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5.耳光(二更~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远处传来直升机的轰鸣声,田烟警惕得浑身汗毛炸起。

    她时刻透过玻璃看着外面的天空,谭孙巡在下一个路口猛地打死方向往左拐,卡着黄灯的数字过去之后,田烟试图拽开车门。

    “你坐好!”

    “停车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你下去送死!你知道你现在回去的下场是什么吗!”

    田烟回过头来怒斥他:“你也说了逄经赋不可能杀我,只有这个办法你才能成功逃走,要是我们两个都被抓回去了,你觉得你还有活路吗!”

    谭孙巡压根不听她说,固执地把油门踩到底往前冲,双眼死盯着前方车水马龙的道路。

    “先去找ICPO,我就不信逄经赋在那群人面前还敢胡来。”

    田烟拿起了枪,一边降下车窗:“不能再跑了,你在这里停车,顺着一条没监控的小道往前走,等你找到ICPO……”

    “田烟,坐好!”

    谭孙巡低吼,猛地向右拐弯,前方的道路口突然冲出来两辆奥迪,显然是在追捕他们。

    没系安全带的田烟撞击到车门上,头发顺着打开的车窗飘散出去,她吃痛地捂着肩膀。

    “把安全带系上,快点!”

    田烟面无死灰般闭上眼,语气平静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停车,谭孙巡,你这么下去只会是死路一条,我冒这么大的风险把你救出来,你以为我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吗!在我采用这个办法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决策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咬着牙目瞪圆睁,避让着街道上的车辆,根本不听她在说什么,可能是他已经彻底失去了理智。

    田烟将拿枪的手探出窗外,对准车轮射击。

    轮胎瞬间爆炸,白烟腾腾地冒出,失去稳定性的汽车开始向右偏斜,高速行驶的轿车一时间停不下来,撞击在马路边缘的台阶上,车头直接把路边的电线杆子撞歪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正面安全气囊没有弹出,可由于车头的变形,侧面气囊爆出,谭孙巡被挤压在驾驶座抽不出身,田烟把枪扔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田烟打开车门,车外还冒着白烟,谭孙巡拼命抓着身上的安全带,却被气囊压得根本动不了,他朝她怒吼道:“田烟!你敢走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她冷漠地关上车门,透过降下的车窗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,谭孙巡。”

    直升机已经抵达了上空,十字路口四面八方涌来了四方斋的人,大量黑色轿车将路口堵死,被包围在中间的人们惊慌地寻找两边的商铺,进到外面躲避。

    直升机投射的光打在田烟身上,阳光刺眼的艳阳天,她被亮光照射得浑身散发着一层模糊不清的光晕,深冬里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走在马路中心。

    田烟举起双手投降,裸露在外的双腿寒颤着发抖,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前方的八辆轿车里下来十几个人,其中叁个人走到田烟身边,他们的袖口中藏有手枪,对准田烟的双腿,其中一人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“田小姐,老大说了,你若是再逃,便把子弹打到你的腿里,请你乖乖上车跟我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走。”田烟面无表情地顺从。

    从路边撞毁的奔驰车旁,跑过来的几个人说道:“车里面没人了。”

    其中一个男的看了一眼路边那辆车,用枪口瞄准田烟示意:“你们五个先带她走,剩下的,过来跟我分头找人。”

    -

    啪——

    响亮的耳光,结结实实抽在她的脸上,田烟紧接着被逄经赋一个鞭腿踹得摔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空旷的地下车库里回声嘹亮,几十辆轿车横七竖八地停着,在场的所有人都屏息凝神。

    逄经赋一脚踩上田烟的腿,残忍地往下碾压逼她呻吟出声,逄经赋对围观的四方斋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人都给我听好了!一旦发现她敢从这栋公寓里出去,就给我把她的腿打成马蜂窝,听到没有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洪亮的回应声整齐有序。

    逄经赋脱下大衣扔在田烟的身上,用衣服裹住她后,把人扛在肩膀,快步朝着电梯走去。

    这栋公寓楼全部都是他的,七层以上是四方斋的住所,六楼被田烟给烧了,逄经赋将人带到了五楼,这楼层的布局被全部打通,室内除了硬装之外没有任何家具。

    这里原来是放弹药的存储仓,窗户被全部用水泥封死,室内除了开灯之外,没有任何外界的亮光可以照射进来。

    田烟被扔在坚硬的瓷砖地板。

    她浑身疼得弓起,捂着肿起来的脸颊抽泣。

    大衣被扯走,逄经赋蹲下来,隔着她身上唯一一件衬衫,准确无误掐住她的乳头,像是要把它给拧断一样,朝着右边扭着挤压。

    田烟痛得哀嚎,抓住他的手腕求饶。

    逄经赋眼底布满恐怖的阴鸷,裂眦嚼齿:“就穿成这样出去?嗯?让外面所有人都看着你是怎么被老子给搞得,怎么没穿内衣跑的,又是怎么站在大街上让人看的吗!贱货!”

    他松开手,欲要再次抽上她的脸,田烟尖叫着捂住被抽肿的那半边脸躲避,逄经赋的手扇上她的手背,躲过了一劫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……对不起,我就是想救他,我没有要逃,对不起,我没别的办法了,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子要听的是你的道歉吗!”

    “老子要你听话!你他妈到头来除了骗老子你爱我之外,你还会干什么!”

    田烟痛哭流涕:“我只是想要救他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掐住她的脖子,往坚硬的地砖上摁,氧气被瞬间剥夺,窒息令田烟大脑充血发胀,太阳穴突突地弹跳,充血的半张脸,鼓起来的样子变得瘆人至极。

    “骗我是吧,嗯?又骗我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恼怒地将自己都气笑了,他分明一直都知道田烟嘴里没一句实话,到头来还要责怪到她身上,生气她嘴里说的谎话为什么不是真话。

    看完监控里她用枪指着自己的头,没有一丝迟疑和恐惧,让逄经赋怎么能相信她真的爱上了他。

    那种眼神和表情,分明是对他恨之入骨,宁愿拿枪走火,也要逃出地狱般的决心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