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09.囚禁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逄经赋在国内创立的门派,大大小小加起来有六十多个,不同地区不同领域,全都为他在国内走私枪支,起到了不小的作用。

    其中四方斋和银光堂这两个是他最用心培养的,四方斋人数最多,个个都是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而银光堂总管黑市交易的人脉,拉拢不少潜在客户,是六十个门派里每年资金输入最多的。

    如今银光堂内混进了不少卧底,在逄经赋看来,早已叛变,无论里面是不是他的人,他都得把这个门派逼上死路。

    一颗老鼠屎毁了一锅汤,做法都应该是将这锅汤倒掉,重新再做。

    据田烟所知,她的同事也有不少人混进了银光堂内。

    待他走后,田烟穿上吊带和牛仔裤,回到卧室,掀开被子找到了手机。

    以防万一,她先是打开了蓝牙,旋转的圆圈加载过后,弹出十几个乱码名字的蓝牙名称。

    田烟警惕地抬眸朝四周看,黑亮的眼珠转动着,扫视过墙角和柜门之间的缝隙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摄像头和窃听器藏在这间房子里,按照逄经赋如此警惕的性格,又怎么会如此放心地将她扔在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田烟放弃了给同事传递消息的念头。

    她果断拨通了另一个号码,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“喂,110吗,我被囚禁了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已经放了两个月的假消息,银光堂终于上当。

    三百八十万的金额交换银光堂军火库里的三千多支T-5000狙击步枪。

    傅赫青利用这笔交易吸引银光堂的同时,还顺带勾出了几个有野心的卧底,妄想着将四方斋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地点在渔人港口53区的集装箱,附近十公里埋伏了不少海岸警卫。

    四方斋的一队守在十一公里外,引发了一场规模不小的枪战。

    原本港边空旷的马路,从桥梁下启动了二十多辆伪装成平民的轿车,奔向不远处的战场。

    二队在海上投射水雷引发港口爆炸,潜伏在集装箱周围的人不少被炸伤,似乎察觉出来这是陷阱,盘旋于上空的直升机下达了撤离的任务。

    在这里卧底无法进行大规模的围堵,引起战争将会对整个港口和城市造成不利,可四方斋内穷凶极恶的暴徒,都是些杀红眼的匪帮。

    水雷不断投射至港口,爆炸后卷起大量浪花,朝着堆积集装箱的区域拍打。

    爆炸引起的动荡,地面崩裂摇晃,银光堂的人为了保命都开始逃窜,有的跳入海里,有的越过高速朝着树林里冲。

    “集装箱是空的,那群人根本就没打算带货交易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打开车门汇报,坐在了副驾驶转头看向后面的男人:“看来如今的银光堂,已经全部都被卧底替换,之前跟我们交易的那些枪鱼们,估计早就被他们扫荡光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闭着眼,食指敲打起膝盖:“这任务也算是完成了,比起拿货,还是把这锅沾了老鼠屎的汤,给毁得一干二净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得对。”

    “去抓几个银光堂的人拿过来审问,套不出话后直接解决了,记得手脚利落点,别死在咱们的地盘上让人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接了通电话,他回过头来,捂住听筒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,那个田烟报警了,说是您囚禁她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掀开眼皮,漆黑的浓墨灌满眼瞳。

    “赫青。”

    “在!”傅赫青从愣神中回过神。

    “把审问完后的人带到我公寓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虽然傅赫青不理解这么做是为了什么,他最忌讳在自己的地盘上动手,更别提他的家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卧室里的田烟连忙提起被子盖住胸口,吊带只能堪堪遮掩着那抹春光,遮不住她胸前的两点乳粒。

    逄经赋坐在沙发,门外传来他点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滚出来!”

    低吼的嗓门裹着几分凉意,显然在这只有他们两人的房子里,他说的是谁。

    田烟胳膊挡在胸口,赤脚慢慢吞吞从卧室走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将打火机扔在桌子,脚踝搭在大腿,胳膊肘支着沙发扶手,两指夹烟往嘴里送。

    烟杆之间漂浮着轻盈的烟雾,缭绕的白雾覆盖着他愠怒的脸色。

    雾气稀释不了怒火,从他的眼神感觉不到半分善意,田烟战战兢兢地行走在钢丝上,她每走一步棋,都面临着失去性命的风险,她也不知道会死在哪步棋上面。

    “报警了?”

    田烟咬着下唇,脸色难堪。

    “报警就报,说我私藏枪支,怎么偏偏就说我囚禁你呢?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出去,我绝对不会揭发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出去不应该跟我说吗?怎么非要跟警察说,我该说你愚蠢,还是聪明过度了?”

