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54.变态的癖好(二更 𝔭𝑜18q𝔟.cö𝖒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巨大的厂房内,一条条流水线在无尽地延伸中纵横交错,摆放着各种金属零件和机械设备。

    工人们穿戴着专业的防护装备,手持工具。闪烁的焊花,细小的螺丝、金属板料的对接,每一个动作精准有序。

    机械臂在空中灵活运动,将金属板料送入机床,发出刺耳的噪音。

    火花在金属之间迸溅,仿佛燃烧着一个个子弹穿透肉体时的血液。流水线不知疲倦地运转,制造出无数致命的武器。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金属味道和焊接的气味,田烟生理不适地想要作呕。

    厂房的隔壁是一间封闭测试室,用于测试枪械的性能和精准度,火药味道浓郁,几乎要震碎耳膜般的枪击声不断传出。

    田烟闻声心跳加速,只是站在厂房门口,看着透明玻璃测试室里的场景,就觉得感官崩溃。

    傅赫青从测试室里出来,门打开时,发出震耳欲聋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角落里有一个防爆钢铁罩,测试每一批炸药的威力是否合格。

    傅赫青看到站在逄经赋身后的人,脸都白了,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大,第一批已经制作好了,正在装车运往第三港口,预计第二周能顺利抵达英国。”

    “钱到帐了吗。”

    “到账了。”傅赫青拿出手机,点开账户,两亿的账单分别流入两百多个海外账户分次到账。

    逄经赋脸上难得露出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告诉四方斋的人,每个人五百万,人人有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dä𝔫𝖒ëix.co𝔪為本文唯弌璉載棢圵 綪椡dä𝔫𝖒ëix.co𝔪閲讀

    田烟回到了车上,她脸色苍白,嘴唇微微发颤,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腕试图冷静下来,却发现连手指都在抖动。

    田烟紧张地拿起保温杯,费力拧开盖子,装满的温水溢了出来,洒在了裤子上。

    她慌乱用衣袖擦拭着水珠,保温杯里的水却越洒越多,田烟手足无措,只能抱着杯子将水喝下不少。

    唇边溢出的水顺着脖子流入衣领,吞入腹中温热的水,依然没有缓解她的焦虑。

    这个地方的存在,无疑是一项可以汇报给组织的重中之重的信息。

    若是捣毁了这处军事工厂,今后逄经赋的所有行动都会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可只是捣毁还不够,一定要将逄经赋捉拿归案,不能让他再一次次逃脱后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这次的发现足以人赃俱获,他无论用什么办法都逃脱不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上车时,田烟靠着左侧的车门,低着头,一手抱着另一条胳膊,披散的长发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庞,只能瞧见圆润挺翘的鼻尖。

    以为是让她等待的时间有些长,逄经赋抚摸她的脑袋,修长的手指在蓬松的发丝间穿梭,轻柔而有力。

    “饿了吗。”他问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。”

    田烟语气落寞,回过头看来他时,一缕发丝恰巧落在她的右眼,寂寥的情绪充满了忧郁和沉重。

    逄经赋脸色分毫不变,盯着她看。他擅长习惯隐藏自己的情绪,伪装成冷漠的面貌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我想回家,明天是我妈妈的忌日,我想去给她送花。”田烟垂下眼睫,遮盖住滚动的泪珠,又恰到好处地让他捕捉到一丝湿润的光。

    见他没有开口,便挤了一下眼睛。泪水染湿睫毛,显得沉甸甸的,像是压得低垂的花瓣。

    逄经赋收回了手。

    脑袋上的重量一轻,田烟的心也跟着悬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横溢。”

    “在。”前方的刘横溢答道。

    “送她回家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田烟放在腿上的手指颤动了一下,松了口气,抬起湿漉漉的睫毛,软糯答道:“谢谢逄先生。”

    男人抱胸垂眸,眼神落在她身上。深色的衬衫,领口敞开,露出精致突兀的锁骨。

    他波澜不惊的沉冷眸光,有种纤尘不染的清绝感,实际面具之下暗藏着波涛汹涌的欲望,那种藏匿在骨子里无处发泄的情欲,让他徒增妖孽感,和禁欲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说。

    田烟愣住,但很快反应过来,把嘴巴张开。嫣红的口腔,晶莹剔透。

    下一秒,男人便俯下身来。

    从他身上传来清香的气息钻入鼻腔,一瞬间她的鼻子和口腔同时被填满。

    逄经赋托着她的右脸,舌头全根送入她的嘴中,带着一阵阵炙热难耐的呼吸,对她的舌头胡搅蛮缠地舔舐,疯狂搅拌。

    他垂下眼帘,盯着她难受紧闭的双眼,抚摸右脸的手指,逐步伸向她的脑袋,一把将她用力摁住。

    唇舌贴得更是紧密,坚硬的牙齿剐蹭,痛意来袭,舌头差点堵住她的嗓子,田烟不得不抓紧他的衣领求饶。

    逄经赋面色泛红,气息仓促混乱,他转动着脑袋,无死角地舔舐她的口腔,逞凶肆虐。

    田烟被堵得难受,咽着不属于自己的唾液,发出声音,满足他变态的癖好。

    下车时,田烟脸还是红的,为了不让其他人看到这副模样想入非非,她只能低着头,快步进入胡同,脚步不敢停歇进入居民楼里。

    回到家,她用备用手机联系朱双翁,电话又没能打通。

    田烟坐在床边等,却等到了祝若云给她发来了转账。

    上次借她的两千元,还有房租的钱。

    发完转账后,她又发来一条:「田烟,你能下来一趟吗,我在家等你」

    祝若云就住在田烟楼下。

    可让田烟感到有些奇怪,这些天她都不在家,为什么祝若云突然让她下去一趟?

    田烟看向窗外,突然觉得自己这身职业病,想得有点多。

    祝若云应该是看到她上楼了。

    田烟回了一个好。起身下楼。

    房门没关,像是在特意等着她来。

    田烟推开门,里面等她的不是祝若云,而是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他戴着眼镜,衣料柔软的羊毛大衣剪裁精致,将他高挑的身形勾勒得恰到好处,优雅又独特。

    他的嘴角微微上扬,自信从容地笑,镜片下的眼睛温柔而深邃,仿佛能洞察人心。内外兼修的气质,看上去既温文尔雅又不失干练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用格洛克17型手枪,瞄准沙发旁边抱头蜷缩的祝若云,田烟真以为他是一位满腹经纶的学者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