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什锦糖(年下1V1,甜文)

章节目录 能量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靠近小床的男人最先惊醒,打开电灯,看见呆若木鸡的少年,厉喝一声:“你是谁?从哪里来的?”

    另一个男人翻了个身,眼看也要清醒。

    林昭回过神,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隐藏行踪的必要,也不说话,抱着乐乐闷头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男人叫醒同伴,穿上拖鞋,抄起墙边竖着的钢筋,狞笑着逼近他,“小兔崽子,敢从我们手里抢人,活得不耐烦了吧?”

    他们和对面屋子里的男女不同,并非这里的村民,而是买卖人口的惯犯,打算明天早上就带着孩子去外地找下家,因此看见林昭自己送上门,不觉得害怕,还打起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虽然十几岁的男孩子卖不上什么价钱,送到黑煤矿,也是个不错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林昭一弯腰,灵活地躲过向他横扫的钢筋,却被从床这边抄过来的男人截住去路,脸上渗出冷汗。

    双拳难敌四手,更不用说他手里还抱着乐乐,根本没办法还击。

    理智知道他应该放下孩子,找机会逃出去,可他不想让庄青楠失望,更不想再一次看见她的眼泪。

    林昭咬咬牙,撒谎说:“这是我弟弟,我带我弟弟回家,怎么能叫‘抢’呢?实话告诉你们,我过来的路上已经报警了,警察马上就到,你们要是不想进监狱,就赶快跑吧!”

    两个男人半信半疑地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堵在门边的男人哼笑一声,粗声粗气地说:“少他妈跟这小子废话,把他捆起来,一起带走!”

    林昭俊脸发白,在钢筋捣向自己腰际时,险而又险地跳到半空,趁对方来不及收力,误伤“友军”,侧身从门缝挤出去,拔腿就跑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那对抱在一起睡觉的男女也被惊动,脚步声迅速接近。

    前有狼,后有虎,林昭被四人堵在堂屋正中间,心脏“噗通噗通”狂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前门传来刺鼻的烧焦气味,有个细细的女声大喊:“着火了!快救火啊!”

    林昭心里一喜,在众人愣神的时候,冲向后门,踩着藤椅纵身一跃,单手牢牢抓住墙头。

    他骑坐在墙上,见庄青楠从巷子里急急忙忙跑过来,把快要哭抽过去的孩子递给她,利索地爬下去,夸道:“庄青楠,火是你放的吧?你可真聪明!”

    庄青楠紧紧抱住乐乐,点了点头:“别说话了,我们快跑!”

    说时迟,那时快,那三个气急败坏的男人纠结村民追了过来,手里挥舞着棍棒,嘴里高声嚷着:“别跑!把孩子放下!”

    林昭打小就是铜山镇的飞毛腿,庄青楠常年干体力活,看着瘦弱,腿脚不比他差,他们跑到村外,启动摩托车,马不停蹄地往铜山镇的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林昭把档位升到最大,两手紧握车把,短发被风吹得东倒西歪,从后视镜看到黑色面包车在后面紧追不放,诧异地说:“他们疯了吗?抢孩子抢得这么嚣张?”

    庄青楠一手扯着他的衣角,另一手护着弟弟,声音还算冷静:“不是嚣张不嚣张的问题,他们怕咱们回去把事情闹大,又觉得咱们只是孩子,打算一不做二不休。”

    林昭听明白这是打算灭口的意思,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噤。

    他在简单的环境里无忧无虑地长大,从未接触过人性的恶意,根本无法理解穷凶极恶的人是什么心态。

    成功偷出乐乐的成就感散了个精光,他把手里的汗蹭到车把上,勉强挤出个笑脸:“没事,他们应该追不上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看清仪表盘上的油量提醒,脸色一变:“糟了!快没油了!”

    庄青楠沉默片刻,说:“林昭,放我下车,我拖住他们,你带着我弟弟,能走多远走多远。”

    林昭不理解庄青楠怎么一点儿也不爱惜自己,恼道:“再说这种话我就要生气了!你弟弟重要,你就不重要吗?别忘了他们最开始的目标也有你!你弟弟被拐走,无非是换个人家生活,照样有吃有喝,不会受多大委屈。你呢?你已经十六岁了,他们会把你卖给老光棍当媳妇儿,逼你生孩子!哪种情况更严重你分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庄青楠愣了愣,眼角变得有些酸涩。

    她当然知道后果。

    她只是习惯把自己的得失放在最后一位,习惯忍让和牺牲。

    林昭把摩托车开到山坡的最高处,耗尽最后一滴汽油,忍痛撇下新车,拉住庄青楠的手腕往前飞奔。

    他使出所有力气,跑得上气不接下气,双腿酸疼得几乎不听使唤,异想天开,涌出一个念头——

    这会儿要是有颗能量糖就好了。

    跟动画片里大力水手的菠菜一样,吃一颗就能变得力大无穷,拳打人贩子,脚踢面包车,单手扛起庄青楠和她弟弟,几步跑回家。

    林昭的速度渐渐变慢。

    他松开庄青楠,两手扶住膝盖,嗓子疼得说不出话,胸膛剧烈起伏,“呼哧呼哧”喘得像个破风箱,要不是在乎脸面,早就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冲庄青楠摆摆手,示意她先跑。

    忽然,前方射来几束亮光。

    平心而论,这光线不算多么明亮,然而,他们一直在漆黑阴森的山路上逃亡,身后又有豺狼虎豹穷追不舍,好不容易看见希望的曙光,立刻激动得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阿昭!阿昭!”

    “乐乐!我的乐乐啊!妈没了你可怎么活啊!”

    伴随着嘈杂的叫嚷声,十来个拿着手电筒的人越走越近。

    快要追上他们的黑色面包车似乎有所忌惮,紧急调头,躲进夜色中。

    庄青楠确定她和林昭已经回到安全范围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见林昭体力透支,示意他缓一缓,抱着弟弟先行迎上去,叫道:“爸,妈!我们在这儿!”

    不多时,林素华慌慌张张地跑向庄青楠,本来梳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披散在肩上,右腮高高肿起,脸上全是泪水。

    她一点儿也不关心女儿,劈手把乐乐夺走,见宝贝儿子本来白里透红的小脸变得青白,裤子被尿浸透,手脚冰冰冷冷,心疼得放声大哭:“我苦命的乐乐啊!你离开妈之后,遭了多大的罪啊?你姐这是要害死你啊!”

    庄青楠嗫嚅两下,还没来得及解释,便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来到眼前。

    庄保荣的断眉紧紧拧在一起,眼睛里闪烁着深切的厌恶,像老鹰抓小鸡似的揪住女儿细细的胳膊,扬起宽大的手掌,使出浑身力气,狠狠抽了她一耳光。

    庄青楠听见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紧接着倒在地上,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。

    她是挨打挨惯了的,知道惩罚远远没有结束,下意识蜷缩成一团,抬起胳膊护住脑袋,眼睛紧紧闭上。

    可这一次和以往不同。

    林昭像只还没完全长成的狼崽子一样,飞扑到她身上,用高瘦的身躯挡住庄保荣的拳打脚踢,嘶哑着嗓子喊道:“你打她干什么?你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吗?知道我们为了把你的宝贝儿子救出来,花了多少心思吗?你连问都不问一句,就对她动手,有这么当爸的吗?”

    庄青楠惊讶地睁大眼睛。

    泪水不听使唤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