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1.扇逼到高潮(H)二更~ 𝔭𝖔18𝖈b.𝓬𝖔𝓂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田烟被他操了一整夜,昏过去还不到两个小时,又被他压着翻过身子,趴在床上,撅起屁股供他进出。

    爽是真的,可累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她虚弱得动不了一根手指,左脸压在柔软的床上挤压变形,浑浑噩噩的眼神显得迷离徜彷。

    臀肉被他的腰撞出阵阵肉浪,肉棒每次进出都会发出黏稠的水声,混合着清脆的拍打音,源源不断回荡在室内。

    田烟闭上眼,小腹里是无尽的酸痛,逼得她无法入睡。

    异于常人的性器准确无误地在宫口前摩擦,只要他稍加蛮力,就会插进子宫里逼得她又疼又涨。

    田烟想,她貌似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避孕药了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会怀孕的。

    田烟往最坏的方面想,若是怀孕了,逄经赋大概对她的态度会不一样,如果她用肚子里的孩子威胁他,他有可能会放过谭孙巡。

    田烟被自己荒谬的想法气笑了。

    让她怀孕,不如让她去死。

    “笑什么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喘着粗重的呼吸声,趴下来压在她瘦弱的脊背上,沙哑的声音裹着一层酥酥麻麻的情欲,像是在调情般温柔。

    田烟呜咽,用力翘着屁股,好让那根巨兽进入的更加顺利。

    “舒服……逄先生,您操得我好舒服,再用力,我想高潮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的手沿着她的大腿根部一路往上,粗糙的指尖传来让她无法忽略的摩擦力,准确无误捏住充血的阴蒂。

    田烟呻吟,全身都跟着颤抖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该奖励你吗?”

    他明知故问,心里其实早有了答案,偏要说出来羞辱她一番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求求您,奖励我,我会听话的。”

    田烟知道这个男人听不得什么,她越是顺从,他便越要和她反着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他一巴掌往她脆弱的阴蒂拍打了上去:“凭什么奖励你!”

    “呜啊!”

    田烟经受刺激地弓腰,背后被他沉重的重量压得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疼还是爽?”

    田烟眼尾溢出了泪,像只小猫一样发出呜咽声:“又疼又爽……”

    巴掌毫无预备地再次往她阴蒂抽了上来,田烟激烈扭动着腰躲避,带着哭腔的呻吟越来越婉转动听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!”

    肉棒往里肏得更深,他的腰抬起后重重往下落,龟头卡进了最隐秘的宫腔,那块像个小嘴,野蛮吸吮,不断蠕动的肉穴绞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巴掌扇打不停,无论她怎么求饶,田烟并拢着大腿根部颤抖哀叫,又被他强行分开,传来如电击般又麻又爽的快感。

    身体往下塌得狠了,身后像块巨石一样压得她窒息。

    他的掌心粘腻着大量的淫水拉成丝,阴蒂肿得比刚才还大,尿道口都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,痛感像针一样迭加,田烟拽住他的手腕拼命哀求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……呜啊别打……我不要了!”

    明知道说出来的话仍会让他更加卖力,田烟还是忍不住求饶,果然结果变成和她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“不打怎么能让你爽?骚货。”

    滚烫的茎身剧烈撞击,腿根颤抖得根本跪不住,每当她想要趴在床上,都会被他另一条手臂牢牢箍紧。

    被他刺激到哭喊,田烟抓着床单不停歇地呻吟求饶,方才那点困意也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她脚趾蜷缩,敏感的阴蒂重复迭加地刺激,拼命将她推向高潮,连反应都来不及,淫水就从下体像失禁一样喷射了出来。

    肉棒凶猛抽插,仿佛插得越凶,喷的水就越多,像是抽水泵般,源源不断激烈外泄。

    高潮接踵而至,小腹止不住痉挛,她被刺激得往上仰起脑袋,满口呜啊呜啊地呻吟,像个牙牙学语的婴儿,话都说不清,更别说求饶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的右手被淫水给浇了个透彻,一滴又一滴晶莹的水珠从他的指尖滑落。

    他左手搂着田烟的腰,不断往里发凿,单薄的后背贴着他的腹肌上下磨动,公狗腰就着刚才喷出的淫水,噗呲噗呲活塞声音响得激烈。

    “不要呜……啊!”

    刚高潮后的身体顶不住这股强悍的怼弄,田烟几乎高潮到崩溃,没几秒就被插得喷出淫水,身体几乎要脱水干扁。

    直到精液的注入,那野蛮的机械才像是被拔断了电源般,骤然停止。

    束缚在她腰间钢铁般的手臂终于松开,田烟彻底瘫倒在床。

    耳朵里的耳鸣声很重,她听不清他在说什么,持续断线了两分钟之后,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逄经赋从浴室出来,换上崭新的睡袍,拿着温水浸泡过的毛巾走过去帮她清理身子。

    田烟一动不动,逄经赋搂住她的脖子,正要把她身体翻过来,看到她耳朵里流出了血。

    逄经赋连忙跪上床,小心翼翼搀扶着她的脑袋,将她平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他拿过手机,打着手电筒照进耳朵里。

    偏偏两只耳朵都在流血,逄经赋慌乱正要拨通电话叫人,又看到她一丝不挂的样子,丢下手机转身去衣帽间里拽出一件大衣和衬衫。

    刚要为她穿上,又见她的腿间流出精液,逄经赋气急败坏地操了一声,抱起田烟快步流星地走去浴室-

    田烟睡醒的时候是在医院。

    还是上次被他操发烧送来的那家医院,还是那间病房。

    耳膜破裂。

    田烟看着床头关于自己的病历本,上面写着大致的治疗方案和程序。

    不是什么大病,被爆炸后产生的声音波及,并不严重,每天输液消炎水两瓶,自行愈合。

    把她带来医院,逄经赋未免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田烟抬了一下嘴角,察觉到这个时候笑有些不妥,便把弧度压了下去。泍魰鮜χμ鱂洅℗𝖔18𝓬v.𝓬oℳ更薪 綪菿℗𝖔18𝓬v.𝓬oℳ繼續閱dú

    田烟的猜想是对的,逄经赋的确已经爱上她了,他当然不会把她弄死,就算折磨她,也只是在依靠性爱把她弄到奄奄一息,只是耳朵出个血就让他病急乱投医。

    这不是相当于他把自己的弱点亲手暴露给她了吗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