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45.执行任务的第一原则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逄经赋给她的阴道上了药,耐着性子没挑逗她,不然喷出水,药就白抹了。

    烧退得差不多了,田烟意识清醒却装得糊涂,使唤着他为她端茶倒水。

    她要喝水,嫌弃水没味道,要喝甜的又要喝不太甜的,医院里备有柠檬汁,可以根据口味自己调试酸甜程度。

    逄经赋全程没一点不耐烦,在温水里挤了大半颗柠檬,酸得她皱成苦瓜脸。

    他看了只觉得好笑,趴下去亲在她的嘴里,舌头扫过她的口腔,品尝到了残留的液体。

    “是挺酸的。”

    刚要起来,田烟突然摁住他的脑袋,疯狂用舌头搅拌他的嘴巴,杂乱无章的技巧,有几分他的生猛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田烟不忘记发出声音勾引他,企图用自己嘴里的病毒感染死他。

    她手指抓得用力,揪住他的头发死活不放。

    逄经赋温柔托起她的脑袋,唇瓣紧贴磨蹭,口舌撞击交缠,淫靡的津液被反复推送,他悉数吞下她送进来的液体,纠缠着她的舌头,时轻时重地吮舔。

    他俯下身,额前的碎发落在她的眼皮上,瘙痒得厉害。

    田烟氧气都被剥夺,脑袋又恢复了刚才高烧时候的昏沉,喉咙深处发出模糊的呻吟,黏腻的气息纠缠,口水的声音不大不小,听在吻者的耳中有一丝下流和放荡。

    以为是她生病脆弱,需要人关照,逄经赋全身心投入地安抚她,根本没想过她要致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,我要吃饭……”

    田烟的手顺着他脖颈无力垂下来,嘟着被咬红的唇瓣,娇滴滴哼道。

    “要吃什么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握住她的手背,放在自己胸前,刻意想要压抑的心脏不听使唤地疯狂跳动,声音带了些哑意。

    “宫保鸡丁、鱼香肉丝、红烧肉、甜烧白、糖醋排骨、麻婆豆腐、麻辣香锅……”

    她背起了菜单。

    逄经赋往她额头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给你找个米其林大厨。”

    田烟委屈地往被子里钻:“你不想给我吃就直说,你想玩死我,还想饿死我。”

    他戾气俊俏的五官,笑时带着一副邪孽,唇角的梨涡看着又乖又痞,成熟中偏有着一丝顽劣的无赖。

    “等着。”

    他起身捏好她的被角。

    人都走到门口了,又回过头来说:“这些东西给你,你就要付出代价,给我等着。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显然比刚才那句更严肃了。

    哪有把钱借出去了再说还附带百万利息的。

    但至少田烟觉得,逄经赋已经完全对她打消了戒心。

    这对她来说是个很好的开头,获得他的喜欢,远比获得信任要难得许多。

    偏偏她一上来就搞了个大的。田烟也不怕做个负心汉,等把这个狗东西送进牢里,一切都会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护士进来给她拔针,眼尖的田烟发现这名护士走路姿势有问题,故意弯曲着膝盖小幅度前进,低头推车,像是要把脸藏起来。

    田烟默默把正在输液的手往被子里伸,另一只手摸着床边,随时准备按下呼叫铃。

    他来到田烟身旁,食指勾下鼻梁上的口罩,那双卧蚕醒目,双眼裸露着泉水般的纯净。

    田烟难以置信看着他,脑袋从枕头上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谭孙巡食指放在唇边,给她做了个静音手势,将她的手从被子里拿出来,缓慢地撕开黏在皮肤上的医用胶布。

    他用仅能两人听到的声音说:“老朱和我联系不上你,担心你出事了,今天一个红头发的小子,开着辆奔驰越野车跑去便利店,我跟着那辆车找到的你。”

    谭孙巡摁住针,将全部的胶带撕开,然后捏着针尾迅速往外抽出,针尖冒着一滴滴的药水,他一边拿远,一边为她摁住创口止血。

    “老朱让我告诉你,红叶集团的董事长有一位五年前就死亡的二儿子,随母亲姓范,叫范清,很有可能就是你口中跟逄经赋做交易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查不到有关于他的任何信息以及长相,在漾呈县内也找不到他行踪,调查进入了死胡同,目前能提供线索的只有你。”

    田烟看了眼门外,询问:“锁门了吗?”

    谭孙巡摇头。

    田烟盯着门口,压低声音:“他名字叫范寺卿,去查漾呈县内官职最高的几位官员,政府准备规划新的军营,范寺卿计划在漾呈县打造军队,已经有将近五百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来自退伍兵还有国外特种部队,驻扎在他居住的两公里外的地方,这么大的人数聚集,应该很容易能查到,他需要武器想跟狗贼合作,但狗贼警惕心很强似乎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田烟把发烧时听到的谈话内容全都告诉给了他,谭孙巡郑重其事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快走,你留在这里的时间太久了。”

    谭孙巡收好输液管,放在推车上,临走前看了她一眼,视线往她脖子扫过。

    他张口想问,却被田烟用眼神制止:“这是我的任务职责。”

    谭孙巡抿了唇瓣,不再说话,强迫自己回过头,推车离开。

    任务职责。

    但她没必要牺牲这么多。

    谭孙巡看到了田烟病历本上的内容。

    下阴撕裂导致感染高烧不退。

    如果这样就能完成任务,那她任务完成之后,又该如何面对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些决定,这会影响她一生,甚至会成为她今后忘却不了的痛苦。

    任务不能带有感情,和以毁灭身体为代价的奉献。

    这是执行任务的第一原则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