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23.吃葡萄不吐葡萄皮(H)po18.Cl𝔲Ь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葡萄第六颗就差不多到了极限,他压着饱满的果肉往里塞,吃力的陷不进去,逄经赋扇打上她的大腿根部。

    “放松!”

    他用训斥的口吻,教导着她下流的动作。

    田烟猛地夹紧,葡萄变得更加难以塞入,声音带着哭腔哀求:“进不去了……”看圕請菿渞發網站: Уцshцwц.bⅰΖ

    葡萄艰难地塞入半颗,卡在逼口不进不出。

    逄经赋又拿起第七颗,也不管她到底夹得紧不紧,强行往里塞。

    里面的葡萄不知道是不是夹破了一颗,他使劲将第八颗卡在了逼口边缘。

    两颗阴瓣被撑得扩开,合不拢的逼穴,晾晒在空气中缩也缩不住,揉肿起来的阴蒂,充血竖立着。

    她腿根打颤,压抑不住地啼哭声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拿出去……求您了,好胀,已经满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压低了眼皮,探究的眸光严肃起来,晦涩不清的神情,越发强势的侵略感,压迫着田烟裸露羞耻时的脆弱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一句陌生的称呼,带动着他窥觊已久的内心,强大的镇定力荡然无存,怪诞的感觉涌上心头,试图掩埋的情绪跃跃欲试,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“再叫一声。”

    嗓音沙哑得颗粒感十足,捉摸不透情绪的脸色,挟裹着不易察觉的危险气息,令她心生畏惧。

    田烟吞咽了口唾液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。”

    双腿被抓住,突然往桌边拽去,她失声尖叫,手掌撑在玻璃上滑动。

    裙摆掀翻,双腿上举,弯曲的手臂艰难支撑着身后,田烟用尽全力地仰起头保持平衡。

    她听到裤链下滑清脆的声音,紧张感冲刷着裸露的肌体,令她汗毛竖立,强压着恐惧去勾引他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……逄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称呼有着催情般的作用,置身于灯光下的双眸,却幽暗得如一头潜伏的野兽,衬着他气势凌烈的脸,田烟浑身被荆棘缠绕上一样,僵硬在他的胯下。

    “弄不出来,就把它碾成汁。”

    田烟臀部悬空,被他大手托着,屁股搁置在他的大腿上,腰后抵在桌边。

    她的裙摆挡住他胯下的尺寸,火热的肌体温度触碰上她的阴阜,压在洞口边缘的大小,绝不是什么短寸之物。

    逄经赋握着阴茎,龟头滑过粉嫩的阴蒂,阴唇,打旋在洞口边缘的葡萄上。

    男人宽大的掌心掂量着一根浅色粗物,青紫的根筋脉络在柱身周围虬结,龟头硕大,顶端渗出些粘腻的白液。

    他皮肉滚烫的阴茎,抵着葡萄凸起的穴眼中间,推送侵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葡萄被压住,里面的八颗果实一块往里挤压,狭窄的宫腔边缘微微有撕裂的迹象,每进一寸,两壁的穴肉就会用力绞紧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!拿出来,把它们拿出来!”

    田烟挣扎着双腿,异物已经抵达了深处的子宫,涨裂的痛觉,有种葡萄要顽固陷进她身体内,再也掏不出来的恐惧。

    逄经赋牢牢控制住她的大腿根部,眼睛死盯着鸡巴凿进她身体内的动作。

    葡萄被挤得裂开,柔软的果实挤烂出透明的水,他的龟头圆润,裹着粘腻的热液,和润滑的汁水不停向里铸凿。

    紧嫩窄壁的阴道被撑开,酸麻的痛感难以言喻,犹如千万蚂蚁啃噬着逼穴,先前的愉悦感被痛苦包裹,葡萄破裂的声音,发出挤压时汁水咕叽咕叽冒出的水声。

    “慢点……慢点啊!”

    田烟痛吟着仰起头,泛着泪光的眼睛,直视头顶刺眼的白光,散射的光芒折射进瞳孔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逄经赋蛮力挤入的动作俨然不停,透明甜腻的汁水挤出了阴道,顺着臀沟流在他的黑裤和地板。

    温热的逼肉牢牢锁住他的尺寸,进出都成难题,狭窄的肉壁包裹着茎身,粗壮的阴茎没进去了大半根,葡萄榨成的汁水,满满当当锁入阴道。

    逄经赋紧蹙眉头,手上换了动作,往她的两瓣臀部下方托去,抓住她的臀肉,大力顶撞,重重怼入。

    “啊!啊……满了呜呜,好撑。”

    田烟受不住,抓着他胸前的衬衣,泛白的手指绞住他的纽扣,阴茎突然抽出,来不及感受空虚,汁水先行一步往外喷涌,打湿了他的大腿。

    窄嫩的肉壁吮住硬挺的硬棒,紧接着开始上下飞速捣弄。

    田烟仰着头,脖子都快要往后折断了,刺眼的灯光照射的瞳孔,泪水的折射成白茫茫一片。

    她大脑宛若气球,被一波波的浪花吹翻又灌水,只能紧紧抓着这块浮木,手指将他的黑白衬衫上的花纹抓得变形。

    汁水饱满的葡萄被他全部捅破,汁液还没流出,就再次粗暴地怼进她的身体内,迅猛的抽插感,几乎要让她失去平衡,一只手撑在身后艰难地支撑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湿滑的龟头像根坚硬的棒槌,挤压着葡萄残留的薄皮,磨裂着她的敏感点,铆足了狠劲的动作快速顶撞,肉体的拍打声一声高过一声。

    逄经赋倒吸着凉气,像是舒服得不能自已,他紧闭眼睛,眉头拧得厉害,仿佛真正痛苦的人是他,凶残中透出他不常见的弱点。

    “放松。”

    他手心托着她的臀肉向上,再狠狠往下跌落贯进洞口。

    “再夹干烂你!”

    噗呲噗呲的汁水声响得激烈,粗壮凶猛的动作不停套弄,外翻的阴肉,染着清亮的水渍,葡萄皮被捯饬在了逼口边缘,被肉棒给卡住,一半留出来,一半还在里面。

    他猛地往后拔出,葡萄皮掉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田烟声音被撞得像散乱的珠子般连不起来。

    小腹被撑得酸疼鼓起,她身体努力向上抬起,酸痛的手指拽着他的衬衣往前拉,口中多次求饶的话,都被撞得换成了呻吟,哀哀欲绝,仰头只顾得上哭了。

    又疼又爽,又胀又酥,这种感觉几乎要逼疯她。

    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初经性事的她当然受不住如此狂野的顶弄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她肥软的臀肉抓得凹陷,悍腰挺动,如海浪绵延不绝。

    不休不止地贯穿让她在抽搐中崩溃,翘起的脚趾用力蜷缩,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涌上头皮,在要命的胀痛中,刺激到第一波高潮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