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29.扇奶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笔记本电脑传出乱糟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画面上,怼在玻璃窗拍摄的镜头歪斜颤抖,放大了两倍后像素变得模糊,最终镜头锁定在了酒吧角落里的一张桌上。

    逄经赋嘴里咬着烟,烟雾漂浮在眼前,遮住晦暗不清的视线。

    他手中组装着M1911手枪,动作娴熟敏捷,一边看着电脑屏幕,一边心不在焉地卡上枪支。

    他对手枪的每一寸构造都了如指掌,零部件在他手中互相拼装,发出轻微的机械声。

    随着最后一个零件咔嗒合上,视频也播放到了结尾。

    田烟的手放在那男生的头上,定格住一张灿烂的笑脸。

    烟雾从他唇中缓缓吐出。

    逄经赋把枪扔下,食指和拇指捏着烟,从嘴里拿下。

    被尼古丁侵染的嗓音沙哑低沉:“齐胜吏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在跟踪她。”傅赫青站在沙发旁,双手背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我让他跟踪两天了,就给我这一个视频,其他的呢?”

    逄经赋打量着还在燃烧着烟蒂,猩红的火苗忽明忽暗,语气淡漠不明。

    “您需要的话,我现在就把他叫过来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沉思了一会。

    “把田烟给我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将烟蒂燃烧在烟灰缸中,起身走去玄关,用指纹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傅赫青离开后,逄经赋沏了杯茶。

    他倚靠在橱柜,将茶杯送至嘴边。

    袅袅升起的烟雾浸染着毛孔,另一只手托举着胳膊。

    优雅的黑色丝绸居家服,光滑柔软的面料贴合他的身体,长裤宽松而舒适。

    特意定做的裤脚,长到落到脚后跟处,他赤脚站在大理石地面,脚背骨骼性感得根筋分明。

    逄经赋第一次觉得在等待的时间里,还可以再做些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奇怪的情感让他有些不适,一旦无所事事,就会变得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逄经赋眯起眼,沉静的眼神深思熟虑着,最后看向了客厅茶几,电脑旁边的烟灰缸里,留下的狼藉。

    是不是该收拾一下卫生了?

    他想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田烟来的时候头发还是湿的,穿着黄色睡裙,过长的袖子耷拉在腿侧,整个人看起来幼稚娇嫩。

    潮湿的发丝在她的脸颊上留下晶莹的痕迹,水珠的滋润下显得柔嫩透亮。

    逄经赋看向她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傅赫青忙不迭解释:“我去的时候她刚洗完澡。”

    田烟眨着眼睛:“逄先生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逄经赋对视上她故作单纯的眼神,两人一上一下,田烟仰着头的样子像个初中生。

    他伸手关上门,把傅赫青挡在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把你叫来,是要告诉你一件事。”逄经赋走去客厅。

    田烟藏在袖口里的手紧张攥紧,心里不断安慰自己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弯腰拉开抽屉。

    田烟以为他会掏出把枪。

    逄经赋拿出她的银行卡,勾着手指让她过去。

    田烟捏不准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极度紧张的心情,她走路的时候都是轻飘没知觉的。

    “脱鞋!”

    田烟回过神,连忙把脚上的拖鞋踹掉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蹙起的眉头稍纵即逝。

    田烟举起双手,捏住他递来的卡片:“这里面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没钱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诧异的表情,逄经赋说:“你不是不要我的钱吗,不过我这人向来仁慈,帮你还了一笔债务。”

    他捏着中指,弹了一下银行卡的卡片,发出清脆一声,轻浮讥笑。

    “还了一百叁十万,你的债务还有一千两百万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的债一共才八百多万!”

    逄经赋看得出她有些急了,挑眉露出那副玩世不恭的样子:“利息不要钱?成天打工,你那点钱还不够抵你利息。”

    田烟脸上的表情有点别扭。

    逄经赋只是帮她还上了一笔利息而已。

    将近叁十岁的老男人,头脑就是精明。

    他知道唯一拿捏她的手段就是通过债务,所以他不会一次性把她的欠债给还清,而是一点一点地给她甜头,好让她攀上他这棵参天大树,染了甜瘾想离开都难。

    “该怎么回报我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名正言顺扯出下一步贪欲。

    田烟双手握住银行卡,放在了身前,乖巧依随:“您想让我怎么报答。”

    他黑眸冷冷清清,垂目盯着她淡粉色的唇珠。

    “给我口。”

    田烟硬着头皮,暗暗咬牙。

    “……除了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    田烟手心软肉被卡片的棱角压得凹陷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除了这个。我的嘴巴不是生殖器,这是我用来说话和进食的面部器官。”

    “听起来你好像觉得很屈辱?”

    “当然了!”田烟言辞有利:“难道您不觉得很脏吗,要是您,您愿意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昂首伸眉:“想试试?”

    田烟有些不自在,昨天踹她的时候,她就已经摸清他的脾气了,现在这副似笑非笑的状态,让她感觉随时都会被再来一脚。

    田烟想了下。

    她双手交叉,抓着睡衣裙摆,果断掀开衣服从头顶脱掉,洁白如玉的躯体映射在逄经赋的眼睛,他不经意间眨了两下。

    银行卡和衣服一同掉在脚下,田烟赤裸着站在他面前,握紧了双拳,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您操我吧,想怎么操就怎么操。”

    这一幕把他气笑了。

    “老子凭什么奖励你。”

    他一巴掌挥到她的奶子上,田烟疼得娇嗔,抱住了胸口,又被他拽着胳膊扯开,浑圆的乳房扇出了一道巴掌印。

    “不穿内衣就跟他走,你他妈是有多骚,谁掀开你的裙子都能看见你的裸体是不是!”

    他反手又给了一巴掌,圆鼓鼓的奶肉被当成气球一样拍打,一颗撞着另外一颗摇晃起来。

    两个雪白奶子的掌印对称,田烟夹紧肩膀,低着头呜咽。

    “骚不骚,问你话呢!”

    她脚趾蜷缩了起来,一条胳膊被他捏在身前,试图用另一只手去挡。

    “还敢挡!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屈辱的掌掴再次扫过充满弹性的奶子,响脆的巴掌声犹如给了她一记耳光。

    他抓着她的手,用力捏紧四指,手指凸起的指骨,互相碾磨得都要裂开了。

    “呜啊!疼!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疼死你!”

    逄经赋又加大了力道,田烟疼得跳脚,包在他掌心中的四根手指,死活都抽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连吊带都不穿,就是专门来给老子送逼的吧?不如换个方式报答,让老子打爽了,你这趟来也算有点用。”

    他指尖弯曲,用食指与中指的指侧,夹住乳尖往后扯,乳胸被迫扩开,绷直成一个叁角形。

    田烟幽咽着往前挺起胸,泪眼婆娑仰望着逄经赋。

    “轻点……轻点…求,求您了,逄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坦荡露奶的她,这样看来跟个荡妇没什么区别,纯真怯懦的眼神,能勾人的拉丝。

    逄经赋咒骂了她一声,只觉得气血翻涌,举着巴掌,接二连叁扇上两个小皮球,田烟躲也不躲,低着头站得板正,除了被力道打得有些倾斜之外。

    她闭眼咬牙,泪珠盈睫,两颗白乳被揍得红扑扑,皮下血管充血,微热的燥感蔓延,血液在毛细血管里急速流动,冲击的力道使得颜色变得更加鲜艳。

    泪珠跟随着扇打后身体的晃动而掉落,头顶传来男人愈加粗重的喘息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