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3.厉鬼【祝若云x范寺卿】 т𝑜ky𝑜г𝓮8.ⓒ𝑜m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落地窗外,庭院中的锦鲤悠然游动,池塘漂浮的荷叶被红色的锦鲤撞颤着,水面映照出和煦的阳光。

    范寺卿捏着瓷制的玉白茶盏边缘,茶盏近似玉石,盏身薄如蝉翼,透过阳光可以隐隐看到手指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身着天鹅绒睡袍,深蓝色的色调衬出他格外白皙的肌肤,领口细致地镶着一圈金色的丝线,显得高贵与雅致。

    听着身旁人的汇报,他轻呷一口,清香的茶水在口中流淌,湿热的蒸汽涌上他银框眼镜,材质特殊的镜片并没有被蒙上雾。

    “所以,他这算是在跟我求和?”

    “应该不算,或许是走投无路了也说不定。”秘书一语道出自己的猜想。楍攵將茬ℛ𝔬𝖚s𝕖b𝔞.𝕔𝑜ℳ韣傢鯁薪梿載 請荍鑶網祉

    范寺卿笑了笑,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“不会,他不像是那种人,此次求和必定有诈,先按兵不动,他一定会有所行动。”

    秘书询问道:“那我们是不打算和他合作吗?”

    范寺卿放下茶盏:“那也得看他有诚意才行,之前他不肯,现在,轮到我主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他是为了那个被绑过来的姑娘?”

    范寺卿挑眉:“哦,也对,那恐怕就是田烟小姐的主意了,或许是她吹的耳边风也说不定呢。”

    门外偷听的祝若云,因为听到了田烟的名字而发出了些动静。

    秘书立即快步走出去。

    开门后抓住了还没逃远的祝若云。

    她身上穿着和府邸女佣们一样的和服,因为往前拖拽,腰掛松开,领口扯得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祝若云被拖在地上,男人力道相当大,她露出一节白嫩的胳膊,被拽的快要脱臼,无助的哭喊道:“对不起,我下次不偷听了!”

    祝若云被扔在了屋内的榻榻米上。

    范寺卿闲适地坐在窗边的藤竹摇椅,翘着二郎腿,双手放在大腿上,椅子轻摇,阳光从窗户撒进来,为他的身影镀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边,显得如此和谐。

    他嘴角上扬,露出知性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昨天你也是这么跟我说的。”

    相处的这半个月,祝若云深知他的可怕,所以每次见到他的笑容,都会止不住地恶寒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不会了……真的真的!”

    “抱歉,我这人不太相信口头方面的承诺。”

    秘书摁着垂在耳边的麦下了指令。

    进来的两名保镖将祝若云从地上抓起来,把她摁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秘书从墙边的柜子里拿出一把宽厚的檀木戒尺。

    他来到她面前,冷着冰山似的脸命令:“抬手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哭着摇头,眼神里写满了无助的求饶,身旁的保镖抓住她的手臂,强行将她的左手抬起来。

    那只手昨天才被打过,充血的手指变得异常肿大,肌肤也由红变紫,淤血堆积在血管里,呈现出山丘般的瘀肿。

    戒尺抽下去,房间中传来响亮的拍打声。

    祝若云号啕痛哭,可她的哭声远没有那些抽打声来的响亮。

    范寺卿端起茶盏,用盖子将表层的茶叶捋到一旁,轻轻吹着袅袅上升的烟雾。

    浑身自在的散漫感,他像是将这场家教的刑罚,当作了舒适的背景音,聆听着她的痛苦而取乐。

    家有家规。

    在范寺卿的地盘上是如此。

    一旁的红梨木矮桌上,放着雅致的青色陶瓷罐,点燃的一根香薰释放出缕缕青烟,空气中充斥着令人放松的木香。

    随着香薰的持续燃烧,烧尽的烟灰突然折断,落在香薰罐的边缘。

    殴打声乍然停止。

    保镖松开了她,祝若云没了支撑,身体往前爬倒在地,她抓着左手腕,血液顺着颤抖的手指一滴滴地往下流动,滴在榻榻米浸湿出一朵朵醒目的红花。

    她整个身体都弯曲起来,头发凌乱地散落在面前,哭声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秘书为他在空杯添着新的茶水,范寺卿漫不经心晃动着摇椅,温和的笑意熟练得看不出半点缺陷。

    “希望你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为祝若云包扎伤口的是府邸里的一位女佣们的管家。

    祝若云称呼她梁姐姐。

    梁弃熟练地为她处理伤口,面对触目惊心地翻出来的血肉,她面色不改,眼神依旧冷淡。

    “不要再惹家主不愉快了,他最不喜欢不听话的,如果是其他人,早在第二次犯错的时候就被拉出去枪杀了,你半个月来犯的错误,足够我们这一圈人死了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抽抽噎噎地说:“我是被他绑架过来的,我只是想离开这,你们都是自愿来的,可我不是!我想回家,我想妈妈。”

    许是她太过孩子气般的话,让女人的表情有了动容,为她缠好绷带,轻抚着她的脑袋,从药箱的底层拿出了一颗糖果给她。

    “这里不需要你干活,你只要安静地待在这里就好,你已经很幸运了,别再惹事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握着那颗水果硬糖,跪在地上看着她起身离开,拉门再次关上后,她委屈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地往下掉。

    晚上,祝若云趁着夜深人静,将用毯子包起来的包裹勒在身前,爬上了庭院里两米高的石墙。

    她踩着脚下的枫树,吃力攀爬着墙壁上凹凸不一的石块,铆足了力气,往上用力一跃。

    当她脑袋弹出墙头的瞬间,四周警报声刺耳响起,墙角红色的灯光闪着刺眼的霓虹灯,原本安静的府邸,每个房间全部亮起了灯光。

    祝若云吓得扒着墙头要往外爬,结果脚下一滑,整个人从墙头摔了下来,包裹里的东西也碎烂了。

    保镖将人带到范寺卿的面前。

    打开包裹一看,里面全是她偷来的“赃物”。

    都是些摆放在府邸里各个角落的瓶瓶罐罐,每一件却都价值不菲,现在变成了不值一文的碎片。

    祝若云跪在地上,浑身哆嗦,头顶传来的笑声令她瞬间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对不起,我见钱眼开,我就是想出去之后能卖点钱花,我身上没钱,我回不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对不起,对不起!我下次不敢了!”

    对于这句话,范寺卿已经听腻了,他头疼地扶着额角,随意挥挥手。

    秘书很快拿来戒尺,保镖死死摁住挣扎的她,祝若云嘶吼嚎啕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:“我不要!我不要啊!你放开我!凭什么我要呆在这里,放我出去!”

    她被摁得几乎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停。”

    秘书转过身来,等着他的指令。

    范寺卿坐在椅子上,镜片下他眼睛眯得犀利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不想挨罚,那便一劳永逸吧,也免得你今后再惹出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看向靠墙的柜子:“去把最后一个格子里的东西拿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祝若云停止了哭喊,忍不住屏住了呼吸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那条黑色项圈下面连接着四条千斤重的铁链时候,她苍白的脸色布满惊恐,嚎叫得比刚才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两条手臂被牢牢扣在身后,任由她怎么挣扎,也挣脱不开两个男人的力量。

    范寺卿十指相扣,放在腿上,一脸温和的笑容,对她来说早已是阴森可怖的厉鬼。

    “倘若不是你今后可能还会有些用处,我已经把你活埋了,绑上这东西之后你若再敢犯错,那就别怪我把你撕票了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