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15.白痴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喉咙的打开程度超过极限,她脖子仰得几乎往后断去,两只手求饶地抓着逄经赋的手腕,呕吐的声音断断续续,声音连接不成一句完整的词意。

    逄经赋冷漠地低头,看着她张大嘴巴地干呕,兜不住的口水开始顺着嘴角往下流,艳红色脸颊成荡妇高潮般情迷意乱。

    逄经赋在她的嘴巴里抽插着手指,怎么对付她的逼,就怎么对付她的嘴,性抽插的动作极大地羞辱着她。

    田烟不敢不从,甚至不敢咬到他的手指,她泪眼汪汪凝视着男人置身事外的漠然,嘴巴像个容器一样被他对待着,喉中发出不满的哀求。

    “唔,呜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的手指修长,骨感醒目,拉丝的口水,透明晶莹的液体裹住指尖,湿淋淋的液体显得格外旖旎。

    唯独手背上瞩目的伤疤破坏了这份美感。

    他眯着眼开始在她的嘴里打圈转动,手指摩擦过口腔内壁,触碰在她坚硬的牙齿上,时不时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舌头往外拉。

    每当这时,她就会像个荡妇一样吐出舌头,献媚讨好的眼神深情凝望着他,骚极了。

    “有人说过你骚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左手插兜,袖口旁观着她的痛苦。

    田烟呜咽摇头,努力绷起声音回应,两只手抓着他的袖口,像只撒娇的猫科动物。

    手指突然变了力道,又往她喉咙里狠狠插进去。

    田烟差点以为他要撬开她的喉管,火辣的疼痛刺得她干呕,接着手指抽出,她捂着脖子用力咳嗽,嘴里面填满了锈铁的味道。

    像是故意给她的惩罚。

    逄经赋弯下腰,从地上捡起她的内裤,布料裹着他湿淋淋的两根手指,反复擦拭抽出。

    “记住,随叫随到。”

    他音量不高却十分清晰,听不清情绪的语气,是不容置疑地命令。

    田烟缓解了咳嗽,瓷白小脸上的潮红晕染开,蔓延到耳后和脖颈,她仰起头来,卷翘的睫毛沾着晶体的泪珠。

    “你不动我吗?”

    “动你什么。”

    田烟咬着下唇。

    “你想让我操你的逼?”

    田烟面色淌过羞耻。

    逄经赋笑,气息清冷疏离,将她的羞耻摆在台面上打量,侵犯性的眼神宛如在看一个不值钱的玩物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老子看得上你这种货色?”

    田烟不知所措地眨着眼,垂下头不敢与他对视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当了婊子就别立牌坊,不弄死你,就给我把这份恩情好好记在心里。”

    言外之下,她不过是他信手拈来的玩物,玩腻了就扔,玩坏了也是咎由自取。

    逄经赋离开之后,田烟穿好衣服,收拾干净地上的残液,坐在监控室里等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透过猫眼看门外,发现没有人了,才拿出备用机给谭孙巡打去电话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两声后田烟就挂断了,然后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等待着。

    这是她和谭孙巡约定的暗号,两声挂断,如果半个小时内没有回电话就代表出事。

    一分钟后,电话打回来了。

    田烟等到第三声响起之后,才接通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她没说话,等着那边开口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谭孙巡咳嗽了两声:“我今天请病假,宠物店的猫就拜托你照顾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眉头紧拧,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谭孙巡被监视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车上,傅赫青吞吞吐吐想开口询问的样子,引起逄经赋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他闭上了眼,车内低压的氛围被他肃冷的声音冰冻。

    “您不是要询问这两人的口径是否一致吗,老大。”

    他从便利店出来后一言不发,也没说到底解不解决谭孙巡。

    “先把他给留着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想到提起谭孙巡的时候,田烟的眼神。

    若他们两个关系真如谭孙巡所说的一样,那日后也会是个可以利用的武器。

    田烟一定不会希望看到身边的朋友因她而死。

    “那还要继续监视他吗?”

    “他跟那个卧底之间有什么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普通同事,这两人私生活没什么联络,谭孙巡是暑假工,那个卧底是长期工,都干两年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沉思了会儿。

    “继续监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睁开眼,看向车内后视镜:“卧底名单上剩下的人都处理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正在开车的刘横溢点头:“处理好了,其中有两个在我们找到他之前就死了,自杀的,从留下的遗书来看,他们不希望连累家人。”

    闻言,逄经赋冷笑:“怎么,那些警察保护不了他们的家人吗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打开平板电脑,递上了一份资料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些卧底里面不全是警察,还有很多是私人团队,雇佣在ICPO名下,平时就潜伏在普通人里,大部分都是社会上普通的打工人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接过平板。

    “这些团队们自立门户,没有特定的名字,只有一串编号,团队里会有两名领导,大部分是由他们亲自去社会上挑选可以胜任卧底的成员。”

    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滑动着偷拍的卧底照片,放在人群里还真算不上显眼。

    “那他们挑选的目标都是些什么?专门针对那些需要钱的人吗?”

    傅赫青摇头:“头脑聪明,相貌普通,家底殷实,有从事过教育或高等职位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跟逄经赋的猜想不一样,既然这些人不需要钱,那ICPO要拿什么控制住他们,为团队拼死拼活地卖命。

    傅赫青看出他的疑虑。

    “您是还在担心,这个田烟会是卧底吗?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平板扔给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她长得普通吗。”

    这问题把傅赫青给难住了,他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人,刘横溢嘴角拉扯了一下。

    傅赫青嗫嗫嚅嚅:“我不知道,大学生应该都长一个样吧,她就是那种,看起来就像学生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呢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瞥向刘横溢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就像学生的人,证明她长得就不普通了,能让人第一眼记住个性和特征的,绝对是个美人坯子,不过我相信老板您认人的眼光,您要是觉得她没问题,那她绝对就是清白的!”

    逄经赋重新闭上眼往后靠去:“说了跟没说一样,两个白痴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狗贼:这辈子没这么犹豫过

    「到底是不是卧底!到底是不是卧底!到底是不是卧底!」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