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37.田野的田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电话一直打不通,周末,田烟来到熙叶路。

    她问了路边的奶茶店,认不认识林伢,店员用棒槌榨着柠檬汁点头:“认识啊,那个高中生吧,你找她?”

    “对,你知道她平时都在哪兼职吗?”

    店员停下手里的东西,提着脸上的透明口罩:“我想想啊。”

    “反正就是在这附近,不是奶茶店就是发传单,要不你找找看?”

    田烟露出无奈的笑:“都找过了,没有她。”

    店员挑眉一副惊讶:“她周末还会休息?这倒是稀奇。”

    田烟以为白跑一趟,又听她问:“今天几号啊?”

    “二十九。”

    “那今天是农历十五啊,你去利德敬老院里找她,她每个月十五都去做义工,肯定就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这样啊,谢谢。”

    店员摆手:“没事儿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利德敬老院是个公立养老院,距离熙叶路只有四公里。

    田烟买了两箱银耳粥,捐赠到服务台。

    护士让她填写捐赠人姓名和手机号,田烟摆手拒绝,询问:“今天的义工名单里有一位叫林伢的吗?”

    “林伢?有啊!她就在一楼最里面的活动室呢,你跟她是朋友啊,怪不得会来捐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护士对她似乎很熟悉,田烟询问的每一个人,都对林伢的印象不错。

    勤工俭学、富有爱心、热情开朗。

    田烟来到活动室外,通过门上的玻璃窗,发现林伢就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穿着红色的义工马甲,拿着针织毛线,站在一群坐着轮椅的老人中间,绘声绘色地讲着针织的顺序。

    从她脸上的笑容不难看出来她是真的很开心,周围的老人们听得聚精会神,眼神无一不被这个小太阳吸引。

    田烟站在门外等了半个小时,活动课结束。

    林伢打开门就看到了她,露出惊讶的表情:“田姐!”

    “你还认识我呀?”

    “当然啦,田姐这么漂亮我一眼就认出来啦。”

    林伢嘴巴甜,大概是长时间在敬老院里跟老人说话的原因,语气也带着撒娇的调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去熙叶路找兼职,听人说你在这里,便想着来这里看看,我还没来过敬老院呢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啊!”林伢立马稔熟搂上她的胳膊:“那我带田姐你转转,你别看这儿都是老人,但你能在这听到的八卦绝对比外面多。”

    田烟跟着她往前走,她指着路上的理疗室等牌子询问都是干什么的,林伢像个这儿的专业人士一样给她解答着。

    问她为什么会来敬老院做义工,林伢说想给自己积德,每月农历的十五恰巧是圆月,听闻一些遗闻逸事,觉得在今天这个时候积德最能带来好运。

    “你爸妈知道你平时来这里吗?”

    林伢拦着她的胳膊,龇牙笑了笑,田烟没错过她脸上一瞬闪过的勉强。

    “我妈妈在生我的时候去世了,我爸在外地工作,他不怎么关心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方才她口中想给自己积德的话,田烟也明白了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那平常就你自己一个人生活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叔叔姑姑之类的亲戚?”

    林伢说:“有一个舅舅,但我们不常往来,而且我觉得他比较讨厌我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因为是我害死的妈妈,让舅舅失去了一个姐姐,他怎么着都不会喜欢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问问又怎么知道他喜不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林伢头摇成了拨浪鼓,坚定拒绝这个提议,还跟她比划着。

    “你都不知道他长得有多吓人!浑身都是腱子肉,他要是发起火来,我估计我得死在他手里面。”

    田烟失笑:“你还小,不知道有些人的喜欢是不露声色的,他失去了姐姐,又怎么会舍得再失去你呢。”

    林伢不说话了,田烟也不觉得自己仅凭两叁句话就能改变她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林伢也停下。

    “最近有什么人来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干什么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想拜托你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田烟望了望四周,她出门的一路都在观察,而齐胜吏今天好像没有跟踪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把上次,我们一起去地下停车场看豪车的事告诉别人,可以吗?”

    田烟语气恳请,带着颇为严肃的神情,直视着林伢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林伢没有犹豫地应下。

    “还有,如果最近走在路上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人,或者感觉不对劲的地方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田烟拿出手机,正准备输入下已经背熟的电话号码,又停顿住,抬眸看她:“你的电话号。”

    林伢回过神,报了一串数字。

    “田姐,是发生什么事了吗?为什么我会遇到奇怪的人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。”田烟拨通了她的电话,冲她笑笑:“不过别担心,只是以防万一,你不会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田烟看到她把电话号码备注:姐姐。

    “你手机屏幕修好了呀。”林伢指着她的手机,又疑惑地撅起嘴:“不对,你换新手机啦,还是最新款的。”

    “眼还挺尖。”田烟将手机放进口袋。

    “可以的话,把你的课表也发给我一份吧,还有你的放学时间,我方便联系你。”

    林伢甜甜道了一声好。

    田烟跟她告别之后走出了敬老院,前院的花园里有很多老人在活动,草地上坐着不少家属,陪着老人孩子一块聊天,今天是周末,这里格外热闹。

    院内有一棵巨大的梧桐树,已近落叶时节,金黄的叶子明显稀疏了许多,掉落的叶片荡漾着下坠,恰巧一片叶子,落在下方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头上。

    田烟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头发花白,肩膀披着一件羊绒披肩,手中托着一本书,与周围置身轮椅发呆的老人不同,只有她戴着优雅的单边眼镜,链条垂在左侧的脸旁,另一边挂在耳朵上。

    老人伸出手,摘下头顶的叶子,捏着叶柄旋转在指腹,不知在思考着什么,久久没有别的动作。

    一名护士从田烟身边经过,突然被她抓住胳膊。

    护士吓了一跳,手中摞着的毯子差点掉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叫什么!”

    田烟指着那棵梧桐树的下方。

    护士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去,目光被老人吸引住。

    “叫什么我忘了,但她姓田。”

    “田野的田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