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10.掌掴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报警,只是想让她单纯无害的人设巩固得更稳定一些,一个普通人的反应,的确是应该报警没错。

    可她忘了逄经赋不是个普通人,他也懒得观察普通人,他要做得只有解决自己不满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田烟脑海中不断闪过后悔的念头,如果她没有报警,那李亨是不是也就不用死了。

    起码……不会因为她装出来的这个错误而死。

    “快点,我没这么多耐心等你,你应该觉得荣幸,你是第一个让我,在我的地盘上见血的人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指着脚边的死尸,食指上下摇晃:“他,就是因为你而死的。”

    田烟失去血色的唇哆嗦碰合,满眼的惊慌和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怎么,觉得自责?那赶紧的,下去陪他啊!”

    逄经赋轻蔑挑起嘴角,不屑一顾,唇角若隐若现的梨涡透着讥讽,捞起烟盒抽出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田烟指尖哆嗦弯曲,从地上拿起枪,却抖得不受控制,手腕无力地,似乎根本举不起这把沉重的枪支。

    她两只手握着,向上举起,食指压在扳机上,另一只食指抵住了甲面,枪口瞄准了男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“把枪放下!”

    傅赫青怒吼,反应迅速掏枪对准她。

    岩轰慌慌张张也从腰后面拿出了枪,发出清脆的上膛声。

    逄经赋点烟的手一顿。

    他咬着烟嘴,眯着狭长的凤眸瞥向左侧,如同看蝼蚁般泛着藐视的寒光。

    田烟呼吸困难地张着嘴,脸庞碎落的发丝粘黏在她的唇角。

    沉重的枪身颤抖,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激烈的心跳声反馈到指尖上。

    只要扣下扳机,她甚至能超额完成任务,当然,她自己也没命活。

    “呵。”逄经赋取下嘴里未点燃的香烟,幽幽冷笑:“真有意思,被一个女人用枪指着,这倒是第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把枪放下!”傅赫青脸红涨筋地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死……”泪水逐渐聚集眼眶,她摇头,涟漪在眼中荡漾:“只要你答应我不让我死,我就把枪放下,不然我现在就开枪!”

    傅赫青一时拿不定主意,见逄经赋也没有给他任何手势。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像说话算话的人吗?”逄经赋侧仰着头询问,他挑着眉,悠闲得仿佛被枪口指着的人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像,像。”田烟用力点头。

    他转过头去,笑得肩膀打颤,用夹烟的手捂住半张脸,似是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逄经赋放下二郎腿起身,将烟扔在了桌子,他越过脚下的尸体,踩着地板上的血朝她逼近。

    田烟慢慢把枪举高,满眼惊悚:“你别过来,别过来!”

    “我不杀你,我跟你保证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举起双手,眼睛眯着戏谑的光芒,他的笑容不张扬,隽雅斯文。

    田烟像是松了口气,逄经赋握住了消音器的枪杆,将枪从她手中夺走。

    傅赫青悬着的心放了下来,岩轰两人刚把枪放下,就听到一击清脆的巴掌声,他们一脸错愕地看着女人捂着脸,往地上倒去。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抽得她皮肉阵阵刺痛,钻心地烧灼,连带着一半的脸都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田烟侧身蜷缩在地,捂着被打的左脸,另一只手攥成拳头,压在胸口,疼得脚趾蜷缩。

    逄经赋握着枪,踹向她受伤的腹部,阴鸷的嗓音仿佛从地狱传出。

    “敢拿枪指老子,老子不弄死你,老子玩死你!”

    他拽着田烟的胳膊往卧室里拖,逄经赋命令着身后的两人:“找人过来把房子弄干净!”

    “好的老大。”傅赫青应下。

    逄经赋脱掉鞋子,赤脚走进卧室,将房门甩上。

    岩轰拽着傅赫青的胳膊低声询问:“老板不会真把她玩死吧?”

    傅赫青斜蔑他:“不问不看不听,规矩都忘了?”