    他吸了一口,将烟从嘴中拿开,然后缓缓吐出,衣着得体的他从容不迫,优雅的模样,像是风雨来临前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我最讨厌别人在我背后搞小动作,你知道这些人到最后都会怎么样吗。”

    他夹烟的手搭在沙发靠背,姿态自在而随意,长袖衬衫卷起,露出他健壮有力的手腕,细长的烟蒂在他指间轻轻摆动,烟灰掉落了也不管。

    田烟渐红的眼眶,圆润的鼻尖裹上一层胭脂。

    握紧在身前的手指,在手背上抠出月牙的痕迹,穿着白色吊带和牛仔裤,宛若一朵纯白的茉莉花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这句倒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!”

    傅赫青推着虚掩的大门,一手提着一个年轻男人从外面拽进来,身后还跟着岩轰,他两手揣兜,眼里打量着里面的女人,眼神是止不住的好奇。

    那男人的手被绑在了身后,鼻青脸肿,被揍得眼睛大小不一,嘴角流着血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他把血流到公寓里,进来之前傅赫青还特意给他擦了擦,右边的脸颊蹭得全是血印。

    他狼狈弓着身子,被拽着往里走,抬起头来时,田烟瞳孔中闪过一瞬不易察觉的颤动。

    李亨,三个月前入职的新同事,他们还在欢迎会上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显然,李亨也认出了她,只是很快就瞥过了眼神,他被扔在了客厅里,膝盖砸下去,体力不支的他跪在地上,佝偻着背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“这人没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,三个月前刚加入的银光堂,对里面的体系就只知道个大概,军火藏哪也不知道,他坚信说里面没卧底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笑着耸动起肩膀,诡异的笑声令人汗毛倒立。

    “他自己不就是个卧底吗,他当然觉得没卧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,我不是!”

    李亨慌乱摇头:“哥,我真是需要钱我才加入银光堂的,是他们给我开出每月两万的薪资!我还有个女儿养,他们要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,我绝对没有叛变之心!”

    傅赫青:“这倒是没说谎,他有个五岁的女儿,薪资也确实是两万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附和着点头,问他:“你们卧底薪资待遇怎么样?每个月有两万吗?”

    李亨的面色变得苍白,额头沁出细密的汗珠,在惊恐之下不断滚落:“我真不是卧底,我真不是!求求您了,您相信我!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手中燃烧殆尽的香烟,弹到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正好,我这儿也有个人说自己只是想出去,既然你比较诚恳,那就给她做个榜样,教教她是怎么求饶的。”

    李亨手足无措地看向他身旁的女人,又看向他,他的嘴唇微微颤抖,仿佛想说些什么,却惊慌得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逄经赋狞笑,刚才还闲雅的模样,瞬间变得凶厉可怖。

    “求人不会吗!磕头啊!还需要老子教你是吧!”

    李亨连忙躬下身子,脑袋撞击在地面,手背在身后,他控制不了平衡,脸几乎贴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求您,求您求求您别杀我,我真不是卧底,求您了!”

    逄经赋身体向后倚靠,仰着头叹气,衣领敞开露出锁骨,无视了脚边不停磕头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求求您,求求您相信我,求您了!”

    逄经赋坐直,拉开抽屉,拿出一把枪。

    李亨的额头刚砸在地上,就被一把硬物给摁着,再也抬不起头。

    他瞳孔紧缩成一条细线,表情露出无法言喻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求……求求……求您求您求……”

    枪往后移开,他悻悻地刚要再次磕头,这次又在他的后脑勺压下了一个抱枕。

    咻——

    消音器减弱了枪声的音量,子弹穿过抱枕直射进他的脑骨,地面溅出一滩大面积的鲜血,从逄经赋的脚下朝着四周炸开出一朵血花。

    血液被抱枕阻挡,没能喷在男人的脸上。

    岩轰看着地上的那滩血,目瞪口呆张大了嘴巴,傅赫青也愣住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洁癖的怪性,从来不让自己的屋子沾染上肮脏的东西,更别提在房子里杀人。

    田烟面目惊恐跌坐在地,她白嫩的脚趾,都被飞溅到了血珠。

    逄经赋拿走枪,抱枕掉落的同时,李亨的尸体朝着左侧歪倒下去,死不瞑目的眼,没有焦距地瞪着田烟。

    田烟面前被扔来一把刚刚解决过李亨的手枪。

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歪着头,翘着二郎腿,手臂横在沙发靠背,薄凉的眼神扫视着她,像是在询问吃什么饭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动手,还是让我亲自解决你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