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49.用皮鞋踩她的小腿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那只狗昨晚撕碎了田烟家的沙发,被逄经赋丢给了傅赫青,让他训好这只不听话的狗东西。

    逄经赋给了田烟一份工作,要做的就是在他出门时跟着他。

    美名其曰做个专职助理,其实是个花瓶供他亵玩解闷,像上次去漾呈县时一样。

    刘横溢负责在前面开车,今天依然是辆揽胜V8。

    车辆停在了地下车库,来的地方是城市中心的国际商场,逄经赋下车后,没过一会儿刘横溢便回来了,还给田烟带了一份便当和保温杯。

    “老板特意叮嘱,让您吃完。”

    “替我谢他。”田烟早上没吃饭,也没客气。

    刘横溢说道:“您自己谢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田烟趁机问:“那他去哪了?”

    “老板在谈生意,可能需要一个小时。”

    见他不想说,田烟没为难,放下中间的扶手,把杯子搁了上去。

    暖热的排骨粥让田烟浑身都舒服不少。蒸汽覆盖上她的面颊,她吹了几口便抱着汤喝,从镜子里看到刘横溢那双柔和的单眼皮眼睛,正在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你吃过饭了吗?”田烟问。

    以为偷窥是被抓包,刘横溢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只是觉得很诧异,老板有严重洁癖,但他同意让您在车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田烟想了下。

    “他确实有洁癖,每次进他家里都要赤脚。”

    “但有时候好像又没有。”

    比如弄了他一床的水,允许她抱狗,甚至染到了她的经血,也只是一言不发地去洗手。

    “您是特例,老板只对您这样。”刘横溢说。

    田烟弯了眉眼,笑得纯真无邪:“那你觉得他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这次他连犹豫都没有,因为刘横溢根本没见过这个样子的逄经赋。

    有人说逄经赋没有弱点,起码刘横溢觉得,现在这句话可能要改变了。

    田烟合上盖子,打开一旁的粉色保温杯。

    甜味沁过喉咙的时候,田烟心中一个咯噔。

    里面装的是红糖水。

    “这保温杯里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板特意吩咐的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下午,刘横溢开车来到了机场附近的一座公园。

    车子停子路边,田烟通过车窗,看到后面的傅赫青和岩轰也下了车,还跟着几名陌生面孔的男人们,田烟猜测那大概是逄经赋手下四方斋里的人。

    从他们的穿着和走路姿势,能看出每个人身上都有携带武器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进了公园,外面有竹子遮挡,看不太清里面的模样,田烟问刘横溢:“里面有公厕吗,我想去个厕所。”

    “稍等。”

    他下车,关门。点开耳麦在和谁说话。

    得到同意的指令后,刘横溢打开后车门请田烟下车,为她指了一个方位。

    “老板说,您要是无聊可以在公园里四处走走,但别走太远。”

    田烟自然没放过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走进公园,正中央的位置摆放着两个二层的黄色集装箱,从外围的围栏和举起的横幅来看,似乎之前有人在这里举行户外活动,周围搭着天幕。

    除了几个露营椅,烧烤架之外,附近空空如也。

    田烟绕到一个灌木丛后面,看到了逄经赋和他的人。

    遮阳伞下的户外桌椅,坐着逄经赋,对面的人是个金发碧眼的外国人,他的身边同样跟着五名白皮肤的自己人。

    周围除了有鸟叫声之外,异常安静,从他们的对话间,听得出这场谈话用的是英文。

    至少在昨天,他对black这个名字唤作洋鬼子时,田烟还以为逄经赋是个没文化的痞子。

    田烟转身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公园。

    她在想逄经赋为什么来到这里谈合作。

    临近机场、没有侦察机、位置偏僻。

    对方是个外国人,很有可能一下飞机就来这里了,且他的身份容易引人注目,清空一个公园这里就成了无人区。

    田烟拿出手机,查找着社交软件,定位这个公园,发现今天有一场年轻人组织的户外飞盘活动。

    可以确定的是,这里早上还很热闹。这么看来,的确是逄经赋所作。

    田烟努力想要记住对方的特征,好汇报给朱双翁。

    她观察得太认真,被人突然拍打肩膀的时候,几乎是吓得差点叫出声。

    田烟捂着嘴转头,身后站了一个穿着白色运动衣的外国人,金色的头发和谭孙巡一样卷曲,脸却是与众不同的异国风格,他似乎很年轻,不知道有没有成年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对方用的是英文,田烟假装听不懂地摇头。

    似乎看出她什么意思,他挠头吐槽了一句:“我不会中文,我哥哥会一点,我找我哥哥来。”

    田烟急忙抓住他,面前的人陪着她一同蹲下,田烟拿出手机点开翻译,压低嗓音说道:“我上个厕所,你别出声。”

    对方听完翻译转换的内容,指了一下他的身后:“厕所在那边,你要我带你去吗。”

    田烟连连摆手,可这次她甚至没用翻译器她都听懂了,他眼前一亮,手掌撑着地面凑近她,笑嘻嘻道:“你是不是能听懂我说话!”

    田烟被吓得失去支撑,坐在了地上,接着,她整个人被提着棉衣的后衣领,往上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田烟窒息地拉住领口,摇摇晃晃爬起身,感觉到不妙,还没站稳,就被身后的男人给摆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喂!”那人还没打抱不平,就被他赶来的哥哥揪住了胳膊。

    是跟逄经赋谈合作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有事联系再联络。”逄经赋对他说完,便拽着田烟往车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田烟不得不加快速度跟上他的脚步,但凡慢一步,她随时面临着摔下去的可能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她往车门上用力一甩。

    田烟的额头砸到了玻璃,还没滑下去,又被他掐着脖子提起,反手把她摁在玻璃窗,一脚鞭策上她的小腿。

    “都快跟他亲上了!”

    身后的他趴在她耳畔,暴怒咬牙启齿。

    田烟被挤在他雄壮的身躯,和坚硬的车门之间,没有一丝多余的空隙,她侧过脸,呼吸急促喘息、辩解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,是他突然靠近我,我——啊!”

    逄经赋皮鞋踩到她后小腿的位置,使劲往下碾压,手摁住她的脖子,不允许她往下跪。

    田烟疼得哭喊,膝盖半弯曲着,抵住车门,没有力量抬起,她疼得都快崩溃了,指甲挠在玻璃上求饶:“哥,哥!哥哥我错了!”

    刘横溢吓得都没敢下车,通过耳麦结结巴巴询问傅赫青发生什么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点着耳麦怒吼:“闭嘴!”

    田烟哭得更凶了,逄经赋抬起脚,再次往她腿上猛地一踹!

    “再哭老子他妈把你这条腿折断了让你哭个够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