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24.玩死你(H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在高潮中混混沌沌,逄经赋提着她的后颈站起身,猛地将她甩到沙发靠背上。

    田烟抱着靠背,腰从后被提起,看起来像是要大干一场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眯着眼,来不及回温刚才高潮后的颤抖,空虚感的穴又挤进来粗壮的巨物,汁水包裹的阴茎,蛮力挤入黏液的逼口,结结实实填满她的小腹。

    蓄满精液的睾丸拍打她肥美的蚌肉,发出淫靡的声响。

    接二连叁的干扁葡萄皮从她的阴道中抽出。

    “咿啊——”

    田烟崩溃把脸埋在真皮沙发,指尖发白地抓紧黑色皮料,受不住地把腰往前倾,大手捞过屁股,强制往后抬起。

    强悍的腰身开始无休止的干弄,一波拍打高过一波,次次碾磨到她的逼口深处,捅在脆弱的宫口前不断顶弄,榨汁的淫水都是葡萄味。

    阴茎剧烈撞击着她不停摇摆身体,狭窄的宫胞都要被顶开了,裙摆被推到了腰后,露出两瓣浑圆的屁股,每撞击一下都掀起阵阵肉浪,弹嫩的软肉,看了只叫已经上头的男人失去理智。

    他带着羞辱的意味掌掴上去。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“啊啊!”田烟崩溃仰起头,重力的殴打,敏感的身体绷紧了想要挺直腰身,却又被捞着腰固定。

    软弹的臀肉覆上一层醒目的掌印,蛮力的抽插动作俨然不停,生茧的大掌游走在她背后的肌肤,穿过她的裙摆,往瘦弱的脊骨抚摸。

    粗糙的茧子带来沉甸甸的摩擦感,指尖挑逗着她的侧胸,食指勾着内衣边角挑起,然后猛地松开发出“啪”的一声,回弹到她的肌肤上,反馈出酸麻的痛感。

    “别玩我……别玩我。”田烟无助哭喊。

    逄经赋胯下的动作突然慢下来:“玩你?”

    他用极致缓慢的速度,阴茎强硬向里寸寸怼着,硕大龟头恣意刮过层迭细嫩的肉褶,整根阴茎满满当当灌在甬道中,被他的侵入溢出透明的水。

    过程让她清晰地感受到逼肉被推开,和填满的饱腹感。

    “呜啊……呜啊…呜……”

    田烟有些受不住,捂住肚子才发现上面已经凸起了一层肉褶,清晰地抚摸到埋藏在她肚皮里阴茎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爽吗。”

    他冷静的嗓音宛若一桶冰水沁入她滚烫的身躯。

    背后肌肤紧贴,呼吸声吹动她耳朵上的绒毛。

    田烟嫣红的眼尾溢出了泪,趴在沙发靠背上哽咽:“爽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爽了怎么能是玩你,逼咬着我拔不出去,我还没说你玩我,你倒是恶人先告状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喘息着摇头,因为阴茎的压迫感,她连哭声都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男人茧子厚实的指尖挑开内衣,从她的侧胸一路抚摸进去,整个手掌都钻了进来,然后握住巴掌大的酥胸,掂量在手心中揉捏。

    他揉着她的乳肉,去捏她早就挺立的奶尖,把一小粒粉肉搓揉压扁,掐在指尖中来回旋转,拧紧。

    电流顺着他的指尖往上窜,酥麻了全身,田烟情不自禁夹起腿,小腹又热又涨。

    双腿止不住地发软,跪在沙发都跪不稳,逼里还插着男人的鸡巴,坐也不是,跪也跪不住。

    她的哭声咬得鸡巴一松一紧,明摆着是在不知死活地吸吮它。

    “我会让你知道,什么才叫玩死你。”

