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什锦糖(年下1V1,甜文)

章节目录 棒棒糖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林昭?”庄青楠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,“你怎么弄成这样?谁打的你?”

    林昭从小到大都没受过这么大的罪,后背又疼又胀,手臂抬不起来,整整一天水米未进,喉咙哑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打算给自己抹点儿活血化瘀的药油,好不容易挣扎着坐起身,被庄青楠撞了个正着,慌得缩到床下,借毯子挡住上半身,红着脸叫道:“庄青楠,你、你怎么过来了?你没事吧?你爸为难你了吗?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开口,说的全是关心对方的话。

    庄青楠追到床边,看清林昭的伤,联系郑佩英的态度,把前因后果猜得七七八八,眼圈立刻变红。

    原来,他不是不想找她,而是挨了一顿毒打,不方便行动。

    出生在那种家庭,摊上一个那样的爸爸,她根本不该和林昭走得太近。

    她只会给他带来厄运。

    庄青楠低着头,努力收回眼泪,错过了林昭看向她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、不好意思地仰视着她,脸上带着一点儿得意,一点儿用血肉之躯为她遮风挡雨的骄傲,隐秘地期待着她的夸奖。

    庄青楠心灰意冷,打算顺着郑佩英的意思,和林昭划清界限。

    她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迭得四四方方的百元钞票,语气生硬地说:“这次的事,是我们家对不起你们家,这是你借笔记的时候给的费用,我先还给你,其余的钱,我打个欠条,以后连本带息一起补上。”

    她说这话的时候,难免心虚——她要先读完高中,考上大学,才有机会凭自己的本事赚钱,这是一条漫长又艰辛的路,她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完。

    林昭愣了愣,顾不上害臊,“腾”地站起身。

    清晰的下颌线底下,是快速滚动的喉结、趋近成年男人的双肩和突出的锁骨。

    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,双手激动地往上挣,疼得不住抽气,却顾不上伤势,高声叫道:“庄青楠,你这是什么意思?谁让你还钱?谁要你的欠条?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?你看不起我?”

    庄青楠没怎么跟人争辩过,见他急得眉毛紧紧皱着,上半身往自己的方向倾斜,手臂扑棱得像只斗鸡,不知所措地后退一步:“我没有看不起你,可欠债还钱,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吗?你为什么生气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跟你只是放债和借钱的关系吗?我们相处这么久,就没积累一点儿交情吗?”林昭刚才还为见到她高兴,这会儿又觉得她一开口真是气死人不偿命,“庄青楠,你到底……你到底有没有拿我当朋友?”

    庄青楠的眼神变得更加迷茫。

    “朋友?”她跟着皱起眉毛,下意识地摇头,“不,我不配有朋友,我总给你添麻烦,还害你被叔叔阿姨打成这样。再说,你有那么多朋友,也不差我一个。”

    她生怕继续待下去,会被少年的单纯和热忱打动,像以前一样软弱又贪婪地从他身上汲取温暖,因此把钱放在床上,转身急匆匆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庄青楠!庄青楠!你给我回来!”林昭没想到庄青楠动作这么快,光着膀子追出去,跑动间牵扯伤口,“嗷嗷”痛叫两声,“庄青楠,你给我把话说清楚!什么叫不配?什么叫不差你一个?麻烦是你添的吗?猪是你偷的吗?你为什么总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?”

    庄青楠听出他的叫声充满痛楚,实在放心不下,停住脚步,回头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少年站在雾蒙蒙的天空底下,乌黑的头发乱七八糟地炸着,剑眉紧锁,眼睛里蓄满泪水。

    平时总是露出来的小虎牙严严实实藏在嘴唇后面,牙关咬得死紧,带得面部肌肉一下一下抽动。

    被父母打骂的委屈、独自在板房关禁闭的难熬、被她抛弃的焦急和无助……所有的情绪一股脑儿爆发,他不争气地带出哭腔:“你……你要气死我吗?”

