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59.逄先生,我好害怕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死了吗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眯着眼,气息冷冽,薄唇吐出的字犹如寒冰。

    傅赫青递来平板,上面是监控录像。

    “没有,老大,他的直升机是噱头,故意放出来给我们看的,上面只有一名驾驶员,范寺卿估计顺着地下车库跑了。”

    他敢光明正大地用直升机逃走,就证明他一定猜想过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刘横溢将车子停在了警局门口。

    “她出来了,老板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往窗外看去。田烟只穿了件白色吊带,寒冬的温度将她冻得瑟瑟发抖,抱着双臂,被前方的人领路。

    看到那辆黑色揽胜的时候,她是跑过去的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像是在等着她的到来。田烟钻进车中就先一步投入了逄经赋的怀抱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!”

    她牢牢抱住他劲瘦的腰身,跪在座椅上,把头埋进了宽阔的怀中。

    她冰冷的体温即便隔着衣物,也能感觉到她肌肤的寒凉。

    逄经赋捂住她裸露嫩红的肩头,用掌心的温度感染着她的皮肤。

    挡板降落下来,外面的人将车门关上,汽车发动,朝着逄经赋的住宅驶去。

    田烟躲在他的怀中哭泣,委屈地诉说着这些天来经历了什么,故意捏造了一些不存在的事实,范寺卿强迫她将她绑起来,还用朋友威胁她听话。

    抱她的男人始终一言不发,手心从她的肩头滑落到胳膊,再到她的后颈,和裸露着的大半个后背上。他的体温滚烫,每一寸肌肤都被他暖热回温。

    见他没反应,田烟哭得更大声了:“他今天还想用枪,如果不是警察来得及时我可能就要被他打死了,逄先生我好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抬头。”

    男人声音浑厚,从震动的胸膛中发散出来。

    田烟贴着他的胸口,耳边像是雷声,她心里也多了几分不安,那双眼又恰巧蓄满了泪,在仰起头看他时,泪水顺着脸颊流下。

    乌泱泱的眼泪模糊了视线,没能来得及看到他的脸色,就被他率先侵占了双唇。

    他故意对着她的唇瓣又咬又磨,带着攻势的气息,深入的唇舌,激起黏腻的唾液搅拌声,在静谧车厢内听得格外清晰。

    田烟抱住他的脖子,这次比他更加主动,把自己送上前,也学着他狂妄的接吻方式,张大嘴巴,主动伸出舌头去与他纠缠,这一幕像极了爱惨了他。

    逄经赋搂住她的腰窝,两人的身躯紧密相贴,汹涌狂妄的接吻方式,故意将她呼吸的途径都堵死,粗暴与急切迸发在这一刻失而复得亢奋中。

    他的疯狂搅拌,连唾液都来不及让她吃下,顺着她的嘴角流出。

    田烟有些难受,鼻子和牙齿都被撞得疼痛,她眼泪流得凶,发出一些令人想入非非的哼咛声。

    霸占后,又是细细地品尝,逄经赋勾着她的舌尖,来回舔舐吸吮,有退有进,水声要比刚才更加响亮,舌尖舔舐得没有规律,牙齿衔着嘴唇轻碾,留下他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知道吻了多久,田烟体温升高,身体也软了,累倒在他的怀中仰着头,气喘吁吁与他接吻,刚才还伸出来纠缠的舌头此刻一点力气都没,只能软趴趴地瘫在嘴中任由他折腾。

    直到车子熄火,前面的刘横溢和傅赫青下车,田烟才从窗外的景色分辨出,这是到他公寓的地下停车场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放开了她,勾着她肩膀上的一根纤细的吊带绳问:“他碰你了吗?”

    沙哑的声音裹着一层性感张扬的情欲,亲吻了许久,喉咙憋着一股子闷沉,嗓音并不清晰,还有一丝浓烈的嘶哑。

    田烟摇头,低下头,看着那只大手隔着吊带裙,正在揉捏着胸前软肉,把原本软下去的乳头给弄硬了,在纯棉的布料上彰显得格外清楚,他的指尖捏着那枚乳粒旋转、挤压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在别的男人面前也不穿内衣,穿成这副模样,嗯?”

    田烟委屈地不肯说话,咬着下唇极力忍耐着呻吟。明明她才是那个受害者。

    头顶的呼吸声粗重,那双看似锋锐寒冽的眼神,藏着一股想要把她玩死的冲动。

    没有宣泄出来的占有欲,把她的胸部往外扩拉得越来越长,像一个扎紧的气球在逐渐发酵,撑得快要爆炸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。”

    田烟抬起头,撞入一双蓄满压抑,积攒密集红血丝的眼眸。

    眼圈下的青色有几分瘆人,落下的长睫遮挡住深沉的疲倦感,藏在里面紧绷的情绪,似乎随时都要垮塌崩溃。

    连他身上穿的衬衫,褶皱的痕迹都多到狼狈。

    田烟抬起手,拇指蹭过他眼下一圈青痕,抚过颧骨上那颗泪痣一样的点痣,讨好地凑上前,吻了吻他的嘴角。

    温和的家猫取悦主人的唯一方式。

    这举动却让他更用力地施加蛮力,田烟感觉到乳头都要被他给掐掉了,疼得绷直了腰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……逄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田烟。”

    他严肃地连名带姓叫着她,冷淡的疏离感,眼神凉薄得吓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想过,如果你被他给弄死了我该有多崩溃,但现在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没有把鸡巴塞进你逼里之前,你最好给我实话实说,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!”

    田烟见他从口袋里拿出那台按键手机,巴掌大的备用机被他攥在手掌中,指骨用力过度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田烟心有不安地与他对视,双手捂住胸前,不停掐她乳头的手指。

    泪水顷刻间从她的眼眶中汹涌流出,像是彻底关不住的水阀,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伴随着抽噎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妈妈的遗物,我不舍得把它放进她的棺材里,就把它当成我的备用机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眉头骤然一松。

    一向警惕心强的他竟然无可救药地选择相信这句话。

    他紧绷的眼神也终于变得不再压抑,松懈了手上的力道,语气变得比刚才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有一个男人给你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眼睛一眯:“他还知道你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田烟急中生智:“那可能是我兼职地方的老板,我兼职很多,不想让他们经常联系我,就干脆留了我妈妈的电话……”

    田烟抹去脸上的泪珠,又努力地继续说: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这人没太大追求,就是希望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过平淡的生活,您的出现让我的生活改变了很多,但我好害怕这样随时都会没命的日子,我真的好害怕啊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狗贼:沦陷了。

    田烟:我还治不了你?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