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04.下三滥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车子开到一栋烂尾楼房的仓库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一辆运输冷藏的小货车便也开了进来。

    逄经赋下车,车门没关,田烟坐在车中听着外面的对话。

    “这五个人房间里弹药笼统不到五十斤,我还以为有多少呢,结果一麻袋就拿完了,他们还想用这点货给您做交易,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。”傅赫青说。

    逄经赋点上一根烟,查看着从货车里搬出来的麻袋,打开后,全是零零碎碎的5.45毫米子弹。

    他用手抓了一把,摊开在手中查看,眯着眼吞云吐雾,眼中闪过一丝不耐。

    “这点货还不够老子的出场费,就这想换巴雷特,做梦去吧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问:“那老大,要解决他们五个吗?要是放任不管,他们估计会把事儿闹大,毕竟您都在他们面前露脸了。万一真把他们逼急了,去告到银光堂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慌。”逄经赋猛吸了一口烟,一手插兜,干净的白衬衫敞开了衣领的三个纽扣,裸露着突兀精致的锁骨。

    “银光堂最近被警察搅得翻天覆地,不知道混进去了多少卧底,他们要真有胆子,也不敢去那,眼下货物不见了肯定是想找人报复,咱们就给他报复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和剩下的五个人都傻了眼:“怎么给他报复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瞥了一眼奥迪车里坐着的女人,阴郁的眼底浮现着讥讽的笑意。

    六个人看着他的眼神,对他刚才的那番话都心中了然。

    田烟听着外面没了声儿,心中多少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大概是和逄经赋交易的那五个人,想从他手里拿巴雷特狙击步枪,估计宣称自己有很多弹药,才吸引逄经赋上当的。

    但逄经赋居然直接来了招横抢武夺,那伙人必定要报复回来。

    毕竟谁也想不到,大言不惭说自己生来就是富豪的逄经赋,能使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。

    逄经赋问田烟住哪,她报了个地址。

    等车开到的时候,刘横溢发现这是一条胡同,车根本开不进去。

    胡同里人烟稠密,溢巷填街的人们来来回回经过,密密麻麻的高楼竖立在胡同的两侧,只有里面还保持着低矮陈旧的建筑。

    是个典型的城中村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走进去,谢谢哥送我回来。”田烟打开车门,回头,冲逄经赋笑,纯真无邪的面容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:“希望下次不要再见面了。”

    车门关上。

    隔音性极好的车厢一瞬间凝固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那句替死鬼吓到了她,至今还没人能跟逄经赋这么说话。

    岩轰觉得这姑娘性子不像表面看着那么乖,见她走进巷子,身后的男人发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她到底住在哪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岩轰正要开门下车又被他叫住。

    “你红头发太显眼,横溢,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田烟停在卖肠粉的小店前,要了一份套餐。

    老板用挂脖的毛巾擦汗,被雾气熏得睁不开眼:“姑娘打包还是在这吃。”

    “打包。”

    田烟从口袋里拿出一迭零碎的钞票,熟练地数着钱,又掏出几枚硬币东拼西凑,一手交给老板,一手接过塑料袋。

    透过门店的玻璃窗,她敏锐地察觉到身后有人,从进了巷子就感觉到不对劲。

    田烟又买了些烤串和馒头,身后的人一直在跟着她的脚步。

    人多嘈杂的脚步声踏在青石地砖,巷子里时而传来摩托车的鸣笛声,拥挤的小巷人们停在路两侧躲避。

    田烟装作无事一边啃着烤串,一边往巷子尽头走,穿过一条又一条连接的小巷,走进一处老旧的五层民房里。

    直到五楼西户亮了灯,楼下的刘横溢停了一会儿才离开。

    田烟躲在窗帘后面,盯着从树荫下走出来的人,果然是逄经赋的人,他是开车的那名司机。

    四周被高楼大厦遮挡的房子,到了下午三点之后就没有阳光,陈旧不堪的房间潮湿的墙皮脱落,客厅内唯一一盏暖黄色的灯,灯盏里面发霉的污点斑驳,灯光一暗一明,时而扑朔着断电。

    田烟放下窗帘,屋内灯光顿时一暗,她回头看着天花板上断电的灯,却发现大门开着。

    可她进来的时候分明是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恐惧席卷着她的身体,顿时全身汗毛竖立。

    腰间抵过来一支陌生冰冷的器具,她猛地一颤,几乎就要腿软的跪下。

    “手举起来。”

    男人故意压低声调,嘶哑的嗓音磨砺着喉管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刘横溢回到车上,将刚才拍摄的照片递给逄经赋看。

    买了肠粉,烤串,馒头,住在一个老旧的楼房五楼,从窗户外看不出这家的状况,阳台也没有挂衣服。

    岩轰问:“老板,您真能确定她有问题啊?”

    “确定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手机扔给了刘横溢,一旁的岩轰急忙拿过来查看。

    他滑动着照片,不停地放大又缩小:“我怎么就没看出来,您从哪看的?这不就是普普通通一姑娘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倚靠在后面,双臂横在胸前,闭目养神,寡淡地开口:“直觉。”

    他惜字如金,岩轰有眼色的没有多问,刘横溢说道:“那要把她的地址透露给那五个人吗?”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掀开眼皮,漠然视之,洁白的衬衣衬托不出他半点柔情:“顺便让他们感觉,她和我们的关系受益匪浅,让那五个人好好折磨她。”

    这两方打起来,受益的人只会是他逄经赋,不用他动手,还一次性解决了两个麻烦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