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6.被关起来的容器(H)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逄经赋把她身上唯一的衬衫脱掉,肌肤贴在瓷砖地面是刺骨的冷意,冷得连穴都在紧咬着他不放。

    两条纤细白嫩的双腿,只适合用来扛到肩上挨操。

    逄经赋不是在发泄,只是在纯粹地惩罚她,明知道阴道里没有淫水仍固执地往里挤压。

    干燥的通道,在他庞大的肉棒尺寸加持下痛得皮开肉绽,田烟疼得捂住腹部哭泣。

    “给我记住有多疼!下次再敢跑,捅进去的就不是我的东西了!老子随便拿一根棍子都能让你的逼撕烂!”

    田烟扒着他的肩头,衬衫柔软的质地在她的手中被揉成了一团,瘦弱的背骨在坚硬的地面上反复滑行、摩擦。撞击的每一次,骨头都要磨碎了般。

    两瓣嫩白的阴唇被粗大的肉棒挤压,连带着一块捅进了逼里。

    敏感的穴口聚焦着神经,每一次干燥的进出都会让她痛不欲生,清晰地感知着肉棒进入的位置和力道。

    她痛得抬起胸口,卑微地求他放过她。

    “烂掉了……要烂了啊,我好痛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捏着硬起来的乳头,揪在手指里薅拽,粉嫩的乳粒生生被他揉搓至红肿,双重夹击的痛苦令田烟绝望到崩溃。

    结合处的拍击声,节奏明确,速度加快,像是抽打的巴掌,每一声拍击都清晰且具有强烈的回响,肉棒的拉出,让紧紧相黏在棒身上的逼肉跟着外翻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没了谭孙巡我就威胁不了你了?别忘了田春莺,你若再敢跑一次我就拿她开刀!”

    田烟痛苦地仰起脖颈,眼尾流出的泪倒灌进耳朵,她哭得狠了,连哭喊都变得无声,哽住的喉咙发出断断续续嘶哑的喘气。

    逄经赋突然松开她的奶子,朝着肚子上鼓起来的肉棒痕迹,用掌心摁住后往下压!

    一瞬间,腹部骤然挤压,氧气剥夺,阴道紧缩,夹得肉棒都要折断在里面。

    逄经赋眉头紧皱,差点缴械出来,田烟瞪直了双眼,瞳孔冲涌着血丝,抽搐的手指握住他的手腕。

    “呃呃……不呃……”

    逄经赋眯着眼睛,强忍性欲,敏锐的目光透视人心。

    “告诉我,你打算跟他跑去哪?”

    “私奔吗?用老子给你的钱?用老子帮你还债的钱,你拿来跟别的男人私奔!”

    逄经赋再度挤压着她瘦弱的肚皮摁压,不但让他爽得要死,还能看她因为窒息和胀痛半死不活的样子。

    逄经赋调查过曾经帮她还债的欠债公司的银行卡号,发现那只是个空壳公司,他还进去的那几百万,很可能到最后都流向了ICPO,或者她的账户。

    在看到田烟阻断呼吸后即将窒息而亡的样子,他骤然松开手,氧气争先恐后地涌入腹部。

    田烟狼狈咳嗽着,嫩逼一松一紧吃着他的肉棒,简直像极了在讨好他的小嘴,吸吮得有力,像她本人的那张嘴巴,宁可戳死自己,都要吃下完整的肉棒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咳……没有,要和他私奔,那笔钱,在我上司手里,他说,会算成我的工钱,等到我退休后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你还准备当一辈子卧底呢?ICPO给你们养老,你们拿命奉献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语气间满是嘲讽之意。

    田烟摇头,捂着浮现瘀青的肚皮,左脸的肿大,让她说话含糊不清,圆润的口音里带着可爱的滑稽感。

    “他们承诺我,让我干完这一次的任务就退休,我已经不想再做卧底了,逄先生,我真的没有打算离开您,我只是害怕我的同事会因为我死掉,所以才拼了命地救他。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

    逄经赋不想再听到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任何一句解释了。

    他甚至厌烦去辨认,到底哪一句话是真的,哪一句是假的。

    半真半假的语言游戏逄经赋玩腻了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你除了活着让老子操之外,你没有任何一点价值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将肩膀上的腿放下来,摆弄着她的身体侧过去,然后抓着她一条胳膊作为支撑点,另一手扶着她的屁股猛干。

    过程沉默无情的像个机器,仿佛只要完成任务在她逼里射出来就够了。

    田烟侧躺在地面,红肿的脸皮压在冰冷的瓷砖地上摩擦,伤口变得严重,她并拢着双腿,一条胳膊被拽得笔直,另一只手搀扶着地面。

    她变成了一个工具,只供他打桩猛肏,直到精液内射。

    逄经赋提着裤子起身走人,临走前,从外面切断了室内的全部电源,空间瞬间变成了不见光的黑暗。

    田烟躺在地上,渐渐感觉到了寒冷,她一个人蜷缩在无声无光的空间,甚至不清楚时间,能感受到的,只有从她身体内源源不断流出的精液。

    连着一个月的时间,田烟都被关在公寓的五层。

    除了逄经赋来的时候能打开灯之外,其余的时间,她都生活在不见天日的黑暗里,甚至连房间里的卫生间,都是她爬行在地上,一步步摸黑寻找到的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,会有一次给她放饭的时间,外面的人通常不会开灯,只把饭放在门口后,迅速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每当田烟快饿死的时候,逄经赋就会带着下一顿饭,和性爱出现。

    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谭孙巡似乎没有被找到,否则按照逄经赋的个性,一定会再拿他威胁,让她乖乖就范。

    田烟一直都是光着身体,这里面太黑了,时间久了,她感觉自己都要快瞎了。

    长时间躺在冰冷的地面,由于地砖吸收了身体上的热量,导致她的身体和肌肉经常伴随着阵痛。

    田烟的皮肤被撞得青一块紫一块,渐渐地,她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,甚至连做爱是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像是在一个冷冻仓库里的死鱼,连说出求饶的话,都觉得是一种折磨,她说到口干舌燥,逄经赋也不会对她松动。

    逄经赋对田烟说:“这不就是你想要的吗。”

    在医院里的时候田烟说过,让他把她当成一个随时可以发泄的容器。

    而现在她真的变成了他的专属容器。

    逄经赋有意惩罚她,田烟也顺着他的心思,听话地完成他带来的刑罚。

    只是田烟的意志力要比逄经赋想得坚定,一个月过去,除了身体上出现的生理反应之外,她从不崩溃和绝望。

    逄经赋每天胆战心惊看着监控害怕她会撞墙,以死相逼。

    可田烟真就宁愿死在房间里,也不会像为了给谭孙巡求情那样,嚎啕大哭着下跪磕头,求他放她出去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