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19.活阎王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岩轰第二天来给田烟送钥匙和手机,便利店里只有祝若云在。

    “田烟请假了,她去兼职,所以今天只有我一个人上班。”

    岩轰纳闷:“没手机她怎么上班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前两天就找好的兼职,一天叁百块呢,我们便利店工作一天才七十多块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她在哪兼职吗?”

    祝若云眨巴着眼睛看他,蠢萌无害的眼,岩轰被看的有些发毛,还以为自己做错什么事儿了。

    “我能问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吗?”

    祝若云说:“你昨天开的车是豪车吧,干什么工作才能挣那么多钱啊。”

    岩轰揉了揉鼻尖:“我就是一个打工的,那车是老板的车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老板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就是……干材料的,卖一些钢筋建材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她踮起脚尖,两眼发光,撑着柜台询问:“那你们工资多少,还缺人吗!”

    岩轰连忙摇头:“不缺,不缺,我们人都满了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失望地站直了身体: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岩轰手指插进醒目的红发中尴尬抓挠:“所以你现在能告诉她在哪兼职吗。”

    “盛塔体育馆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田烟和逄经赋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男人眯着眼打量她红色马甲的胸牌。

    「盛塔体育馆安保员」

    田烟握着金属探测器,隐约有种不安的预感:“请转过身去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走的是VIP安检通道,磨砂玻璃的格子间,只有叁名安检员。

    田烟握着探测器往他后背和腰间扫描,果不其然探测器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逄经赋张着双臂,眯眼不悦地瞪向门外正在打电话的傅赫青。

    傅赫青也不清楚这安检员怎么换了人,之前分明都是打过招呼的。

    田烟听着探测器滴滴滴的警报声,手臂僵硬在那里,回头看了一眼在安检机电脑旁边工作的两位,没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“你跟踪我。”逄经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,我是来这儿兼职的!”

    田烟慌张解释。

    逄经赋两根手指捏着金属探测器,从自己的腰上移开,那警报声终于停止,他瞪着田烟,探究的眼神似乎要将她灼烧出一个洞。

    “又要说这是碰巧?”

    田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,双手捏着探测器唯唯诺诺低下头:“那您觉得这不是碰巧吗……”

    男经理从外面气喘吁吁地跑进来:“赋先生,赋先生!”

    “实在对不住,这人是今天刚来兼职的,前两天就定下的,我昨天没联系到她,本来想把她给调到外面普通区安检,打扰到您雅兴了。”

    经理谄媚弓腰,伸手朝着里面请:“您过去,直接走过去就行,耽误您时间了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看了一眼田烟。

    经理把田烟拽到一旁,她唯唯诺诺低头夹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啊,昨天我让人给你打那么多次电话怎么都没接!”

    “我手机丢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手机丢了还知道来上班啊?你怎么不把自己给丢了呢!”

    逄经赋走过来,从口袋拿出一迭拿皮筋圈起来的钞票递给男经理,他眼前一亮,双手捧过,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当着我的面,开除她。”

    “是!是!”

    狗腿的经理立马指着田烟:“你被开除了!现在立马给我放下东西走人。”

    田烟委屈地把手中的探测器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。

    逄经赋又捏起还没捂热的钞票,从他手中拿走,扔给了田烟。

    “给你的工资,滚吧。”

    经理傻眼,田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逄经赋,像个得到糖果的孩子,捧着钞票,漆黑的眼球锃亮。

    逄经赋压着嘴角,一副凶巴巴的态度:“还不赶紧滚。”

    “收到!”

    她脱掉马甲就跑了,一点钱香味都不留给他。

    “赋先生……这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抬脚离开,朝着体育馆内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过来的傅赫青拍拍经理的肩头,趴在他身边低声道:“他的意思是让你也滚呢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田烟走出人挤人的体育馆,今天里面有个县级网球比赛,明星前来祝贺,阵仗挺大,周围方圆百里被车流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她走到停车场里,数着手中的钞票,正好两千块。

    碰上逄经赋这人,次次都给她送钱,要不是有任务在身,他简直是个财神爷,天天跟在他屁股后面估计都能暴富。

    田烟把钱装进口袋,寻找着共享单车,她前脚刚踏过绿化带往外走,后脚就有两男两女围上了她。

    “叫田烟是吧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人严厉地说道。

    田烟打量着他们,点头。

    女人拿出警察证,打开给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银行卡上最近有大额交易,我们怀疑你参与洗钱,请跟我们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该来的总会来,逄经赋把钱打给她的时候,似乎就没想过这件事。

    田烟抿了抿唇,收回刚才心里那句话。

    什么财神爷,活阎王还差不多。

    警察局。

    面对追问,田烟只说钱是中奖得来的,警察问她买的什么奖,哪家彩票店,什么时候中的奖,又是什么时候去兑换的。

    田烟一概闭口不提,只说忘了,不记得了,托别人帮忙兑的奖。

    两个警察询问得不耐烦,开始说这件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田烟知晓他们的询问流程,见磨得差不多了,便开口道:“我打个电话行吗,这钱是他给我的,你们要问就问他。”

    警官对视了一眼,拿出一部手机给她:“开免提。”

    田烟两只手被拷在桌子上,捧着手机,拨通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打了两遍,在第二遍快挂断后才接听。

    “喂?”

    果然是岩轰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是我,田烟。”

    “哎呦,你可总算联系我了!我去便利店找你,你同事说你在体育馆,你在体育馆哪啊?这路上太堵了,我一时半会儿还到不了。”

    岩轰伸长脖子查看车前的路况,不时地按着喇叭鸣笛,他没记得错的话,老板今天也去体育馆交易了,给田烟还手机只是顺便,他也想跟着老板出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去那找我了,我在四环路平境区警察局,来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岩轰傻眼了。

    让他一个干非法走私的去警察局?这他妈不是自投罗网是什么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