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68.为了放走人质而卖力吃他的肉棒(H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谭孙巡听到她的哭声,费力地抬起眼皮,疲惫到极点的身体被从昏迷的边缘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田烟……”

    嘴唇苍白干裂,他嗫嚅着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清,额头溢出的鲜血沿着鼻梁两侧流下。

    “我的姓名是真的,我的年龄也是真的!关于我的一切我全部都可以告诉您,不要再伤害他了,我求求您。”

    田烟拽着逄经赋的裤脚,卑躬屈膝匍匐在他的脚边。

    逄经赋移开脚,踩上她的手指,不轻不重的力道,却会随着每一次增压的重量让她感觉到无尽的疼痛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认为,你有资格跟我提要求?”

    “连半点诚意也拿不出来,觉得仅凭叁两句话,我就能任凭你说服?”

    田烟拔不出手指,痛感迭加,使她的脸皱得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“利德敬老院……有位叫田春莺的,是我的外婆,您顺着她调查下去就能知道我的一切,我没有骗您,求您再相信我一次!”

    田烟仰望着他,蓄满的泪水模糊得一时辨别不出是她的诚恳,还是她的演技更具有欺骗性。

    “我接近您的确是为了任务,可您为什么不肯相信我爱您呢!逄先生,您是第一个出现在我生命里,对我关心照顾的人,您如果不相信我,大可以现在直接把我杀了,反正我的命已经是您的了。”

    地下室里寂静得恐怖,所有人都在看着田烟悲悯求爱的模样。

    男人的脚底碾压着她细软脆弱的手指,收了力道,却没有完全放开。

    他看着身旁的人,冷声下令:“去查查她刚才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刑罚室里的,剩下的人,全部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厅中的人全都进入了电梯上楼,这间地下室,只剩下被绑来的ICPO人质,还有对他们进行刑罚的四方斋的人。

    除了中央大厅内被架起来的谭孙巡,其余的都在不透光的磨砂玻璃隔间里。

    逄经赋重新坐在了红色木椅上。

    他打开木椅的扶手,拿出一个电子遥控器。

    “在这里行刑的人全部听我的指令行动,你不想让他们死,可以,但让他们活下来,也只有你能办到。”

    他双腿大幅度地分开,西装裤下露出坚硬的腿部肌肉,张扬且稳固有力的坐姿,展露着他的强势、决断和掌控感。

    “爬过来。”

    田烟红肿的手指摁着地面,支起膝盖,乌黑的秀发沿着她纤瘦的肩膀流淌下来,遮掩住了她的半张脸,只露出流满眼泪的双眸。

    她跪到逄经赋的胯间,可怜的模样,对视着他冷冽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十五分钟,让我射出来,超出一分钟我便杀一个人,口的不好,我便摁遥控器,让他们身上挨一鞭火烙的铁鞭,至于他们能不能扛得住,全看你会不会伺候好我。”

    田烟闭上眼点头,泪水难以控制的滑落,在脸颊上流下两道醒目的痕迹。

    逄经赋脸色凝重:“解开。”

    被踩肿的手指,覆盖上他腰间的皮带,手法生涩拽着它往两侧扯开,皮带牢固得纹丝不动,她试了好多次,才找到诀窍,摁着卡扣将皮带抽走。

    裤链下滑,蛰伏在那块的性器处于半软状态,尺寸同样可观,因为她的注视,茎身虬扎的青筋,因充血而缓慢鼓起。

    颇为粗悍的尺寸是醒目的褐色,龟头通红硕大,底部铺卷着茂盛黑硬的毛发,独属于男人性物的气味,飘散出丝丝缕缕的膻气。

    他的生殖器官,却要用来放进她的嘴里吞吃。

    田烟两只手抓住他粗大的肉棒,放在哆嗦的唇边,嫩色的龟头有一道小孔,从里面冒出来些粘腻的白液。

    逄经赋抬手看着腕表,声音肃冷的,不像是在享受口交般心情亢奋。

    “计时开始。”

    田烟张嘴含住,像是在比赛吃饭的速度一样往下吞,可她技巧不佳,第一次吃男人的生殖器,用冷硬的牙齿蹭过他的棒身,头顶的男人咬着牙倒吸冷气,果断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。

    所有磨砂玻璃房间传来一声电子音的指令,接着拿起炭烤的铁鞭,挥舞在吊起来的人质身上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嚎叫声让田烟崩溃,她紧闭着眼,一手用力攥握着肉棒,嘴巴张大到了极限,卖力地朝着自己喉咙塞进去,生涩地学着记忆里曾经看过十几秒钟的色情片段。

    她不惜把自己弄到干呕,龟头抵开喉咙往喉管里塞入,食管被这异物的到来顶得干呕,呛得她想要咳嗽,却不敢闭上嘴巴,只能压着肉棒,往自己嘴巴里狠狠捅进去。

    唾液顺着张开的嘴角狼狈往下流,像是不会吃饭的孩子,撒得到处都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她嘴角撕裂到极限,眼睛痛苦眯起,腮帮子朝着中间吸扁,嘴巴像是容器,她操控着自己的脑袋,一上一下吞没。

    卖力的模样,让逄经赋有被讨好到,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,鞭打的声音即刻停止。

    肉棒在口腔里拔出插入,都有不同的细响,脆响的口水声捯饬得格外响亮,她的舌头被粗大的龟头来回摩擦着碾压,根本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肉棒被温热的口腔全方位侵入式地包裹,插到喉咙最深处后,逄经赋发出一声餍足的喘息。

    逐渐地,他兴致高涨,在她脑袋压下来的那一刻,主动抬起臀部,将龟头塞入她的喉眼,蓄满精液的睾囊拍打她的下巴,越来越深的顶弄,次次都碾压到她的嗓子眼深处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呕——”

    田烟眼泪掉得和口水一样止不住。

    痛苦的吞呕声,和她趴在男人胯间,晃动着脑袋的起伏来看,谭孙巡不难想象出来她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他眼皮被血液覆盖得沉重,几乎要流血过多陷入昏迷的他,强撑着眼皮,注视着她肩胛骨收缩的背影。

    不是他印象里向来随心所欲,闲适恬静的田烟,卑微的她,竟要主动献媚吃着那肮脏的东西取悦他。

    “田……呃田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听到了声音,懒懒地抬起眼皮,从陶醉的享受中舒缓过来。

    他抚摸着胯间人的脑袋,宽大的手心覆盖在她的头顶,像在安抚一只宠物,无声夸赞着她的动作,并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继续卖力,还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在看着你呢,还不赶紧再吃的深点,让他看看,你为了他,都肯做到哪种地步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