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0.逄先生,我好舒服…(H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被人请到了楼上。

    四方斋和八歧门里没有女人,谁也不敢碰她,虽是让他们仇恨的卧底,但也得客客气气将她送上去。

    逄经赋站在门口,两人把她带到后便关门离开,剩下他嫌恶的目光盯着她身上肮脏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脱干净。”

    田烟依旧是顺从,像第一次来到他家时,也是站在玄关处脱掉衣服,一丝不挂等待着他的审视。

    她身上遍布大大小小的伤疤,有的是他被踹出来,有的是被他踩出来,还有的是在地上拖拽时候留下的伤痕。

    瘦弱的腰部,瘀青极为深重,堪比脖子上那一圈已经变紫的掐痕,可想而知他的力道对她来说有多痛。

    逄经赋掐住她的脖子,将她逮进浴室,一路上田烟跟着他的脚步走得跌跌撞撞,赤脚打滑快要跪下去。

    “洗!”

    田烟强忍着裸露的屈辱,站在淋浴下方,打开了水龙头的开关,冷水顷刻间从头顶落下,湿透了头发,滴落在雪白的肩膀上,形成串串水珠。

    冷水沿着乌黑的长发顺流而下,淋湿了她的背部。

    田烟闭着眼,刺骨的寒冷令她窒息,加上水的侵蚀,她呼吸变得微弱又急促,水珠顺着她圆润的鼻尖滴流在地面,唇瓣也开始因为寒冷而泛起一抹淡紫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窒息令她被迫张开嘴巴,紧接着脑袋撞击在墙面,传来一阵钝疼。

    逄经赋掐着她的脖子,死死把她往冰冷的瓷砖墙壁上按,淋浴浇湿他的背部,脸上瞬间扭曲得近乎可怖。

    几乎让人窒息的压迫感,整个空间都被他的怒气填满。

    “别摆出这副视死如归的样子!我说了,我不会让你死,我有很多办法折磨你!谭孙巡、田春莺,都是你给我的弱点,你敢背叛我,就得给我承受代价,等老子玩腻了再弄死你!”

    田烟脑袋被迫向上抬起,她痛苦地眯着眼睛,不禁发问:“您想要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的身体吗?”

    逄经赋脸色有了细微的变化,被田烟敏锐地捕捉。

    “您已经得到了,逄先生,我是您的,无论您做什么我都不会反抗,反正我对您来说也只是随手可以丢弃的玩物,如果我痛苦您就能开心,那您可以随便玩弄我。”

    田烟轻轻握住他的手臂,泛肿的手指温柔轻抚过他的肌肤,沿着他睡袍的袖口往里抚摸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背叛了您,但这是我的工作,并不代表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您若是要我的心,我也可以给您,但请不要这样对我,我感到很害怕,害怕您随时会抛弃我……别丢下我,可以吗。”

