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48.生日礼物(二更~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把幼儿园招聘一事告诉给了祝若云,并把李院长给的电话号码发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不要求有工作经验,你实在找不到工作可以去这里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收到电话号码的那一刻表情惶恐。

    “田烟…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,你给我交房租的钱我还没还你,又帮我找工作,你比我妈对我还好。”

    田烟觉得这话听起来有点怪怪的,不过看到她就要忍不住哭的样子,笑着打趣。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过你要认亲的话,我也不介意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抽出纸巾擦了一把鼻涕,声音囔囔:“你真不懂情趣。”

    “这话咱俩说合适吗。”

    她破涕为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呢?你要找什么工作啊,如果你也来这里,咱们两个又可以是同事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随口道:“不了吧,我不喜欢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若她真在那种地方工作,她的身份带来的危险程度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便利店今天是最后一天营业。

    拉下卷帘门的那一刻,祝若云莫名有一丝不舍。

    “以后再经过这条街的时候,这家店就会变成别的名字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没多少机会,会再路过这条街了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祝若云跟上田烟的脚步:“不知道那只狗领养出去了没有,今天回家路过那里要不要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田烟摇头:“不了吧,就算再看它也不属于我,还不如趁早断了这份留恋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与田烟并排走,她语气不满地嘟囔了一句,只是吐槽,但还是被田烟听到。

    “真觉得你好无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无情?”

    像是被听到说她坏话一样,祝若云慌张摆手:“不是,不是骂你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田烟笑了起来,她眉眼清秀,笑容甜美:“我当然知道,我不觉得你在骂我,人就是要无情才叫人嘛,太多愁善感的话,岂不是烦心事也会很多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觉得田烟好像没什么羁绊的样子,两人成为同事的五个月里,也从未听她提起过家人和其他朋友。

    她自认为田烟她们两个,已经算得上是很好的朋友了,可却在田烟身上看不到一点关于任何亲密的存在。

    仿佛她做这些好事只是因为发自本能,就像人必须要吃饭喝水一样。

    说她温柔,但她对谁都温柔,从田烟的身上感觉不到一丝优越感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到家后,田烟用备用机拨给了朱双翁,那边迟迟没接,想来应该正在忙,她把手机放到了枕头下面,准备去洗澡的时候,大门响了。

    田烟透过猫眼,看到外面站着逄经赋,便跑回卧室将备用手机关机,藏在了床板下面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,脸上还没酝酿好的笑容,被他一眼戳破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男人双手插兜,冷峻的眉眼,微蹙垂眸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怎么,不欢迎我。”

    他甚至没等邀请,越过她后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像是在巡视自己的领地一样,打量起周围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突然来了呀。”田烟听到楼道里有脚步声,便立刻关上门。

    她穿着珊瑚绒睡衣,上衣的领口点缀着精致的蕾丝花边,娇嫩的粉色与白色花边相映成趣,乖巧得像个初中生走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逄经赋看着她这副纯真,内心深处似乎有什么被压抑的东西,正在慢慢地被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他抬起手,落在田烟的脑袋上,蹂躏宠物一样的手段,毫无章法地恣意抚摸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田烟表情变得更懵了,跟被他揉坏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什么日子?”

    他带着意义不明的笑容,褐色的眼瞳被漆黑的眼睫覆盖下来遮住一半,藏着令她看不懂的深意。

    “你的生日。”

    田烟入职组织后,为了把假身份与真身份做到完美并且不暴露,所以她没有修改自己的生日和真实姓名,今天是她的生日,也就是十二月二号。

    “我忘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的笑温柔得有些怪异,他五官锐利寡冷,带着莫名的邪气,灰色的羊绒大衣穿在身上显得清俊温雅,搭配得并不怎么和谐,以至于给田烟一种危险感。

    “我…逄先生,我今天身体不舒服,您能不能别动我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脸色立刻变得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公狗吗,看见你就发情。”

    田烟压了压嘴角即将表现出来的反讽笑容。

    逄经赋没来由地感到不爽。

    “去把门打开,看我给你准备的什么生日礼物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往沙发坐去,坐惯了自己家里的沙发,廉价的木头软垫让他表情变得比刚刚还差劲。

    田烟像逃离他一样快步跑去了门口。

    打开门,傅赫青怀中抱着一只狗,对她笑着点头:“田小姐。”

    不是别的狗,正是田烟在窄巷里发现的那只流浪狗,被她取名为狗贼。

    幼犬趴在傅赫青的胳膊上,爪子紧紧扒住他的手臂,鼻子颤动,嗅着周围的气味,蜜色的眼睛里是一颗黑瞳仁,不安转动着。

    傅赫青将狗的前爪架起递给她。

    田烟看着它洁白的肚皮,确认了这就是那只狗,这些天来它似乎吃胖了许多,肚皮变得圆鼓鼓。

    她小心翼翼抱紧在怀中,小狗趴在田烟的肩膀,指甲剪短的小爪子扒着她,也没感觉到刺痛。

    傅赫青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田烟抱着狗走到逄经赋身边,他已经点了烟,咬在嘴中,另一条手臂搭在沙发靠背,强势的姿态无一不彰显着,他此刻身为支配者的特权。

    “取个名字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田烟小心翼翼:“小黑?”

    他冷笑:“大学就教出来你这种文化人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煤球?”

    “太普通。”

    “black.”

    “洋鬼子。”

    田烟抿紧了唇。

    “狗贼,您觉得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两指夹烟从唇中移下,烟雾缭绕,轻轻升腾,随着他的呼出在空气中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还挺特别。”

    田烟歪头甜笑:“是吧,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叫它狗贼了。”逄经赋夹着烟的手指冲她勾了勾:“把它放那,过来。”

    田烟将怀里的幼狗放在了地上,它一溜烟便跑进了卧室。

    田烟面朝着逄经赋,跨过他的长腿,坐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隔着毛茸茸的睡衣,逄经赋揉上她细软的腰肢,爱不释手地捏着,位置越来越靠上。

    “您怎么送我只狗呀?”田烟亲昵地搂住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逄经赋盯着她的唇,清冷的声音多了不明察觉的沙哑:“不喜欢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在宠物店里抱它的模样,会很想要这只狗。”

    “它只是我在路边捡到的流浪狗,冬天了它在外面流浪会死的……嗯。”

    那只手揉上了她的胸,大拇指与食指分开,从圆润的奶子下方往上挤,虎口收拢,挤压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有爱心,不舍得让它死,那不就代表着喜欢它吗。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像喜欢您那样喜欢它。”

    田烟故作矫情的嗓音,乖得要软进他心坎里了,逄经赋感觉到有股火从下面升腾上来。

    刚才不应该把那句话放得太早。

    一见她就发情。

    连逄经赋自己都觉得身体有点问题,之前从来没这么重欲过。

    他瞄准她裸露出来的干净颈部,张嘴一口啃了上去,白嫩的肌肤上吸吮下醒目的吻痕。

    田烟又痒又疼,抱着他的脖子哼咛着扭动,逄经赋朝着她的屁股用力使出一掌,隔着睡衣发出闷沉沉的一声。

    接着他的手便拨开裤腰往下沿去,冰冷的手指挑开内裤边缘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别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田烟委屈咬紧了下唇,手臂牢牢抱紧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摸到一股粘稠,逄经赋咬着她的脖子往肩膀上啃:“我才揉了一会就流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“逄先生。”田烟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是生理期。”

    他动作停下,耳边他粗鲁的呼吸声加重。一个操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