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79.他骄傲的家猫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农历新年的那天,田烟被逄经赋带出了军区。

    田烟穿着件粉色的羊羔绒大衣,白色高领毛衣,和一条浅色系的牛仔裤。是逄经赋这种从没接触过女人的直男审美。

    田烟在看到他回来后拿着的这件大衣颜色,就知道这是他亲自选的。

    车上,田烟娇滴滴地跟他抱怨,自己喜欢漂亮的小裙子,白色的、蓝色的、绿色的……唯独不喜欢粉色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长得幼稚,这么一穿更幼稚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嘴里咬着烟,没点燃,听着她在报颜色,眉头一皱一松,像是想象着那些颜色穿在她身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别多事。”

    田烟说了半天,就被他一语给了结论。

    田烟撅起嘴巴,抱上他的胳膊,亲昵将身体挤压在他身上。是恋人最喜欢的肢体接触,也是逄经赋喜爱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那你下次给我买个黑色的围巾,中和一下,这样我就不会显得那么幼稚了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抬起胳膊,原以为他要推开她,没承想直接搂住了她的肩膀,手指从她的发顶抚摸到后颈。

    “下次再说。”咬住的烟杆说话时抖动着,声音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在漾呈县同居的这一个月,大概是经常做爱的原因,又或者田烟不吵不闹的乖巧,逄经赋对她的耐性显然不止提升了一倍。

    从前还会吵吵嚷嚷地说她装,到现在连反驳都懒,逄经赋觉得这样的日子也不错,总比以前跟她的谎言过不去,拧巴的情绪让他做不到享受和田烟在一起的日子。

    他可以包容田烟所有的小情绪,前提是,她最好能一直这么装下去。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后,路边有小贩在摆摊卖烟花,旁边竖了个红灯笼,显得格外醒目。

    附近的大朋友和小朋友围在一起,几根仙女棒放在了一块,一个略显大胆的孩子拿着打火机,率先迈出了步子。

    “一、二、叁!”

    一个孩子高喊,火焰点燃,接着仙女棒咝地一声喷射出漂亮的火星,围着的几人发出兴奋的叫声,全神贯注地盯着看。

    田烟也在盯着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岩轰就从那小贩手上把全部的仙女棒都买了过来,转交到逄经赋手里,逄经赋再递给田烟,整个过程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哇!”

    田烟两眼灼灼,满是崇拜:“逄先生,您是真土豪。”

    田烟兴奋接过,逄经赋想起了什么,往上扯的嘴角很快就平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给你火机,这些东西先不准玩。”

    田烟当然知道他这种变脸的状态是因为什么。

    她表情可惜地抚摸着仙女棒的盒子,故作高深地给自己找了个借口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小孩子不能玩火,我知道的,会尿床。”

    “玩火不一定会尿床,但只要我想,也能让你尿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手挡着风点烟,整个人姿态散漫慵懒,说出口的话都显得漫不经心,里面的每个字儿都是荤话。

    田烟看了一眼他身旁的岩轰,这傻小子似乎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,一脸疑惑的思考着,正当他要想出个究竟的时候,口袋里的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岩轰接通,过了两秒才恭敬地递给逄经赋。

    “老板,港口那边有批货提前到了。”

    挂完电话之后,逄经赋吩咐岩轰:“送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今天算得上是一次约会了,逄经赋特意挑选过年的时间,就是为了给田烟一次仪式感,也让许久没出门的她得以出来放风。

    只是逄经赋突如其来的工作,田烟不得不再次回到那栋安保森严的府邸。

    然而回去没多久,有客人来了。

    来人走的不是正门,是翻墙。

    田烟坐在庭院的台阶上,正玩着没有灵魂的仙女棒,进来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盗贼,落地的时候有种超级英雄的错觉,单膝着地,手撑住地面。

    他们风度翩翩站起身,不染半片尘埃,肩颈垂下的黑色耳麦线显得格外正经。

    “田烟小姐,家主请您过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田烟来到范寺卿的府邸,她走在锦鲤游动的池塘拱桥上,四处观看周围,试图发现一些有关于祝若云的痕迹。

    拉开一间茶室的门,范寺卿坐在摇椅上悠闲地品茶,宽松的浴袍腰间仅有一根长带。

    他偏偏挑这个时间,像是一早就知道她会出来一样,估计逄经赋也是他用手段支走的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伸手示意,他面前摆放着一个实木靠背椅子,上面还贴心放了一张软垫。

    田烟坐下后,身后的人便关门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事情我已经按照你提供的信息办妥了,逄经赋的确在各个地方安插的都有势力,和你说的一样,他的这些所谓的门派,正好叁十二个。”

    田烟问他:“你安排卧底潜入了吗?”