    冷水浇灌着他的后背,沿着脊背的骨髓蹭蹭上涨的寒意,冲不醒他变得越来越炽热的大脑。

    田烟脸上布满水痕,眼睛里唯有泪光在闪烁,像是把他的心脏给掏出来,放在冷水下方冲洗了一遍,凝固的血液停止了跳动,就这样溺死在她的哀泣中。

    逄经赋觉得自己疯了。

    任何一个人这样对待他,他都无法做到不计前嫌。

    唯有田烟可以。

    她说别丢下她。

    但这句台词应该是他的。

    逄经赋分不清,田烟究竟爱不爱他,他偏向于不爱,但那更像是害怕真的知道她不爱他之后的,一种提前预判式的自我安慰。

    他还是奢求爱的,没人比他更奢求爱了。

    冷水浇透的发丝粘湿的后背,贴在柔软的床面上摩擦。

    粗长的性器顶到了最深处,处于干燥的穴道被往前顶平了所有褶皱,胀痛得有种要把肚子撑烂的错觉。

    田烟的腿缠绕上他的腰,紧紧夹着他,哽咽演变成啜泣,呻吟声越来越娇俏。

    逄经赋大发慈悲用手指压在她的阴蒂上揉捏。

    她攀上逄经赋的胳膊,两只手紧紧抱住他横在她身前,往下揉捏阴蒂的手臂。

    逄经赋拇指压着阴蒂,用力猛地挺身而进,宫颈口都撞开了,挂在他身上两条白嫩的腿,颤抖着夹紧他的腰。

    被淋湿的睡袍还穿在他身上,逄经赋不想听她的呻吟,掐着她脖子,强势野蛮的态度往她下体打桩撞击。

    稚嫩的宫腔接纳着龟头残忍地敲开,穴道被肉棍子堵得密不透风,渐渐从身体里蔓延出来的黏液,打湿棒身更加顺利地进出。

    田烟面色绯红,眯起的眼睛沉浸在窒息里,她专心致志地盯着他,生怕下一秒就会被掐死。

    穴道里的清液很快就被抽离了出来,茎身上盘旋虬扎的青筋磨着里面每一寸角落,刺激着敏感点越绞越紧,像是要把他夹断也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透明的水裹着狰狞的性器在她白软的两瓣肉唇里横冲直撞。

    “我恨你!”

    逄经赋突然面色阴沉,加重手上的力道,连她口中最后一丝氧气都彻底剥夺。

    “我恨你,我恨你,我恨你!”

    他动作越来越蛮力,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撑着他疯狂地打桩,借口这叁个字,能把承受过背叛的痛苦都给消除。

    但其实逄经赋更恨自己。

    恨自己没出息,恨自己一而再再而叁地栽在她身上,恨自己无法杀死她,更恨自己为什么要爱她!

    田烟被操得头晕眼花,小腹痉挛,临近高潮的快感如同浪花持续不断地翻涌。

    粘稠的水渍在他撞击中连成丝线,嫩白的阴唇被硕大的囊袋撞击得通红,晶莹的淫水开始不断从穴口流出。

    她处于窒息,白眼往上翻得看不到黑色眼珠,下面的水声,却在张扬着她兴致高昂的状态。

    逄经赋看不到她蜷缩的脚趾,和几乎伸直的双腿,痛苦地抬起胸口,波涛荡漾的奶子,颠簸成一片白花花映射在他火热的瞳孔中。

    田烟的指甲在他手臂上挠出一道道鲜红交错的色彩。

    逄经赋感受到疼痛,手指松懈了力道,田烟的咳嗽声反复搅动着他的肉棒,快感层层迭迭沿着茎身一击涌向大脑。

    他掰开田烟的腿,强悍的腰身用力撞击耕耘,繁多的肉筋剐在敏感的穴口和逼道,撞出响亮清脆的鼓掌般。

    逄经赋手里掂着她跳动的乳儿,捏着前端的一粒粉色奶头,将它往上拉扯。

    敏感的痛觉令她仰着脖子呜咽一声,下体径直的快感往外喷涌,顺着他进出的肉棒往外飞溅大量汁水。

    逄经赋一个巴掌抽肿她的奶子,田烟痛声哀叫:“逄……先生……啊,啊!”

    以为她要说什么求饶的话,逄经赋不耐烦地皱紧眉头,压着她的膝盖大力往外分开。

    田烟揪着他的睡袍衣领往下扯,红着脸满眼痴醉的泪意:“求您操死我……操死我,啊,操我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脑子还没反应过来,身体就已经先快一步,往她潮水泛滥的逼里面大力操干。

    “不学着怎么装爱我了,开始学怎么演骚货了?”

    他自暴自弃,像个没吃过肉的禽兽一样要干死她。

    “呜,只对您骚……呜啊,只对您。”

    田烟呜咽仰起脖子,瘀青斑驳的颈部,都是他亲手烙印的痕迹,上面几根细瘦的骨头凸起。

    冲刺的撞入把她身体都顶到了床头,后背潮湿的水渍都要摩擦干透,她脑袋往冰冷的床头上撞了几十下,发出清脆的抨击声。

    精液灌满他撬进去的子宫,全部注入深处,肉棒甚至都要穿透了身体,恨不得射精后当场和卵子相融。

    白嫩纤细的腿像蛇一样灵活,攀附在他的劲腰上,拦着他的后背把他的身体用力贴向她,床单被她抓出凌乱的褶皱。

    田烟眼神迷离,像是在感受着他射精的过程,被灌满得浑身颤抖。

    她的目光里满载着无尽的深情,直达灵魂深处,仿佛要将他锁在她汪洋的黑瞳里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好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浑身无可自控的亢奋,像是得到糖果的孩子,方才卖力的一切都有了回应,无可救药掉进她布满甜蜜的陷阱里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