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什锦糖(年下1V1,甜文)

章节目录 薄荷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林昭刚开始还连声求饶,嗓门清亮,中气十足:“妈!妈!我真的知道错了!我以后戒游戏还不行吗?哎呦!疼!疼啊!我把我所有的零花钱上交给您,往后每年的压岁钱一分不要,争取早点把那十几头猪的钱还上,这样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零花钱?还想要压岁钱?”郑佩英硬下心肠,使出全身的力气,把他的后背抽得青青紫紫,又绕到前头,发狠往两条手臂上招呼,“我让你偷家里的猪!让你撒谎!让你不学好!早知道你是这么个东西,我当初就不应该把你生下来!”

    林昭疼得受不了,捆成粽子的身躯在半空中扭来扭去,嘴里“嗷嗷”大叫:“爸,您帮我说句话啊!爸,再这样下去,我就要被打死了!您真的忍心吗?爸,您就算不心疼我,也得想想爷爷奶奶吧?爷爷有心脏病,奶奶有高血压,他们要是看到我被打成这个样子,身体能受得住吗?”

    “还敢威胁你爸?我们真是把你惯得不知道天高地厚!”郑佩英打得手腕酸痛,把竹鞭递给林鸿文,“老林,你接着打!打残废了咱们养他一辈子!”

    林昭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扯着嗓子干嚎了一会儿,在林鸿文审问他有没有隐情的时候,咬紧牙关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放弃挣扎,在空中半死不活地悬吊着,伤处的皮肤高高肿起,从绳子的缝隙中挤出来,像一只快要裂开的虫蛹。

    林鸿文手上本就留着三分力,见儿子浑身都是冷汗,状态不大对劲,又收了两分力,迟疑地对郑佩英说:“阿英,差不多了吧?别真把阿昭给打坏了。”

    郑佩英气得心口疼,坐在一边的小凳子上缓了好半天,瞪着林昭说:“打坏就打坏,我宁愿把他的双腿打断,关在家里,也不想让他以后到社会上偷偷摸摸,祸害别人!”

    她嘴硬心软,见林昭的头发被汗水浸得湿透,脸色惨白,脖颈上的青筋鼓得老高,沉默了一会儿,抹着眼泪往外走:“算了,我不想管他了,以后就当没这个儿子。”

    林鸿文明白她已经有所松动,连忙停手,把林昭从单杠上放下来。

    郑佩英消了消气,渐渐回过味,意识到儿子的话语漏洞百出,充满蹊跷。

    林昭虽然经常玩游戏,却不像耗子和林海他们一样着迷,充钱也很克制,一个月最多花一两百。

    什么游戏需要一次性充几万?

    她折回葡萄园,见林昭可怜兮兮地趴在板房里的小床上,光着上半身,蜜色的后背上伤痕累累,正在“哎呦哎呦”小声叫唤,没好气地踹了他一脚,问:“你玩的哪个游戏?充值记录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昭再次闭上嘴巴,变成锯嘴葫芦。

    郑佩英问不出什么,把心疼儿子的林鸿文拉回家,和他分析了半天,逐渐锁定嫌疑目标。

    “咱们镇子上的人,就算有这个心,也没这个胆,这件事十有八九是刚搬过来的人干的。”她就差把“庄保荣”的名字直接说出来,脸上流露出鄙夷。

    “阿英,咱们没有证据,话不敢乱说。”林鸿文的性格比较谨慎,连忙对她摆了摆手,又有些奇怪,“如果真的是他,阿昭为什么不告诉咱们实话呢?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儿子,我自己知道,他再怎么不成器,也不至于当家贼。再说,以他的性格,真想往游戏里充钱,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跟我们要,跟两边的老人要,谁还会不给他吗?”郑佩英皱着眉思索片刻,猜出儿子的动机,“至于为什么胳膊肘往外拐,还这么硬气,估计是为了青楠。”

    林鸿文怔了怔,匪夷所思道:“你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不可能吧?阿昭才多大?”