    他摇摇食指,托着碟子,将茶杯放在一旁的圆桌上。

    “卧底那么麻烦,还是直接动手比较快,我抓住了每个门派里最具有话语权的人物,开了大价格给我提供信息。”

    “您做事还真是雷厉风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,我这是信任田烟小姐给我出的主意。”他二郎腿悠闲地晃动着,十指交叉放在翘起的那条腿膝盖上。

    田烟露出满意的微笑:“那想必您也按照我说的,用另一个匿名的身份跟逄经赋合作了吧?”

    “猜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短短一周,您的行动还真是超出我的预想。”

    她的夸奖对范寺卿来说似乎很受用,笑容多了几分欢愉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得提醒您,逄经赋这人很警惕,您也应该知道,所以用另一个身份跟他合作的时候一定要再叁小心,他会把人调查个彻底,您要打消他的警惕,就要买他手里价值最贵的货,最少也要与他完成叁次交易,起码让他觉得您是个不会跑单的大客户。”

    “这点我比你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那您也得万分小心,毕竟机会只有一次,错过了,很可能就打草惊蛇了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对她的说法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“田军师,说说接下来,你的下一步行动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获得他的信任之后,就将他在各个地方的势力一网打尽,这个时候的逄经赋肯定会自乱阵脚,您要提早安插在四方斋里一个卧底,确保他下一步的行径路线,他手里的货全部卖给了您,到时候就算拿命抵抗ICPO,都不一定会成功,这个时候您只需要坐收渔翁之利。”

    田烟脸色严肃,眼神半狠半凉,似乎这项计谋早已在她心中处心积虑良久。

    范寺卿的确对她小看了,这件粉色的大衣太具有欺骗性,差点把他也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,你想要逃离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没回答他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这么多,该告诉我祝若云的下落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,我已经把她送回坪城了,至于她抵达坪城之后会去哪,我也不得而知,你若是有她的联系方式,可以联络她看看。”

    田烟刚想问他要手机,却发现自己没记住祝若云的电话号码,她的手机在逄经赋那里。

    范寺卿看向墙壁上的时钟。

    “不早了,我能拖住赋先生的极限也就剩几分钟了,我让人尽快把你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田烟没再多停留。

    临走之前,范寺卿对她说:“实不相瞒,我也已经被ICPO监督许久了,漾呈县内都在对他们严防死守,如果这次的计划不成功,那我宁愿拉上你们一起入地狱。”

    这是田烟第一次听他放狠话,那副儒雅的样子终于不装了。

    田烟走之后,范寺卿看向右侧的墙壁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安静了两秒钟后,墙壁隐藏的纸门被拉开。

    程英言穿戴着黑色的皮衣,皮手套。他言笑晏晏,手里拿着枪,对准被四根铁链捆绑在墙角的祝若云。

    祝若云嘴里塞着粗糙厚实的棉布,冷硬沉重的铁链绑住她四肢,脖颈一条黑色项圈固定着她的行动范围,双手被反绑在背后,动一下都是钻心的疼痛。

    她脸上流满了泪水,因为恐惧不敢出声,即便是听到了田烟的声音,她也只能怯懦地流着泪乞求。

    程英言收了枪,从里面走出来,脸上带着疑惑询问:“这人质对您来说似乎没用了,不打算处理掉吗。”

    范寺卿看向她,谈笑自若:“有备无患。”

    程英言一语点穿他:“您看着倒也不像是会放走知道您秘密的人啊。”

    田烟被外面的人搀扶着翻回了府邸内。

    她腰上绑着一根绳子,待她落地后,便将绳子取下,拽着示意另一头的人。

    绳子很快被收回,紧接着又是汽车发动离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田烟站在原地没动,看向驻足在庭院里,观赏着池中锦鲤的逄经赋。

    他身着一件黑色的夹克,简洁的设计无任何多余的装饰,双手背在身后,目光专注地注视着水中的锦鲤,端庄稳重。

    休闲的长裤,裤腿卷起,露出骨骼性感的脚踝,他穿着拖鞋,似乎是早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慢悠悠地转过头,田烟拽下毛衣的衣领,从脖子上扯出黏在颈部的一张麦克风贴片,和一根连接着监听器的橡胶线,用力从衣服中拽出。

    她笑得自信张扬,眼中烁烁生辉,不畏一切的态度,过分胆大倨傲。

    那种飞扬跋扈的惬意,不像是平时一直温顺有爱的家猫,更像是捕捉到一只老鼠过后,求主人夸奖的骄傲。

    “我做的您还满意吗,逄先生。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