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8.她的计谋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十天、半个月、一个月。

    田烟在这里待的时间越久,心里就越慌乱。

    逄经赋每天早出晚归,回来之后再跟田烟做到半夜,她被锁在这栋价值不菲的庭院内,养的白白嫩嫩,成了一只坐井观天的金丝雀。

    田烟看不到外面的风景,却能听到时而从头顶掠过的直升机的声音,每天还能听到整齐有序的跑步声。

    逄经赋在与范寺卿合作,壮大他的军营,田烟生活的这片区域,便是属于在军营附近的禁区。

    一同加入这场合作的,还有为113工厂提供所有零件图纸的程英言。

    程英言出自商贾之家,在海港地区经营海运物流、邮轮旅游业务,叁十八岁爬到高位,主导并成功开拓多条重要海航线路。

    从他收购了一家机械制造厂开始,便有各种高精度的机械零件合作商找到他,想要寻求合作。

    程英言看不上那点蝇头小利,对有价无市的市场起了兴趣,总觉得这是个潜力,毕竟挣钱的办法都在刑法里写着。

    于是他自己开创了一家大型射击馆,打通上下人脉,成为国内首家拥有真枪射击资格的娱乐馆,果然不少富豪都被吸引,跟人聊天中得知,亚洲枪支走私市场,存在着巨大的潜力。

    他这人对赚钱兴趣排在第二,第一主要是为了拓展扩大自己的生意,占据市场。无论是亏还是挣,只要是没人跟他竞争都是好事,以此来避免自己会被市场的洪流给冲击走。

    兜兜转转,程英言找上了逄经赋。他不求分成多少,但一定要拉上逄经赋这艘大船,好让他加入进去,这样无论再多的洪浪来袭,他都不会担心家族生意在一夜之间坍塌。

    范寺卿打造的军队,纯粹是为了独占一方势力,他野心雄志,拿着这支军队掌控地方政策,要对曾经把他逐出家族的人复仇。

    程英言为逄经赋提供走私便利,逄经赋卖给范寺卿低价军火,看似叁个人之间和平有利的交易,但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,他们之间的内讧是必然的。

    一个月来,在漾呈县他们叁人已经组织了多次饭局,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融洽,但是暗地里却是暗斗不休。

    天平一旦朝着一个方向倾斜,剩下的两个都要随时侧翻,被其中一个掌握独权,所以他们之间必须要捏着对方的软肋。

    逄经赋的软肋可谓已经摆在明面上了,只是田烟身在井底自己不知道罢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手中的军火库存正在逐步恢复正常,但如果按照这个趋势下去,他就不能独擅其美,接下来所有的交易都要按照程英言给他的路线走。

    这对向来独行其道的他,只会是一个危险的决策。

    他在想办法把主动权拉回来的时候,也想方设法让田烟保持在一个安全的境地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田烟可以出门的那天,日历上显示已经临近新年了。

    漾呈县干燥的天气竟然飘落了雪花,田烟缠着围巾,穿着黑色的长款棉服,从头裹到脚踝,她走在军区的铁丝网内,身后还跟着两名四方斋的人。

    逄经赋允许她出来闲逛,但当田烟看到她住的是什么地方后,完全放弃了逃跑的想法。

    四周被一片片密集的铁丝网包围,每隔几米会有一根铁柱扎入地面,稳固地支撑着这片禁地的屏障。

    铁丝网上方,电线交错,隐隐还能听到电流传来微弱的嗡嗡声。

    附近巡逻的军人手中拿着武器,每个角落不时会有摄像头转动,整个操场放眼望去一览无遗,四周没有树木遮挡,军区的内部不时传来低沉的口号声。

    田烟所住的宅院,就处于在军区内最边角的一格子里。

    在她迎着头皮屑一样的雪花闲逛时,远处两个身影正在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那两人走进了,田烟才发现其中一人是范寺卿,大概是他身上那件绒白的羊毛大衣,太符合他的性格特征,还没看到他的脸,就率先把他认出来了。

