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46.狗(二更~ ρô18hk.𝔠ô𝔪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来上班的时候,店长许白盂也来了。

    她先是批评了两人的上班态度,请假不报备,工作旷班严重。

    两人做好被扣工资的准备,谁料她突然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这个店面我准备租给别人了,对方要改成教育咨询机构,你们上到这个月的月底就可以结束了,工资我会多给你们一半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疑惑的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么突然啊店长。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我手底下的分店也很多,我和我老公有要二胎的打算,打算减少一下负担,这个店的业绩不赚也不赔,加上这条街上的便利店太多了,我也搞不了什么创新。”

    ……泍文唯ㄚI梿載棢址:ℳisёwū.čoℳ

    门店的玻璃贴上了处理清仓的标签,田烟把临期食物打折出售,剩下马上就要过期的两人分了吃。

    祝若云问田烟有没有想好接下来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担心找不到工作吗?”

    祝若云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也干过很多工作,做餐饮太累了,我这种脑袋笨的只能做些相对轻松的体力活,而且我还不擅长熬夜,收银是我仅有的强项了。”

    她想要的是稳定,社交关系简单的工作,这家便利店是祝若云找工作以来最满意的,所以即便在之前距离住的地方二十公里远,她也没有打算辞职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,你准备下一步找什么工作啊?”

    田烟查看着食物包装袋上的到期日期:“没想好,但我有很多兼职,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推给你几个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立刻拒绝:“肯定很累!那些兼职都是把人往死里折腾,我之前也干过,老板根本就是吸血鬼,一天一百块把命都得搭进去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长得就一副小家子气,瘦弱的身板的确做不了太累的活,以她的性格,适合在家里做个小公主。可惜她的家给了她这副模样,却没给她这样的资本。

    两人整理完仓库里的食品,下班后已经是十点。

    时间太晚,去不了敬老院,田烟问祝若云要不要一起去下馆子。

    “好啊好啊,庆祝咱们一起共事的五个月!”祝若云搂上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田烟笑着,手插进外套口袋,摸到了一张卡。

    她拿出来,黑色的卡片边角闪着镶嵌的金箔,很显然这不是她的卡,后面写着六位数的密码,刚毅有力的字迹,透露出卡片主人杀伐果断的模样。

    逄经赋给她的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。撕烂她身体的补偿?

    “好酷的卡,这是银行卡吗?”祝若云指着她手里没有银行名字的卡片问,上面只有VISA标志。

    田烟说:“作为咱们马上要结束的共事生涯,我请你吃顿饭吧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问去哪吃,田烟说完后她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你发横财啦?”

    田烟两指夹着黑金色的卡片扬了扬,没绑起来的发丝被卷进黑色针织围巾里,衬着白皙稚嫩的脸,洒满得意洋洋,嚣张地嗯哼一声。

    逄经赋坐在沙发,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,挡住魅惑锋利的眼。他手臂撑着膝盖,身体前倾,端详着手中的设计稿,一张张查看。

    「叮——」

    一手捞过震动的手机,人脸识别后自动解锁,弹出一条高奢西餐厅的消费短信。

    逄经赋拧紧眉头,镜片冰冷的棱角感,加重眼底的厉色。他点开一旁的电脑,快速输入短信上的地址。

    屏幕上跳转到餐厅内的监控,看到田烟已经结完账,准备离开的画面,坐在她对面一同起身的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逄经赋的面色没见得缓和多少,薄唇抿着,向下倾斜的睫毛,遮住黑沉沉的长眼。

    拿他的钱去跟别的女人约会,真有她的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,祝若云兴奋和田烟吐槽着刚才吃的东西有多贵,把方才憋在心里的话,终于都喋喋不休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田烟附和:“真难吃,我还以为很贵的食物一定很好吃呢,下次再也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!看来有钱人平时吃的饭也不好嘛,还不如楼下小吃街里的肠粉,我下次也不来!”

    祝若云开心地笑着。她也觉得自己是最后一次来这种地方,倒不是因为有多难吃,而是她根本吃不起这样的高级餐厅。

    两人顺着窄巷,走在昏黄的路灯下,一只狗躲在阴影处,等两人走近了它突然叫了一声,把她们吓得够呛。

    黑色的毛发完美融合进了阴影里,它坐在墙边冲着两人吠叫,奶声奶气地狗叫,等田烟打着手电筒走近了才发现,这是一只不到两个月的黑色田园犬。

    祝若云撑着膝盖,弯下腰打量它,吐槽道:“长这么黑就是故意出来吓人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像才刚断奶,估计是流浪狗,跟狗妈妈走丢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把手机交给了祝若云,蹲下来,伸出一根食指放在它的面前。

    小狗拱着鼻子嗅了嗅,冷静下来,不吵不闹,看出它没有攻击性,田烟架起它的前腿,把它给举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点,当心它咬人。”

    田烟将它举到路灯下方,它的被毛漆黑如夜,在灯光下闪着微微深蓝的光泽。小爪子往前伸直,尾巴摇得欢悦,浑身上下只有肚皮是白的。

    明亮的蜜色瞳孔充满了好奇,它的耳朵半竖立起来,耳尖半弯着。

    “还挺乖呢。”

    “长得还行,但估计长大就长残了,这种狗只有小时候是好看的。”

    田烟听完她的说法笑了,祝若云问她要养吗,她摇了摇头:“附近有家宠物店,送去那里让老板找领养吧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说:“长得这么黑,我看不如先叫它小黑。”

    “太俗了。”田烟看着怀里咬她手指的小家伙,眼中闪过一丝狡黠:“叫狗贼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噗嗤大笑:“这个名字好适合它,谁让它刚才吓我们,黑得跟个贼一样。”

    「叮——」

    逄经赋倚在沙发扶手,撑着头,眼睫下垂,眼镜中和了他凌厉的清冷感,翘着二郎腿姿态慵懒,平静淡漠的情绪,因手机的提示音有了变化。

    他放下手中的设计稿,支起身子,去拿桌子上的手机。

    这次的消费短信是一家宠物店。

    打开监控,田烟站在收银台前,怀里抱着一只黑不溜秋的小狗,拿着刚买的狗粮,端在手心里喂给它。

    监控画面放大,它吃得狼吞虎咽,舌头卷着奶糕粮往嘴里塞,露出锋利的幼牙蹭过她的手掌,唾液洇透肌肤,口水流满了她娇嫩细皮的掌心

    看得逄经赋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等他回过神来,恍然发觉。

    他居然在嫉妒一条狗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狗贼:坏了,我成狗了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