感细腻的小心思,性急地把小龙虾的脑袋一掰,捏住虾尾,牙齿不知道怎么一叼一拽,就把雪白的虾肉卷进口中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剥虾方法压根不具备可参考性。

    庄青楠低着头斯斯文文地吃着饭菜,等到碗里只剩三只小龙虾,听见林昭热情地让道:“你怎么不吃虾呀?吃不惯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没有吃不惯。”她硬着头皮放下筷子,正准备伸手,郑佩英将饭碗端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别扎着手,我给你剥。”郑佩英手脚麻利地把小龙虾大卸八块,动作行云流水,又像开了慢动作特效一样,让她看得清清楚楚,“阿昭,吃完了吗?吃完去喂狗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悄悄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她还太小,不明白郑佩英已经看出自己的窘迫,也不明白对方是如何小心又温柔地维护着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这晚,郑佩英在床上翻来覆去,唉声叹气。

    她睡不着,把林鸿文叫醒,小声说:“青楠多好一个孩子,又聪明又懂礼貌,怎么长那么瘦,穿那么旧?她爸妈是怎么想的?管生不管养吗?”

    林鸿文睡眼惺忪,好脾气地说:“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,你要是心疼她,就趁着暑假给她多补补身体,开学的时候买两套新衣服,再额外包个红包,偷偷塞给她。”

    郑佩英深以为然:“你说得对,到时候记得提醒我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感念林昭父母的照顾,在补课的事上,表现出十二分的上心。

    林昭运动神经发达,学习上的天赋却很有限,要不是喜欢和庄青楠待在一起,在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下,早就坚持不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星期后,他举着勉强达到及格线的数学试卷,站在阳台上,眺望猪圈那边人头攒动的盛况。

    猪圈扩建的工程正式开工,近百头猪临时迁到葡萄园后面,林广泉、庄保荣和几个叔伯正在运水泥,还有很多孩子聚在一起看热闹。

    林昭心痒难耐,回头道:“庄青楠,咱们也下去看看吧?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忽然顿住。

    或许是被连日来的劳累耗尽体力,庄青楠趴在书桌上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午后的阳光洒在她的发间,微乱的发丝呈现出一种毛绒绒的质感,白皙的脸颊沐浴在金光中,神情困倦又放松。

    她的手边散落着几颗枇杷糖,虽然味道清苦,却能清热去火,有效缓解喉咙干哑的症状。

    林昭屏住呼吸走过去,拈起一颗糖果。

    他对自带苦味的糖有深仇大恨,平时碰都不碰,这会儿却鬼使神差地送进嘴里,抵在一边的腮帮子上。

    现在,他和她嘴里的味道是一样的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配图来源于网络,侵权立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