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69.说话不算话(二更~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计时十五分钟,田烟不知道多久了,她只能反复吞咽着唾液,用喉咙绞紧,自以为把嘴巴变成一个像下面的通道,就可以让他爽的射出。

    逄经赋时而亢奋的声音,让她觉得她马上就要成功了,可下一秒却抚摸着她的头,告诉她不够卖力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他的自控力强悍,还是他有心折磨她。

    她狠心地将脸埋到底部,黑硬的毛发扑面而来,田烟紧闭眼睛。

    痛苦地干呕持续了将近四秒钟,也没有把嘴巴移走,龟头在她嗓子眼里被反复地夹,她宁愿违背生理性地干呕,也要不惜代价,哪怕被这根东西插坏喉咙。

    逄经赋脸色难看,拽着她的头发突然往上揪起,猛地将肉棒拔出。

    唾液连成丝从她嘴里咳出,脸色因连续地咳嗽而涨得通红。

    田烟搀扶着他的膝盖,眼睛半眯,透过晶亮泪水,百分百顺从仰望着他。

    一滴滴透明的口水从她的嘴角滑落,小舌半翘,显得十分狼狈和不堪。

    逄经赋眉头拧成了死结,田烟担心时间不够,又要趴下去开始吃,头皮被揪得疼痛都可以不管不顾,像只贪吃的野猫,两只手抓着肉棒疯狂想要往嘴巴里塞。

    逄经赋拽着她的头发将她甩到一边:“滚!”

    田烟像他手里拿着的玩具,轻松摔趴在地。

    逄经赋提着裤子起身,不管柱体上缠绕的唾液,和未发泄出来的欲望,他朝着一排排的玻璃房怒吼:“全部枪杀!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不啊!不啊!”

    田烟的嘶吼声被一阵激烈的枪响彻底淹没。

    她双眼瞪大,心如死灰,眼睛仿佛深陷黑暗的沼泽,在泥潭中绝望地瘫软了身体,无力地跪坐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答应我……你明明答应我……你说话不算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地盘,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恨意黏稠的眼神,酝酿着惊涛骇浪的幽暗,他俯视着田烟,居高临下的姿态在进一步压迫她。

    逄经赋掐着田烟的下巴逼她抬头。

    “就算你十五分钟成功让我射出来,我也会杀了他们,你应该感谢我没把你这张嘴巴玩坏。”

    田烟脸色逐渐紧绷,像欲要反抗的炸毛的猫,弓起身子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逄经赋一把掐住她的脖子,田烟膝盖离地,艰难的扒着他的手掌哽咽呼吸,只见他眯起眼,情绪涌动的像是一头巨兽,简单的张嘴嘶吼,就能让她徒然失去所有反抗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,那小子还没死,我有的是办法折磨他,你反抗我,就是在要他的命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谭孙巡还在挣扎,扯动手腕捆绑的铁链,发出窸窸窣窣的声响。

    她就像一只被提着后颈的猫,瞬间冷静下来,认命地闭上眼,没能看到逄经赋脸色黑得滴墨。

    田烟被关在墙角的铁笼里。

    她看着玻璃房中来来回回进出的人,在往外搬运着尸体。

    田烟崩溃地把身体蜷缩起来,脸埋进膝盖,抓着头发往下撕扯,试图用疼痛掩盖自己无能为力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田烟……”

    谭孙巡两臂被吊在空中,低垂着脑袋,发出嘶哑的喊声。

    他额头血液凝固,金色的刘海已经完全被红色液体覆盖。

    “你没必要……为我,做这么多……这是,我们的工作,我倒不如一枪被杀了,来的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他声音虚弱,磕磕绊绊的嗓音从喉咙里挤压而出,语调像是在责怪她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活下去,就可以了……他是,不会让你死的,我只是他,为了让你听话的工具,我迟早有天也会死,给我个痛快……行吗。”

    田烟用手臂抱住脑袋,试图想要隔绝他的声音,她想要说话,声音到嘴边终究变成无力地哭喊。

    已经是绝境了,她实在找不到可以改变现状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,我不要,我不要!”

    田烟揪住凌乱的长发,掩盖不了的崩溃,她身体不断颤抖,心碎的哭喊声在空旷的地下室里回荡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来两个男人,他们将绑着谭孙巡的锁链用钥匙打开,浑身失去力气的人跪在了地上,接着被他们粗暴地往玻璃房中拖拽,他的膝盖弯曲着,双腿无力拉平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干什么!要带他去哪,去干什么啊!”

    田烟崩溃地抓着面前的铁栏杆怒吼:“不准杀他!不准杀他啊啊!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人回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不允许你跟他说话。”

    天花板角落是无死角的摄像头,清晰地记录着这里的一切,所有画面,包括声音,逄经赋都应收眼底。

    逄经赋坐在沙发,身上拢着件白色睡袍,一旁的曹农为他包扎着左手臂上的枪伤。

    他刚清洗过身子,额头和颧骨的擦伤暴露出来斑驳的青紫,在他看着监控阴郁的脸上,显得极为恐怖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发丝垂在他的眉眼前,他面色冷峻,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冷意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刘横溢和傅赫青回来了,带来了调查过后的资料。

    刘横溢右臂打着石膏,额头和脖子上的绷带缠得厚重,走路都是一瘸一拐。他弯不下腰,傅赫青将资料递给了逄经赋。

    “田春莺是五年前自己来到利德敬老院的,户口上显示,她只有一个女儿,名叫田姿,五年前因为一场火灾过世了。”

    “田烟应该就是田姿的女儿,但田烟的户口被档案局处理得很干净,就是我们之前了解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她的生父在世,不过十年前就跟田姿离婚,有了新家庭,膝下有一对儿女,田烟对他来说跟陌生人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拿起资料,一旁的曹农率先绑好了绷带,后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“她为什么加入ICPO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清楚,她的直系上司并不是ICPO,加入的团队,是雇佣在ICPO的私人团队。”

    “调查出来这个团队了吗。”

    傅赫青看向刘横溢,后者连忙说道:“查出来了,通过谭孙巡查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一瘸一拐上前走到他身边:“之前为了找田小姐时候,对他存疑,所以我又从他的学业入手调查了一通,发现他周末除了打工就是待在学校,从不和家人联络。”

    “我用监控看了他一天,他是个艺术生却经常跑科研楼,用无人机查到这栋楼的顶层有点不同寻常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拿出手机的照片递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这一层楼的窗帘全部拉着,通往顶楼需要刷卡和人脸识别,而且这栋楼的楼顶有五台发电机,电路很复杂,我们怀疑里面藏有服务器,出没顶楼的人并不是学校里的学生,也不是老师。”

    拍摄的几张照片里,是从顶楼下来的人,有男有女,还有一个光头壮汉,一道醒目的刀疤,从他脑袋直接划到眼尾。

    在下了两层楼后,他熟练戴上帽子,遮盖住自己的特征。

    这人逄经赋有点印象,但印象不多,大概是哪一次执行运货任务时候,遇到过的ICPO里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么关键的证据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刘横溢低下头,逃避着他的目光:“您对田小姐的感情不一般,若是谭孙巡有问题,您再怀疑到田小姐身上,我担心您可能不会愿意相信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正要发火,这句话却又仿佛给他浇了盆冷水,没燃起来的火焰瞬间熄了下去。

    放在之前,他当然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因为那时候的他,满心都是对田烟被绑架的愧疚,还怎么去让他相信一个心爱之人是卧底的结论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