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53.属于他的瑰宝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生理期过后,田烟成了逄经赋每天必备的生活用品。

    真如他所说的那样——厨房、浴室、餐厅、沙发、窗户,房间里各个角角落落都要满足他一遍,留下他们交合的身影。

    逄经赋像是八百年没吃过肉的野狼,连洗澡也让她不得安生。

    田烟仰躺在浴缸,只露出一个头浮出水面,乌发散开在水面上,水的浮力让她飘飘欲坠,只能大张着嘴喘息才能获取到氧气。

    她扒着浴缸边缘。翻腾的水面,时不时往外涌出大量清水,水下面,男人的速度依然不减。

    田烟伸直的双腿,被牢牢固定在他的腰侧,硬烫的性器挤在了两瓣软肉之间,抽插中甚至带动着浴缸里的水都往她的阴道里钻。

    笔直坚硬的粗物,反复撞击她,那根肉棍子在水下面反射得越发猩红光亮。

    温热的液体染着面颊,被熏透的眼珠子黑得发亮,瞳仁中沁满了雾水。

    脸旁的发丝粘黏带水,柔弱无力的美感犹如沦落渔人手中的美人鱼,恰到好处地流露出一丝悲伤。

    逄经赋在水下的手往她胸部揉去,掐住早已被他玩弄肿红的奶头。

    田烟向上抬起胸,喉中发出悲咽声,眼尾含着泪珠,可怜道着哀求的哭声:“疼……逄先生,我疼。”

    “逼疼还是奶头疼。”

    直白的浑话羞辱着,肉棒的顶撞在她花心深处,田烟发出一声极具婉转的俏淫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奶头疼,您轻点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跪直了身体,浴缸中的水位下沉。

    他搂住田烟的腰,往上抬起,将她上半身从水里捞了出来,俯下身,含住胸前那粒肿胀的梅红。

    柔软的脊背只有他的手臂支撑,田烟被迫仰着脖子,发丝从水中捞起,悬在半空中,宛若刚出水的人鱼。

    白嫩的肌肤染着一层嫩粉的光泽,被水泡了许久,像颗熟透了的水蜜桃。

    逄经赋趴在她的胸上吃乳,大力往嘴中吸,发出“啵”的一声清脆。

    奶头迫于吸力,变得越发红肿,粗糙的舌面剐着奶尖,舔得又酥又麻。

    田烟搂住他的脖子,抬不起腰,也直不起脑袋,软趴趴的像一具没有骨头的人形,只能悬在半空中任他品尝。

    敏感的乳头刺激和肉棒不间断地插入,小穴吐出一泡又一泡的水,抽出的时候都混合进了浴缸的水中,越插越多。

    性器在水下抽插隔绝了声音,只能听到水面不停翻涌的浪花声。

    这场性爱让她又爽又累,在浴缸中泡澡,出的汗要比没洗之前多多了,她泡得晕晕乎乎,连什么时候结束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随着性爱的次数增多,田烟每天都是这么浑浑噩噩度过来的。

    -

    大清早,逄经赋又要出门。

    田烟被他在衣帽间传来的声音吵醒。

    见他要离开,田烟用尽全力勾住他的衣角。

    黑色的风衣衣角被她攥在手中,逄经赋感受到阻力回头看去,见她耷拉着眼皮,神智不太清醒,劳累过度的脆弱感,脸白得如瓷器般易碎。

    逄经赋没说话,静等着她开口,似乎以为她只是在梦游。

    “你带我出去……”田烟干涩的嗓音从喉咙里挤出,听起来有些努力:“我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眼神透着凶悍,内搭的黑色衬衣将他的脸色衬得过分暴戾。

    田烟松开了手,无力地垂落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带你出去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是钻进骨子里的刺冷:“出去勾引别的男人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颀长挺拔的身躯站在床边,铺满阴郁的残暴,宛若一片往下笼罩的乌云,包围着田烟久久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等她回过神来,才发现逄经赋已经离开。

    田烟意识到,她这是被软禁了。

    -

    逄经赋回来的时候,田烟跟个刚娶回家的小媳妇一样,屁颠屁颠地赤脚跑过来迎接他。

    他活这么大还没被这么迎接过,刚准备抱她,就见田烟举着食指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流血了。”

    食指划了一道口子,血还在一滴一滴地往外冒。

    逄经赋捏住她的手指查看:“怎么弄的?”

    “切水果,割到了。”田烟委屈地贴到他身上,拽着他的衣角诉苦。

    逄经赋托起她的屁股,抱小孩似的姿势将她抱起,进了卧室后,拿出药箱给她手指消毒,裹了一圈纱布。

    不到一厘米的伤口多少有些大材小用,田烟的手指头包得跟石膏一样,逄经赋搂过她的脖子亲她,口舌相融,推挤着唾液往她嘴里运渡。

    田烟吃的辛苦,不容置喙的力道,逼得她一口都不准流,粗大的舌头伸进来,扫荡着她的口腔,占据空间与氧气,不久田烟就被吻得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她脸红地窝在他怀中喘息,逄经赋捋顺她贴在后背的长发,温和的口音,似乎还残存着刚才舌吻时口腔的热度。

    “下次小心点,笨手笨脚跟个废物一样。”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是在安慰人,但逄经赋根本没一点温柔细胞。

    逄经赋第二天回来,田烟洗澡时崴脚了,脚踝肿得跟馒头一样。

    他让刘横溢买了红花油送来。打破了从来不允许在家穿鞋的规矩,给田烟买了一双防滑的粉色毛茸茸拖鞋。

    第三天,田烟磕到了,腰窝青了一片。问她怎么磕的,她说在沙发上睡着不小心滚下去撞在了茶几。

    第四天,田烟脑袋上撞了个包,她说手机不小心掉到橱柜下面,捡手机的时候碰到了。

    第五天。

    逄经赋带着田烟出门了。

    他倒要看看,今天田烟还能不能受伤。

    逄经赋对田烟受伤的事存疑,但不知道,这些都是田烟故意磕磕碰碰,往自己身上制造了四天的伤口,才总算让逄经赋动摇了。

    田烟利用了逄经赋对她的喜欢,在田烟看来,像逄经赋这种嫉妒心强悍,小心眼的极端男人,最忍受不了他的东西被人破坏。

    而从逄经赋对待她软禁的态度来看,她就是属于他的那份,独一无二的瑰宝。

    出门的那一天,逄经赋将田烟带去了潆北区武装队113号旧址。在这里,田烟发现了他正在大规模制造武器的流水线,和让她惊骇到头皮发麻的军事化工厂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