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16.金窝粪坑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十六号是便利店发薪日,田烟抽出午饭的时间,来到银行,将现金全部存在了银行卡上。

    从银行走出来,迎面吹来干燥凛冽的秋风,像刀子一样刮在脸上。

    脸庞碎乱的刘海吹得挡住视线,她用手遮挡着眼睛,直射的太阳光刺进瞳孔里有一瞬间发晕。

    等她走下台阶,看到停在路边一辆加长版的豪车。

    田烟好奇地打量了一番,就发现车头旁边站着的逄经赋,靠着引擎盖正在点烟。

    他穿着毛呢大衣,秋风将他的外套掀开,露出里面深咖色的高领打底衫,浅色的长裤搭配得有几分儒雅,他挺拔修长的身姿置身于人群中的焦点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骷髅打火机甩上盖子放进口袋,吐出一口白雾,立刻被风吹得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逄经赋眯着眼看向正要抬脚离开的女人,勾着手指命令她过来。

    田烟双手插进针织外套口袋,低着头一副胆怯又乖顺的模样,牛仔长裙显得更加学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干什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存钱。”田烟唯唯诺诺,站在她面前像是他的侄女,听着他受训:“今天发工资了。”

    “发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两千三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嗤之以鼻,将烟从嘴中拿下,放在了身侧:“就这点工资天天给人卖命?你去玲珑醉里卖个一周,说不定就有上万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卖身,卖体力。”

    男人眯眼:“我有说让你卖身吗,我让你卖酒。”

    田烟怯懦地抬头看他:“我运气不好,只有您买过我的酒。”

    谁料他不吃这套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这么多钱,也算是你半个再生父母了,你要是给我磕个头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田烟抿了抿嘴唇,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“哥,您在这干嘛呀?”

    逄经赋用食指点着烟杆,把烟灰抖落,风卷起残灰飘向空中,他眯着眼重新咬住烟,双手插进了裤子口袋,直视她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抢银行。”

    田烟噎住了。

    “您真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夸我也知道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台阶传来慌乱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刘横溢和岩轰压着一个膀阔腰圆的中年男人从台阶走了下来,他双手背在身后,跟个刑犯一样,不堪入目的发际线退到了脑袋中间,露出锃光瓦亮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哎呦哎呦轻点,轻点。”

    田烟回头看去,来来往往的路人也都好奇地朝这边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穿着西装,等他走近的时候,田烟看到他胸口挂着的金色工牌。

    银行行长。

    逄经赋确实是来抢银行的,用的还是简单粗暴的办法。

    岩轰看到田烟,问:“老大,您特意叫过来的?”

    逄经赋把烟弹进一旁的垃圾桶:“上车。”

    他转头与田烟对视:“你也上。”

    “我下午还有工……”看到他横眉怒目的表情,田烟默默咽下了话。

    豪车后排的座椅竖排放置,男人被压在了座椅中间的地上跪下,哎呦哎呦地直喊痛,衬衫兜不住他的肥肉,紧绷着勒出布料纤维,隐约有要撕烂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跟你废话,我要什么东西你应该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翘着二郎腿,两只手臂伸直了搭在座椅靠背,一旁的田烟手搭在膝盖上坐姿前倾,如坐针毡,只要她往后靠就能躺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说了!那笔钱虽然是从我们银行转走的,但关于它的下落我是真不知道!哪有人要钱要到银行的啊,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在他身后的岩轰拍拍他光秃秃的脑袋,笑声能阴森地滴出黑水来。

    “你真以为我们不知道,那笔钱转了五张银行卡后,又回到了你的卡上吗。”

    行长慌忙摇头:“我,我根本就没有银行卡!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没有,你老婆孩子有啊,你用他们的身份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黑事儿,你自己心里跟明镜似的,不然我现在就把他们抓过来给你当面对质。”

    “哎!别别别,别!”

    行长面露难色,恐慌地看了看逄经赋,又看了眼身后的岩轰,接着再看看田烟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这是有人给我的任务,他让我把这张卡上的五百万先留着,一个月后再买一套房,把这钱给洗干净了还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堂堂行长还有人能命令得动你呢。”岩轰阴阳怪气。

    行长怕死的讪笑。

    “您也知道的,这钱总绕不开卡,什么高管领导企业家,都拼了命地找我合作,我这人贪生怕死,事儿不敢知道的太多,不做吧,又怕得罪人,干脆就看给多少钱帮忙做,我都不敢打听对方是谁,生怕给我杀了灭口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笑了,低沉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深渊的回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机灵。”

    行长谄媚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可你又怎么知道,你不会被我杀了灭口呢。”

    他脸色煞白,看到这辆车的时候,他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,在他面前的男人,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善类。

    “您……您看,您还想知道什么,我都说,您行行好,饶了我这一条贱命吧,我这要是死了,这么大的官,收拾起来也是个麻烦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挺会给自己脸上贴金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放下腿,向前倾身,手臂搭在腿上,扯着散漫的嗓音。

    “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行长连连点头,额头的冷汗流下来:“知无不言,一定知无不言!”

    “你的银行卡密码是多少。”

    行长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逄经赋挑眉,歪着头,悠闲地像是在看一个即将被枪毙的死刑犯,而他就是那个持枪的执行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458091.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手伸在了田烟面前。

    田烟也哆嗦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银行卡。”那只大手在她面前不耐烦地晃了晃。

    她毕恭毕敬地从口袋里拿出来递给他。

    逄经赋把卡扔给了岩轰。

    “去,把他卡里所有的钱都转到这张卡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!”

    逄经赋拍了拍田烟的脑袋,狡诈的笑容并无多少善意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简简单单两句话就能挣五百万,干什么便利店啊,不如跟着我干。”

    田烟脑袋被拍得往前顿挫。

    她不是掉进金窝了,而是一个粪坑。

    逄经赋把她的银行卡当作洗钱的工具,将她推向法律边缘,让她一人扛着罪名担惊受怕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最近忙着工作,加更会延迟一周,中间也会请假几天,不想追文的可以囤起来一次看个爽,宝们放心追,魏承泽绝不弃坑!有关于更新通知的可以关注微博【未成恩泽】,会偶尔掉落小剧场。

    么么!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