    卧室里传来女人声嘶力竭的尖叫,岩轰摊手:“这也不是我想听的啊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扒掉了田烟的裤子,他把弹夹取出,捏着枪柄,将消声器旋转着送进她的逼中。

    田烟疼得哀吼,逄经赋跪在床上,膝盖压着她的一条腿,将她双腿分开,他眉眼染上笑意。

    指骨紧绷得用力过度,青筋沿着手臂暴起,似乎想把她整个胯下都穿透了。

    冰冷的硬物擦过稚嫩的穴肉,难以言喻的痛感犹如千万只蚂蚁啃噬,每进一分,两壁的骨肉都会被用力擦开,破皮的薄肉和骨块被抵到,有种要将她分成两半的冲动。

    逄经赋毫无人性,他掐着她的后脖颈逼她低头:“好好看看你的逼是怎么被这把枪给插的!”

    逼口中陷进去的黑色枪杆,将阴唇也捅进去,笔直的硬物卡在那不上不下,干燥的穴道只要他猛地用力顶,就会逼得她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枪杆往外抽出,原本的白肉充血变肿,咬合在冷器上面,黑与粉的交织颜色醒目,视觉冲击的效果,带给男人凌辱的兴奋,绮靡又淫荡逼穴把他都看硬了。

    枪杆与逼肉的活塞运动,把肥软的阴唇反复捅进去拉出来,她的阴道被迫变形成枪杆的形状。

    田烟拼命抓着床褥,声音似哭似喘,慌张急促地喘息,疼痛应接不暇贯穿着她,逄经赋恨不得将她的脖子往下压断,脸朝着胯下怼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……求求你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求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放过我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刚才还求我不让你死,现在又求我放过你,你的要求是不是也太多了点!”

    田烟崩溃啜泣,看着插在她穴里的枪杆不再动了,外面只露出了一个P226的枪身,她哆嗦得咬牙打颤:“不要用它,不要它,拿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它?那你要什么?”逄经赋狠毒的笑声冷刺进她的耳中:“是不是我还得把全部的枪都给你摆出来,挑个你喜欢的型号?”

    眼泪一滴滴地落在枪身上,田烟捕捉到他鼓囊的裆部,布料勾勒出那里挺起的轮廓。

    她横下心,干涩的喉咙挤出颤音:“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你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额角的青筋狠狠一跳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下面憋得有多难受,若他欲望昏头,一定会撕开她的腿根,毫不犹豫地插进去。

    逄经赋抓着她的头发拽起,田烟脑袋猛地往上抬,布满惊悚双眼泪珠盈睫,看不清他的表情,但从他声音里清晰地分辨出那种憋屈的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子什么都吃?老子看起来像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吗!”

    逄经赋用力将她甩到一旁,田烟摔趴在床下的地毯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给老子滚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第二天,田烟上班时,腿还是酸的,她假装感冒戴上口罩遮掩住脸上的掌印。

    祝若云比她来得晚,看见她后就苦着脸抱怨:“你昨天怎么没来啊!我给你发信息你都没回,就我一个人在这,累死我了!我都没敢告诉店长,怕她扣你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田烟撑着柜台,身体站得有些僵硬:“昨天我发烧了一直在睡觉,没空看手机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也没多问,委屈撅着嘴:“下次不许了!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收拾完速冻食物,田烟一瘸一拐地走去仓库:“若云,我去后面上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好~”正在收拾过期食品的祝若云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田烟来到监控室,反锁上门,她刚坐下就疼得倒吸冷气。

    里面像是擦破皮了,她也没看,脖子弯下去就酸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田烟拿出藏在这儿的备用机,给朱双翁打去电话。

    “老朱,李亨有个女儿吗?”

    她突如其来地问题,朱双翁摸不着头脑,还是给她查了查。

    “有,今年五岁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妻子还在世吗?”

    “在世是在世,不过三年前就离婚了,你突然问李亨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另一头的人沉默了会儿。

    田烟捂着眼睛趴在桌子上:“我亲眼看到他被逄经赋拿枪打死了,尸体可能找不到了,你把他的保险报一下吧,给他妻子和女儿留着。”

    “世事无常,田烟,做咱们这行的,都是出来卖命的,入职前都签过死亡协议,你不用太难过了。”

    朱双翁听到她哽咽声,便换了个话题:“最近有收获吗?”

    田烟擦了擦泪:“还没能知道逄经赋的下一步计划,但应该快得到他的信任了。”

    朱双翁不用问也知道这份信任是怎么来的。

    “田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干完这个任务,我一定帮你退休。”

    她逞强地笑了笑:“好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