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30.掐脖肏逼(H)二更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餐桌坚硬的边缘硌着田烟腰窝,她矫情,疼得哼唧,逄经赋撑住她的腋下,不费吹灰之力把她抱到了桌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“腿分开。”

    她像个乖巧的学生,听从老师的教育。

    双手撑着木面纹理光滑的桌面,把腿打开,露出鲜嫩殷红的花唇,翕张着被汁水浸得发亮的小肉洞。

    “那两巴掌把你骚水扇出来了?”

    他吊儿郎当的讥笑,格外下流。

    田烟偏首忍耐,眼眸湿润。

    逄经赋食指压着她的阴蒂,田烟娇嗔一声,往下顺利滑进了汁液流出来的地方,缝隙湿润。

    塞进去的手指旋转蹭刮,颗粒感的肉壁紧紧吸咬,外面的手掌压着阴蒂蹭弄着,不断向下施压,掌心左右碾磨,快感让她止不住地颤抖,被迫扬长天鹅颈呻吟。

    她脸颊微醺,眸光湿润,红艳艳的樱唇张开发出喘淫: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看得喉咙发紧,声音沙哑:“嘴巴堵不住是吧?”

    田烟知道他什么心思,委屈地咬紧了下唇,这副模样更让他歹念滋生。

    真丝睡裤把他胯间的肿胀,勾勒得硕大醒目。

    他用带水的手指脱下裤子,握在手心中的肉茎狰狞沉甸,茎身脉络虬结,上前抵在水光泛滥的穴口。

    光滑的龟头压着阴蒂研磨顶弄,敏感的马眼反复蹭着肿胀的阴蒂,两人都刺激得有些失魂。

    龟头下滑,分开了互相吸咬的两瓣薄嫩阴唇,朝着穴眼里推送置入。

    穴口缓慢撑大,边缘崩得透明,吃力地含下不匹配的尺寸。

    “呜啊,呜哇。”

    田烟受不住,两只手扒住他胸前的衣物,把他当成救世主,又把他当作侵犯她身体的外来者,逼道蠕动试图推他出去,欲拒还迎的声音叫得他销魂蚀骨。

    “你是真该死。”逄经赋骂她。

    田烟呜咽埋下头,看着他庞大的身体挤入她的腿间。

    逄经赋捏住她的大腿根部,朝着两侧分开,竟轻而易举地就把双腿摆成了一字马。

    “这副逼样就是天生让男人操的,嗯?”

    他说着,猛地挺身挤入,黏腻的水声发出咕唧一声,膨胀的龟头顶入下垂的宫口,田烟惊声尖叫。

    “太深了……逄先生!”

    逄经赋捻住一粒乳头,柔嫩的乳尖,在粗粝指尖的刺激下膨胀硬起,收紧乳口,把绯红的奶子拉的变形。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鼻腔里的热气直面扑到她的脸颊,他的欲望有多深沉显而易见。

    田烟泪眼汪汪地看他,握住他掐着奶子的手腕,把他的大手移到了自己的肚子上,可怜巴巴弓着腰。

    “你摸摸……”

    “都凸起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呼吸都凝滞了。

    他紧闭了眼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抽出手后一巴掌扇上她的奶子,掐着田烟的脖子,瞬间将她放倒在桌面。

    胯下迅猛的速度顶得餐桌都往后移了几厘米,桌脚蹭在地面发出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咬牙启齿掐着她怒意顶操,理智近乎湮灭,眼神像是把她给当成仇人,骨子藏匿的暴性,他如同怔了魔般,快速炮击。

    肉棒形成重影,极速没入,磨人的龟头卡在宫口,奋力拽着它往下拉扯,然后又给顶回去。

    田烟绷直身子,逼不得已屏住呼吸,只觉得魂都要被顶出去了。

    腹部挤压的胀痛和快感双重折磨,娇颤的呻吟居高不下,变成了无尽的哭喊。

    他怒意不止扇上她的奶子,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感让她仰起脑袋,大张唇齿。

    即将要出声的凄厉惨叫,被生生扼杀在喉管里。

    逄经赋捏着她变形的脖子,挤压里面脆弱的喉管,怒目圆睁的他有几分肃冷的杀意,睚眦暴怒。

    内心蔓延起恐慌,田烟心中一凉,本能地想要挣脱他的禁锢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老子很好说话?”

    他歪着头,残忍辱虐。

    “别他妈勾引老子,老子之前就警告过你!”

    “你当老子是你的什么玩物?”

    他手背暴起青筋,潜藏在皮肤下的力量一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那些青筋如同细小的蛇腾跃在皮肤表面,随着他使劲的动作,青筋纹路迅速扩张,肌肉紧绷,把她掐得眼眶发涨。

    血液聚积在脖颈,两侧的太阳穴突突弹跳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他胯下还在持续野蛮地撞击,一次又一次操开宫口。

    沉重的餐桌都在不停颤动,他把桌子顶得往后移,再上前一步紧紧粘着她的身体撞击。

    要死了……

    心脏跳得几乎要从胸膛中蹦出来,生理性的泪水沾湿了鬓发。

    田烟握住他的手腕,求救地拍打,失声的嘴巴,哑巴似的绝望张大,双腿缠绕上他的腰胯,像条细长的蛇紧缚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逄经赋绷紧的五官挤皱,眉心压成了川字,眼神阴鸷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,张嘴,朝着她吐出来的舌头一口咬去!

    田烟疼得瞳孔都扩散了。

    舌尖被他吸吮,不是缠腻的接吻,而是像条狗一样逮着她啃,把她舌头咬破,最后再把口水吐进她的嘴里,标记一下他的战利品。

    手腕松开。

    田烟猛地咳出声,咳嗽声沙哑而猛烈,每一声都伴随着剧痛,仿佛有千百根针刺在她的喉咙里。

    “敢吐出来,脸给你扇烂。”

    眼睛因为窒息而红肿,泪水源源不断滚落而下,她捂着脖子,拼命地试图呼吸,为了不让口水流出,只好仰头张着嘴,咳嗽声让逼口紧锁鸡巴。

    逄经赋仍是操的固执,每次都把整根陷到底,将她柔软的阴道都捅成他的形状。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啊,咳——”

    田烟的脸宛如被烧了一样,连同眼珠一块爆红。

    她终于缓过气,咽下了嘴里的东西,哭喊声哀婉而绝望。

    “轻点……求求您,求您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肚子被顶的受不住,即便有再多的水,也经不住他如此庞大的性器折腾,肉棒带着翻出来的逼口,红的像血,就快撑得破皮。

    方才的怒火像是没有在他身上发生过,逄经赋目光冷淡,说是在操穴,更像是在专心致志地惩罚她。

    电话响了,沙发上的手机震个不停,被他敏锐的听觉捕捉到。

    他拔出肉棒,缩不回去的逼穴扩张成一个肉洞,拉丝的淫水黏着龟头拔出。

    逄经赋拍拍她通红的奶子,掀起一波颤抖的肉浪,他故意使唤着她。

    “去,把我手机拿过来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