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43.把你胳膊卸了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逄经赋掐着她的脖子往地上压,田烟真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杀意。

    窒息的锁喉,太阳穴突突狂跳,她面色红得狰狞,抬手求饶地拍打他肩膀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她拽去浴室,用掐脖的方式去拖她。

    田烟后背滑在地面,崩溃踹起双腿,脚不停地蹬地。

    浴室里还残留着他刚才洗澡的蒸汽,气温粘稠又稀薄。他脱下了她身上全部的衣物,把她按进浴缸,开始放水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咳,咳咳啊。”

    田烟趴在浴缸边缘咳嗽,见他挤着沐浴露,往她的额头、脸上、胸前、小腹用力涂抹。

    田烟这才知道他生气的点在哪里。

    不是她擅自离开,是她撞进了其他男人的怀里。

    这个疯子……

    “疼,我疼,轻点,哥,疼啊。”

    他大手鲁莽搓着她的胸口,把她的皮肤都给搓肿。

    即便有衣服隔着,还是让他发了疯地感到膈应。

    田烟推着他的胳膊挣扎,逄经赋怒意爆发,甩开她的手,掐着她脖子,指着她鼻子低吼:“你再敢反抗老子把你胳膊卸了!”

    那只手悬在半空中,承受着无形的重负,它颤抖得厉害,手背上的血管因为用力过度显得格外突出,仿佛要迸裂开来。他真能做得出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田烟握住他掐脖爆筋的手背,眼泪开始一滴一滴往下掉,湿润的睫毛挂满泪珠,润红的面颊流淌着一道道水痕。

    她窒息呜咽,逄经赋充耳不闻,继续开始他的清洗过程。

    洗干净了,逄经赋把人逮到床上,用后入的姿势将她操趴下去,田烟撑着手臂想起身逃跑。

    几番挣扎下,逄经赋扇红田烟的屁股,结实的手臂将她的腹部圈起,牢牢桎梏住她的腰。

    狂妄地撞击令她干呕声不断,揉着阴蒂不断刺激她到崩溃,生理反应泄出的水,促进着这场丧心病狂的性交。

    -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踮起脚尖整理着展示香烟的柜台。

    她回头看去,谭孙巡和她对上视线,他很快撇开,朝着零食区走去。

    谭孙巡金黄色的卷发,像只金毛犬,明明是个男人,长得还有些幼态,穿着白色牛仔衣,显得干净利落,格外有青春气息。

    祝若云没忍住多看了几眼,打量着在展示柜中间游走露出的发顶,被自己的幻想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金毛犬。

    谭孙巡将两包薯片放在柜台上。

    祝若云拾起扫码枪,听他问:“你们便利店几点下班。”

    “九点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运动手表,现在是早上九点半。

    “真辛苦啊,你一个人上十二小时班?”

    祝若云对他突如其来的关心搞得有些懵。

    “这两天是,我们还有一个店员,不过她最近没来。”

    谭孙巡点开付款码,笑道:“身体不会累垮吗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对他的关心更奇怪了,他们也没见过。

    她扫描着他出示的付款码说:“其实也算不上特别辛苦,店长说这几天可以给我双倍工资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么好?你们另一个店员什么时候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她没走,就是叁天前没来上班而已,估计过两天就回来了,可能是遇到什么事儿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行,改明儿我也考虑来你们便利店上班。”谭孙巡拿走两包薯片,头也不回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头顶的电子铃声发出欢迎光临的声音。

    祝若云噘了噘嘴。

    她才不要跟男生搭班,但愿他不要来才是。

    谭孙巡把一包薯片夹在腋下,拆开另一包端在手里,拿手机拨给了朱双翁。

    正等待接通的空隙,对面走来一个红头发的男生。

    看长相年纪和他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谭孙巡多看了他一眼,发现对方也在看他。

    谭孙巡抿嘴,往耳朵一侧拉了拉,内心肺腑:

    红毛,非主流。

    电话接通,谭孙巡和那人擦肩而过:“老朱,人没找到,你那里有线索吗。”

    岩轰推开便利店玻璃门时,还回头看了一眼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染一头黄毛,长得跟个狗一样。

    “欢迎光临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擦拭着身后的柜台,转过身,岩轰朝她扬起嬉皮笑脸。

    “你好啊。”

    她愣了一下,然后又反应过来:“非主流弟弟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岩轰脸色当即垮了。

    他看起来明明很成熟好不好!今天皮衣里面还特意穿了一件白衬衫,完全是跟着傅赫青学的搭配。

    祝若云连连摆手:“不是说你头发颜色不好看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嘛叫我弟弟!”岩轰不喜欢被别人说年纪小。

    “你上次接田烟,我以为你是她弟弟。”

    岩轰其实都快把田烟给当成老板娘了,但他肯定不能这么说。

    面前这丫头看起来一副缺钱还不精明的样子,他说完这个称呼,肯定要被打破砂锅问到底,询问你家老板是谁。

    “……我算是她半个弟弟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一副:你看我猜得没错吧。

    “那田烟——”

    “她最近生病了,我来帮她请个假,得请一周吧,你帮忙跟你们的老板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严重吗?什么病啊。”

    “发烧感冒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我一下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跑去零食区,拿了几包膨化零食和软糖,结账的时候用了自己的付款码,装进袋子里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给田烟!”她严肃地告诉他,仿佛手里的不是价值几十块的零食,而是独一无二的传家宝。

    岩轰当然不可能把这些东西给田烟。

    不是她喜不喜欢吃,而是老板不喜欢。

    他上了车,把东西扔给副驾的刘横溢。

    刘横溢正抽着烟,看到腿上的东西,把正在燃烧的烟蒂举向打开的车窗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。”

    岩轰关上车门:“田小姐的女同事给她的探病礼物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捏着塑料袋子的把手,扔到了后车座上。

    “垃圾食品,越吃越病。”

    岩轰笑乐了,拉过安全带系上。

    “去哪。”

    “医院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113了?”

    “那儿有老青守着,你去了又不会组装枪,还不如去汇报一下范寺卿的进度。”

    岩轰沉默的发动起车子。

    本来昨天他是想去汇报,范寺卿组织军队的进度,结果误打误撞,让田烟得了一顿惩罚。

    逄经赋把田烟给收拾进了医院,高烧不止,到现在还没退下来。

    停在路边的奔驰越野车,打着转向灯离开。

    躲在电线杆子后面的谭孙巡,拧着油门,驾驶着小电驴跟上,头盔前的挡风塑料板遮住他半张脸。

    谭孙巡对蓝牙耳机里正在通话的朱双翁汇报:

    “找到狗贼的线索了,田烟很可能在他手里。”

    多亏田烟之前告诉他们,狗贼经常开的车和牌照号码。

    不然谭孙巡还真不能发现,那红毛非主流居然是狗贼的人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