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13.性冲动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祝若云跟田烟抱怨着工资太少,根本不够花,话里话外都在试探着田烟能不能带她去酒吧干销售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你害怕吗?怎么现在又不怕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了,比起没命,没钱才最可怕。”

    这个道理田烟不是很认同。

    “有钱没命怎么花钱?”

    祝若云委屈地鼓起嘴巴:“我妈天天找我要钱,我都恨不得被人给打一顿,顶着一身伤去给她送钱,我看她到底舍不舍得见她的女儿在外面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田烟屈起手指,趁她不注意,在她脑门上重重一弹。

    “啊!”祝若云丢下汤勺,掉进了关东煮的锅里,捂住额头,泪眼汪汪地看她:“田烟!”

    “别想了,拿自己身体糟践,去让别人委屈,你这种办法不能称为不聪明,简直是神经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嘛,我就想让她心疼心疼我。”

    田烟挤开她,搅拌着关东煮里的食物,一手掐着腰说:“你妈妈不可能心疼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田烟知道她还有两个上幼儿园的弟弟,没把话挑明了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笨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笨!”

    中午十二点,路上没什么人,田烟把火调到了最小。

    初秋天气凉爽,店里依然开着空调,气温有点冷,她寻找着遥控器,看到玻璃窗外,马路对面停着一辆熟悉的奥迪。

    纯黑色的A8L低调奢华,在这种居民区的街道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田烟将空调温度调高:“趁现在不忙,你先去吃饭吧,帮我带碗街头的那家酸辣粉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其实想吃昨晚的过期便当。

    看出她的想法,田烟懒洋洋开口:“昨天的便当今早就被我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过分,你都不给我留一盒吗。”

    田烟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十块递给她,上下甩了甩:“给我买了饭,剩下的钱都是你的跑腿费。”

    “得嘞!恭敬不如从命!”

    祝若云开心地接过来,解开围裙,屁颠屁颠地往外跑。

    祝若云走了没一会儿,六个男人一哄挤进了这家狭小的便利店,个个魁梧粗壮的身材,占据着本就不多的空间,一瞬间田烟感觉到空气都有些稀薄,她后悔了刚才把温度给调高。

    这些人里她只认识两个,给逄经赋开车的那个男人,还有上次把李亨抓过来的那位,剩下的四个都是陌生面孔。

    逄经赋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他一进来,窗户和大门的卷帘门,就都被守在外面的人给拉上了。

    田烟被迫打开了便利店里的灯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她诚惶诚惧地与男人面无表情地眼神对视。

    逄经赋两手插兜走到柜台前,高大的身材,他低垂着目光,从上到下俯视着她。

    “一个姓谭还是姓孙的男的,跟你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在他身旁说道:“叫谭孙巡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冷漠瞥向他。

    “大点声,给她说!”

    傅赫青清了清嗓子,看向田烟:“谭孙巡跟你是什么关系。”

    田烟唇瓣嗫嚅着,眼神倒是呆住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谭孙巡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“他跟我,是朋友,为什么这么问?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很轻,轻得几乎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傻还是在给老子装傻。”逄经赋摸出烟盒,顿了顿又塞回了口袋,指着自己的脚边:“出来。”

    心跳声在她胸口里敲锣打鼓,田烟紧张得手心出汗,慢吞吞推开柜台的移动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逄经赋掐着她脖子,一把按在了一旁的玻璃柜台。

    她后背硌在坚硬的柜台边缘,疼出了泪,她屏住呼吸,握住逄经赋的手腕求饶,语气绵软: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拧眉,算不上温和的长相,眼神和五官皆是犀利,锐利寡冷的目光凝视她,不带半分温存,漆黑眼底翻腾着黯沉的暴戾。

    “我昨天在这给你说的什么,忘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”田烟摇头,眼泪从眼尾滑进了耳朵。

    “重复!”逄经赋低吼,手指收紧。

    “晚,晚上,你要在玲珑醉里见到我。”她声音变得逐渐沙哑。

    逄经赋挑眉:“然后呢,你都做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害怕,我怕你玩死我。”

    他笑声低颤着从喉咙中断断续续发出,唇角上扬,梨涡隐现,那份尖锐的冷感被柔和,显得漫不经心。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我现在应该怎么玩死你吗。”

    一上一下的姿势,身躯贴得紧密,田烟并拢的两条腿,被他压在长腿中间,失去主张和控制力。

    他吐出每一个字,胸膛的震感都会回馈在她的身体上,就连温热的呼吸,都带着不可抗拒的侵犯,丝丝缕缕渗入毛孔。

    蓄满的泪水染红了眼眶,涟漪波荡,眨眼的顷刻之间,从她眼尾一串串滚落。

    她鼻尖渗红,整张脸像是被扫过一层厚重的胭脂,哽咽的喘声,在他掐脖的力道下艰难发出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身体一僵,瞥眼看去。

    田烟抬起膝盖,大胆的碾磨在他的胯间,生涩的力道不知轻重,来回摩擦,坚硬的膝骨唤醒那处沉睡的野兽。

    他落到膝弯处的风衣恰巧挡住这份光景,从背后只能看到她不断挣扎乱动的脚。

    “只要别让我死,你怎么玩我都可以,你答应过我,不会让我死的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默默侧过了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他感觉气氛变得有些诡异,好像他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一样。

    他用胳膊肘撞了撞身旁的傅赫青,这个榆木脑袋一脸疑问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刘横溢用口型说走,他却莫名其妙,用口型回应:「走干嘛,待会儿得给她收尸」

    「收你的还差不多」

    逄经赋突然掐着她的脖子提起,刘横溢和傅赫青同时回头看去,见他将人往一扇门后拖,女人的双脚滑行在地上,几乎是被提着脖子往前走的。

    “都出去!在门口等着!”

    刘横溢表情一副:你看我说的吧。

    傅赫青纳了闷,掀开卷帘门走出便利店,他才问:“老大干嘛不杀她!怎么突然变犹豫了,这不正常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被风吹得额前刘海乱飞,他眯起了眼,捏着一根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现在才发现他犹豫了,按理来说开车撞到她那天都没杀,就该有问题了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眉头挤成了川字,接过他手里的烟,夹在两指,面前呼啸的秋风,像他的思绪一样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“那你发现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刘横溢咬住烟,用手挡风,打火机试了几次都被风给吹灭,他索性夹着未点燃的烟从嘴里拿了下来,看着居民楼之间夹缝的蓝天,悠悠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只能说那女的手段高明吧,我还没见过老板这副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“性冲动。”

    “?你开玩笑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