    “过完年就十五了,也不小了。”郑佩英的表情变得凝重,“不过——庄家的姑娘不行,他们家大人太差劲了,咱们招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老林,你说得对,我们没证据,不能拿他们怎么样,阿昭又铁了心挡在中间,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。”她一想起那些快要长成的猪,就觉得肉疼,站起身准备换鞋,“我去广泉家一趟,把庄老五的工钱和青楠的补课费全都结清楚,以后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,躲着他们走。”

    吃了这么一个大亏,郑佩英打算跟庄家彻底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林鸿文向来以她的意见为主,闻言也没有反对,只是感慨说:“我就可怜青楠,孩子多无辜啊,生在那样的家庭,真是倒霉……还有阿昭,阿昭那边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,借这个机会磨磨他的性子。”郑佩英没想到儿子是个情种,恨铁不成钢,“让他在葡萄园那边多住几天,冷静冷静,以后一分零花钱都不给他。正好葡萄卖得差不多了,猪圈的事交给我,你亲自盯着他的学习。”

    郑佩英敲响林广泉家门的时候,林昭派来给庄青楠送信的耗子刚走。

    林昭的原话是:我没事,不用担心,记住,你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自己不来?”庄青楠叫住耗子,忍不住多思多想,“他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……在葡萄园呢。”耗子想起好友的惨状,下意识打了个激灵,目光闪烁,“你别问了,别的事我也不清楚,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勉强稳住阵脚,给郑佩英倒水洗水果,听到对方婉转地说出提前结束补课的话,一颗心直直往下坠。

    她的心思比大多数人都要敏感,立刻知道真相已经暴露,只是郑佩英不愿意跟他们家一般见识,脸上就像挨了一巴掌似的,涨得通红,连一句话都不敢说。

    她怕一张口,眼泪就会不争气地落下来。

    她不想让郑佩英可怜她,也没脸博取别人的同情。

    郑佩英过来的路上心里还有气,看到庄青楠无地自容的样子,又觉得不忍。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给这个孩子买新衣服,也没准备新文具、新书包。

    她狠狠心,把两个红包放在桌上,一口水都没喝,站起身说:“青楠,既然你爸不在,我就不多坐了,这个是他的工钱,你转交给他。这段时间辛苦你了,以后好好学习,争取考个好大学,到大城市去,可别留在咱们这儿,没前途。”

    庄青楠的下巴几乎垂到胸口,带着哭腔“嗯”了一声,礼貌地把她送出门。

    直到半夜,庄保荣才醉醺醺地回到家。

    白天,他和同伙们分完赃款,狡猾地躲在镇外观望了半天,见林昭家没有任何动静,明白林昭果然瞒下了这件事,更加有恃无恐。

    他猜的没错,林昭喜欢女儿。

    只要把女儿牢牢捏在手心,就能指使傻小子为他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因此,庄保荣没有追究庄青楠通风报信的事,反而兑现承诺,对坐在院子里发呆的她说:“青楠,爸明天就去给你交学费,这下该高兴了吧?以后好好听爸的话,爸亏待不了你!”

    庄青楠嘴里含着一颗白色的薄荷糖,借冰凉的味道压制心里的焦灼和不安。

    她看着庄保荣兴奋的脸,只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她在这个家一刻也待不下去,低头冲出门。

    庄青楠漫无目的地在镇子上走了很久,回过神时,发现自己竟然来到了林昭家的葡萄园。

    她知道林昭这个时间应该不在这里,却没有地方可去,从林昭告诉她的秘密入口钻进去,恍恍惚惚地走向板房。

    她藏着许多心事。

    比如——林昭为什么不来找她?是不是已经回过味,觉得她和庄保荣一样可憎可恨,不值得浪费感情?

    还有——旺财到底怎么样了?它伤得那么重,能不能救回来?会不会留下什么严重的后遗症?

    她轻轻推开板房的门,就着昏暗的灯光,看到一方惨不忍睹的脊背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