    田烟的头发突然被他抓住,脸朝着沙发坐垫猛地压上去,屁股翘得比头高。

    凿进体内的鸡巴气势汹汹冲进来,猛地拔出,凶悍的过程带动着脆弱的逼肉翻搅,外翻的阴唇被整个拉出又全部顶入。

    浮起的青筋剐蹭着紧致的肉壁,层层迭迭的媚肉被顶开,强悍的腰胯以一种极高频率进出,撞击腿间,发出令人羞耻的啪啪水声。

    田烟的面颊挤压变形,她张着嘴却无法呼吸,狰狞的五官透露着一丝绝望,指甲不断剐蹭在真皮料子上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眼球都快要被挤扁,密密匝匝的血丝涌上白色的眼珠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呜……不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下身挺动快速,如同机械的打桩机速度俨然不停,水打湿他的黑裤,只从拉链里掏出的鸡巴,直杵杵地捯饬没入,他衣冠整齐,看不出任何淫荡的状态。

    田烟的裙摆落到腰背,浪荡地裸露着屁股,犹如求操的母狗跪姿,在他身下受辱。

    臀部肉浪拍打激烈,她窒息潮红的脸,攀登着高潮悬崖,稍有不慎,就跌落被玩弄致死。

    小腹猛然抽搐,身体不断筋挛着,从她体内泄出一大股水,浇灌在涨红的龟头上。

    “爽?”

    逄经赋压着她的头,不允许她起来,单膝跪在沙发,冷漠得像座石膏雕像,审问的威严不容反驳。

    田烟近乎窒息,求饶的态度,诚恳地在高潮中谢罪:“爽……爽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低垂着浓密的眼睫,一只手压着她白皙的腰窝,摁出几个醒目的瘀青印。

    他突然拽着她的头发往上提起,终于得以大口呼吸的田烟拼命张着嘴,享受着来之不易的仁慈。

    “知道自己现在像个荡妇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把她的脸提到眼前,胯下还在时不时地往她宫口里挤,速度不急不躁,清脆响亮的啪啪声,带着嘲弄与羞辱。

    他手中的头发提着她的头颅,身体因为撞击不断摇晃。

    田烟疼得面目狰狞,双手撑着沙发扶手,拼命往上仰起头,以此来减轻痛苦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痛,肚子好胀……要烂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重新压着她的头砸下去,即便是柔软的真皮材质也把她给砸懵了,粗壮的鸡巴噗呲一声捅进来,她痛苦地急促喘气,承受残暴的高频率撞击。

    逄经赋语气挟裹着不满的狠戾,咄咄逼人。

    “不知感恩的东西,让你爽了就该好好感谢我,少给我说这么扫兴的话!”

    田烟崩溃得有些绝望,她手指蜷起攥握成了拳头,宣泄地哭喊,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谢谢逄先生……谢谢…逄先……生啊!”

    卑微的哀求声助长了施虐者的火焰,逄经赋似乎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嘴角上挑的狞笑,他飨足地享受着这场充满凌虐快感的性事。

    田烟香艳旖旎的姿势,撅着屁股被他干得死去活来,那一身清冷衿贵的气质,变成失去理智的屠杀者。

    疯了般的撞击,对付着宛若快要濒死的美人,她发出无声的战栗哀嚎,绝望地挣扎着双腿试图前爬,背后的腰窝被他给紧压下去。

    疯狂的撞击和摩擦,痛苦已经大过了欢愉,可就是在这生不如死的爆肏下,她还是被活生生顶上了高潮。

    鸡蛋大的龟头挤开了宫胞进去射精,冰凉的浓精恨不得将她的子宫都灌满,最后关头男人才终于揭开面具,露出艳色潮红的面颊,舒服的仰起头呻吟一声。

    泛着汗水的面容,在头顶刺目的灯光照射下像是在闪闪发光,素来不近人情的倨傲,在这样的神色上,显出了一股反差感极强的蛊惑意味。

    田烟的脑袋缩在沙发扶手和坐垫下面的缝隙里,像个龟壳一样淫荡撅着屁股。

    裙摆已经被推到了脖子,后背上大片白皙的肌肤,裸露着汗渍沁出的光芒,瘦弱的蝴蝶骨凸起性感的姿态。

    她的细腰一捏就碎,逄经赋火热的手掌,渴望的抚摸在她柔软的脊背摩擦,他看向她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欲壑难填的贪欲,不明白这就样一具脆弱的身躯,居然能让他满足得如此畅快。

    手臂的青筋脉络因发力而清晰明显,田烟呜呜咽咽,求他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等逄经赋移开手,腰窝处的瘀青加深,泛起了青紫,肌肤上留着属于他的痕迹,竟叫他心动得有些开心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