    庄青楠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这当口,天边响起惊雷,厚重的云层劈出道道白光。

    还不等他们两个反应过来,夏雨便倾盆而至。

    林昭揉了揉眼睛,大步冲上前,死死抓住庄青楠的手腕,拖着她往回走,嘴里咬牙切齿:“我看你往哪里跑?快跟我进屋避雨!”

    庄青楠踉踉跄跄地跟着他躲进板房。

    她站在门边,听见大雨迅猛地敲击房顶、葡萄叶和泥土,像无数铁豆子在天地间撒泼,看着地面的凹陷处迅速聚起水洼,一个个透明的水泡争着抢着往上跃,明白这场雨一时半刻不会停下。

    她今天穿的还是那身唯一能见人的衣服,浅蓝色衬衣被雨水打得湿透,露出肌肤的颜色和内衣的轮廓,牛仔裤紧紧贴在腿上,无声地勾勒着修长笔直的腿部线条。

    庄青楠后知后觉,现在的处境对自己而言不大安全。

    她警惕地悄悄观察林昭的动作,两手抱臂,护住胸口,挡好因紧张和湿冷而拱立的蓓蕾。

    林昭对庄青楠的顾虑一无所知,在房间里找了一圈,扒拉出一条干净毛巾,连着自己脱下的T恤一起抛给她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还在气头上,学着她的语气冷冰冰地说:“赶紧换上,要是害你染上感冒,我就更不可能做你的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他忍不住阴阳怪气地刺了她一句:“我看,不是你不配,是我不配吧?你学习那么好,早晚要变成金凤凰飞得远远的,哪里看得上我这样的小角色?”

    庄青楠用毛巾擦干头发,犹犹豫豫地抖开T恤,见林昭主动背过身,连忙掩上门,用最快的速度脱掉衬衫和内衣,低头钻进领口。

    林昭听着窸窸窣窣的声音,耳根红得厉害,从林鸿文提过来的零食袋里翻出一根棒棒糖,撕开包装纸,叼进嘴里,缓解尴尬。

    林昭的衣服对庄青楠来说太过宽大,一直垂到大腿。

    庄青楠用力绞出衬衫跟内衣的水分,晾在一旁的衣架上,虚虚坐在床边,沉默了好半天,才轻声说:“林昭,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“林昭,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,不想一而再、再而三地辜负你的好意。”她的心里装着无尽的苦涩,能倒出来的不到万分之一,“我从出生就不被期待,这十几年,从来没有遇到过一件好事,我妈生气的时候总骂我是‘扫把星’,我有时候也会想,她说的是不是真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呸呸呸!什么扫把星,都是封建迷信!”林昭不敢看庄青楠,拿起她用过的毛巾,胡乱擦了擦前胸,往后背招呼的时候,疼得龇牙咧嘴,“我不信这种说法,你也不要相信!”

    他见庄青楠向自己伸出手,把毛巾递给她,说:“不过,我真的很不理解,世界上怎么会有不爱孩子的爸妈呢?既然不爱你,不期待你的出现,为什么要生下你呢?”

    庄青楠轻轻擦拭他后背上的雨水,他哆嗦的时候,她的手指也跟着哆嗦。

    她想起许多不开心的往事,睫毛轻轻颤抖,苦笑道:“你知道我为什么叫‘庄青楠’吗?”

    林昭的情绪来得快,去得也快,轻而易举地被她的话语勾起好奇心,从嘴里拿出化了一半的棒棒糖,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庄青楠勾了勾唇角,眼底却只有悲哀和屈辱:“我妈怀我的时候,诊所的B超诊断失误,他们都以为我是个男孩,这才把我生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见我是个女孩,我爸扭头就走,我妈在医院哭了半天,在护士登记新生儿信息的时候,给我随口起了个名字,叫‘请男’。”

    她拿起药油,倒在手心,语气平静得像在说不相干的人和事:“‘请男’,和那些‘招弟’、‘盼弟’的名字没什么两样,他们做梦都盼着我能请来个弟弟,给庄家光宗耀祖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图片来源于网络,侵权立删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