    范寺卿身旁跟着一位身穿双排扣天鹅绒大衣的男人,打着发胶的碎发往头顶推去,露出饱满的额头,戴着黑色皮手套,手套的腕部有一圈黑白色的绒毛,彰显着男人优雅的品味。

    “看来赋先生终于舍得将他的宝物放出来,见一眼天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范寺卿,眯着眼的笑容,在镜片的遮挡下,格外意义不明。

    身旁的男人似乎懂了他的意思,看向田烟,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是这么年轻的姑娘,我还好奇赋老板的口味究竟是什么样的,倒真是意外。”

    田烟长得就像个乳臭未干的大学生,只要她稍加演技,那股愚蠢的真诚,就能从清澈的眼神里释放,俘获人心。

    她也笑着向范寺卿打招呼:“好久不见,范先生。”

    田烟又看向他身旁的男人。

    男人主动自我介绍,向她伸出手:“鄙人姓程,名英言,英如日月之英明,言如言传身教之言。”

    田烟示以微笑:“田烟。”

    隔着皮手套,她回握上他的手,对方加以力道之后,很快便松开。

    田烟看着范寺卿,学着他的笑容,只是模仿的假模假样。

    程英言倒是看出了个究竟。

    “两位看起来交情颇深,田姑娘似乎有话想对范先生您说呢。”

    田烟的嘴角瞬间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范寺卿一眼看懂她的心思,笑着道:“不,是我有话想对她说,田烟小姐,可方便跟我来一步?”

    田烟用眼神示意她身后的人。

    四方斋的两人,早就开始将他们的谈话内容给背下来了,等逄经赋回来之后,再一字不漏地汇报给他。

    范寺卿向他们点头:“还请两位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他做出请的手势,田烟往前走之后,他们果然没有再跟着。

    程英言在和那两人闲来无事地攀谈,询问今天逄经赋去海港验货是否顺利。

    田烟离开他们十米远之后,才停下脚步,范寺卿回头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祝若云在哪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:我知道你会问这个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田烟小姐是不是忘了,是你失言在先,你还骗了我,他会在鼓山公园交易,结果那天根本没人,我记得我说过,你叁天不打电话,我就砍断她一根手指,不如你现在猜猜,她还活着没有。”

    田烟上前一步,两人的距离不过五厘米,范寺卿的围巾并没有缠绕,而是长长地垂在身前,反而让他们之间的距离看起来更近了。

    从身后看,两人的姿势已经远超出了谈话距离。

    “您现在不也跟逄经赋合作了吗,这一开始就是您的目的,不是吗?祝若云现在对您来说已经没有用了,您应该让她离开!”

    范寺卿温和笑着,推着鼻梁上的眼镜。他没有说话,但似乎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建议。

    田烟警惕地看了一眼身后,然后又认真地抬起头对他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您想拿捏把柄,我给您一个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拿捏我!”田烟眼中的严肃,令人不得有半点质疑。

    “您帮我逃离逄经赋,我可以做您的棋子任凭您摆布,用我来换祝若云,对您来说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。”

    他的笑容像是在看一个孩子般无奈。

    “田烟小姐,你太年轻了,我若这么做,岂不是公然与赋先生为敌,我可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,即便你再想逃离他,只要你在他身边一天,你就是他最完美的弱点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压低声音:“我可以给你一个办法,让你不用依靠逄经赋,也能获得你想要的货源,没有任何中间商。”

    他觉得这玩笑未免开的太大了。

    国内市场的走私巨头除了逄经赋找不出第二个,其余的要么在牢里,要么在地里。

    范寺卿摇摇头。

    但他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不过听听你的回答,也不是什么损失,我看你要如何说动我。”

    见到范寺卿他们走回来,程英言也停止了攀谈。

    告别田烟之后,两人又朝着军区大门走去,程英言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我想的那样吧,您本人没有抢夺人妻的爱好,何况她看起来还是个刚成年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鼻腔中哼出轻飘的笑意,说出的话,却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程总,您要不要听听,一个虽然有点荒诞,却实施性很高的计谋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