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60.护佑她的囚徒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“手机号是空号,通讯记录里所有的手机号都查不到,目前只能掌握IP地址是来源于本地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汇报着,见他一根烟接着一根烟地抽,根本没停下来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老大,您若是担心可以直接问田烟小姐,让她把兼职老板的名字说一下,其实这事儿挺好解决的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那个电话号码之前还打来电话,挂断之后号码就注销了,这的确有点问题,说不通的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手中的烟一缩一缩地燃烧,随着他缓呼,烟雾如同轻纱般在空气中飘散,整个房间都笼罩在这片烟雾之中。

    他眉头紧皱,眼眸里积攒着压抑与不甘,像是有什么话想说,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。

    逄经赋的脸在白雾里时隐时现,深沉与冷厉的眼神却始终如初,指尖的星火静谧闪烁,烟蒂燃烧得愈发短小。

    “不用调查了。”他声音透过厚重的烟熏,沙哑地低沉而有力。

    烟蒂被他碾进桌上装满烟蒂的玻璃缸中,指尖碰到了烟灰,他捏着手指随意摩挲了两下,细微的灰尘飘落下去。

    傅赫青说不诧异是假的。

    他是从逄经赋白手起家开始就一直跟着他,他能走到现在这种地步,都要归功于他的小心敬慎之心。

    每一次的行动背后跟着他防患未然的警戒,也是因为如此才经常未雨绸缪,短短一年时间就拿下了这块亚洲大陆的军火份额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他都是鞍不离马背,甲不离将身,身边的情报网之所以强大,是因为他每一步都调查得细致入微。

    现在他说不用调查,是不想调查,还是已经彻底确认了田烟身份的干净。

    傅赫青更愿意相信前者,毕竟连他都看得出其中的问题没有那么简单,逄经赋又怎么可能彻底打消顾虑。

    逄经赋又拿出了一根,随意叼在嘴中,摩擦着滚轮打火机,一边询问:“潜入的卧底都揪出来几个了。”

    在寻找田烟的这三日,逄经赋手底下分布在各个城市的三十多个门派,都被混进了卧底,交易和拉客地点统统被捣毁。

    现在所有门派都停止了军火交易,混进去的卧底到目前只找出了八个。

    火石打出零星的火花,他连续打了几次,都只是听到“刺刺”的摩擦声。逄经赋眉头微皱,不耐烦地按下最后一次,结果还是一样。

    他合上盖子,把打火机扔在桌子上,银色的金属表面折射着骷髅头惊悚骨感的脸,像是在嘲笑他一样。

    “八歧门还在调查,这次的卧底是有史以来人数最多的,像上次的银光堂,必要的话,需要将这三十二个门派都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捏着嘴里的香烟用力扔在桌子上!

    “我问你他妈的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!到现在还没有线索吗!”

    香烟在桌上弹起,顺着桌边滚落在地。

    房间里回荡着他的怒吼,田烟趴在卧室门缝偷听,苍白的脸透出青灰色。她压制着呼吸,大气都不敢出,连出汗的手心都染湿了门框。

    逄经赋门派进入卧底的事,田烟不知道是谁做的,但现在看来,她将会是第一个被波及的。

    如果逄经赋因为这次的怒火再次怀疑到她的头上,那她就真的小命不保了。

    田烟背靠着墙壁,说服自己冷静,不断深呼吸。突然她想到了什么,将手指插进自己的头发里,摸到了黏在她发丝上的卡片。

    事已至此,她也只能拼死一试了。

    傅赫青离开后,田烟从卧室里出来。

    她放轻了脚步,可还是被逄经赋听到。

    田烟仍然穿着那件吊带裙,掌心收紧,攥握着身前的裙摆。裙子贴合着她的身形,纤柔的身材,瘦小的弱不禁风,温顺的羊羔,踏着紧张的步伐来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逄经赋微弓着腰身,手臂搭在腿上,大概是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怎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凶悍的眼里灌满了浓稠的墨色,已是劳顿得精疲力尽,目色渗着寒意,他像是随时都会掏出家伙的亡命之徒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。”

    软糯的语气夹杂着一股颤意,每个字眼都仿佛被裹在了甜蜜的棉花糖中:“帮帮我……”

    她从头发里拿出一个黏在发丝上的圆形磁片,不惜将黏住的发根扯断,交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逄经赋眼神变了。

    “范寺卿要我每三天给他打一次电话,还说如果你跟其他人进行交易,就要汇报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在他手里,他说若是不听他的话,就砍断我朋友的一根手指,求求您,把我的朋友救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脸色白得已经不成了样子,咬着几乎无一血丝的唇,举在空中的手颤抖不断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我害怕,我害怕,我从来,没有遇见过这种事情,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只有您能帮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,托住她发抖的手背,将她手心里的卡片取走,背胶黏着几根扯断的发丝。

    逄经赋宽大的手掌握住她的手腕,一把将她拽过,将田烟拥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田烟面对着他,坐在他的腿上,她攀着他的肩膀哭泣,抓着他的衬衫,阵阵呜咽声压抑着狼狈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好害怕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手臂收紧,搂住孱弱的腰用力紧贴怀里。

    他腾出一只手,抚摸她的脑袋,顺着长发一路往下,手法轻柔得就像在安慰一只夹紧尾巴的猫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保证,不会再让你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不过只是个胆小怕事的少女,逄经赋相信她做不出老谋深算的诡计。

    这种被人依赖的情感,直到在田烟身上,他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满足感,这几乎让他陷入了一种执迷不悟的状态。

    逄经赋仿佛是被毒品侵蚀,变得越来越上瘾。至此他甘愿沉溺,放下所有的防备,只为成为护佑她的囚徒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