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无错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(强取豪夺)

章节目录 83.逃脱(二更~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    VIP客户室内,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低声交谈着什么,程英言放声高笑,还没来得及回应,房间的门被猛地踢开。

    数名身穿制服的特警冲了进来,他们头戴头盔、黑色制服、面部被防弹面罩遮盖,手中握着冲锋枪对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都把手举起来!”

    程英言脸色诧异,一旁的两名客户脸色难堪地看着他,一边缓慢举起双手。

    程英言还没来得及反应,两名特警迅速将他从沙发拖了下来,重重地压在了地上,冰冷的大理石地面让他清醒地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“你们什么意思!”

    他的胳膊被扭到背后,冰冷的手铐锁住了双手,面前出现的特警队长挥手示意,身后的队员们迅速开始搜查房间。

    “有人举报你与国际军火商有非法交易,你以公司名义贩卖邮轮,给他提供走私便利,具体怎么犯的事儿,还用得着我给你重复吗?”

    他胸前的对讲机里传来声音:“队长,负一楼找到了火药,有个大型保险柜需要虹膜识别。”

    他按下对讲机重复:“收到。”

    说完他挥手:“把他带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等等!等等!等等!”

    程英言被人从地上拖起来,跌跌撞撞往前走着,慌乱解释:“这是我合作伙伴给我送来的货,你也知道我这是个射击馆,有枪那是当然的!我这儿都有合法正规程序!不信你让我打个电话!”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队长没有回头,冷笑的声音尤为刺耳。

    “你上面的保护伞跟我们可没有关系,好好想想举报你的是什么人,若不是你们闹内讧,我们也发现不了这条线索,与其跟我求饶,不如早点供出同伙争取减刑。”

    程英言瞬间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说!给你说!你去漾呈县问当地政府,他们有个叫3190的军队,是那儿的人给我提供的这些东西,我一开始没找他们,是他们找到的我!我这是被人利用了!”

    前面的人停下脚步,程英言面色紧张得苍白,喘着粗气道:“你去查就知道了!我没骗你,你要是再晚一会儿,人就跑了!”

    队长挑眉,嘴角向下压着,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。

    “确实跑了,来之前我们就搜查过那里了,举报你的人,也举报了他的军队,看来,你是属于被他们推出来的替死鬼了。”

    程英言的脸色彻底塌了。

    以至于他在被往前拽着走的时候,无力的双腿几乎是拖在地上,狼狈地往前滑行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远处,海天一色的蓝与白交融。海面上巨大邮轮推动着海水逐浪前行,留下一串长长的白色浪花,涟漪渐渐扩散开来,直到与蔚蓝的海水融为一体。

    船底巨大的螺旋桨切割海水,发动机低沉有力的轰鸣声不断地回荡,与甲板上铁链的摩擦和脚步声交织响亮。

    收到程英言被逮捕的消息后,岩轰捉住了范寺卿和程英言安插在逄经赋身边的那名卧底。

    四方斋故意放他进来,一直在利用他传递假消息给范寺卿和程英言。

    在昨天他们提前一天离开漾呈县后,就彻底不装了,把他关进了船舱里。

    现在人都解决了,他也没什么用了。

    潜伏的卧底是个年轻男人,二十叁岁左右,手脚上都被绑住了铁链,在被拖到甲板上的时候,他跪在地上被拖着往前滑动,不停地求饶道歉。

    岩轰在他背在身后的双手,捆绑住的铁链上,加固了五公斤重的铅球。

    逄经赋抽着烟,冷漠下达着指令:“扔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!您让我做什么都行,您再继续利用我……我不想死!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!”

    岩轰抬着他的脚,刘横溢拽住他的头发,剩下的一个人搬着铅球,合力将他抬起,手法粗暴地把人给丢进了海里。

    悲壮的嚎啕声在一瞬间被腥咸海水吞没。

    戛然而止的声音,依然回荡在空旷的甲板上。

    田烟双臂搭在栏杆,吹着迎面拂来的海风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闭上眼睛,试图无视掉耳中悲切的回音,蜷紧了夹紧在腋下,被大衣掩盖住的拳头。

    温柔的手掌轻抚在田烟的脑袋,顺着长发一路抚摸到后颈。

    他捏着她的颈部,为她缓解疲劳,放轻声音问:“吓到了?”

    田烟点头。

    “学着适应,这种场景以后还会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田烟不知道逄经赋是不是故意带她来到甲板上看这一幕的。

    看他怎么处置卧底,看他的下场,以此来警告她不要有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田烟转过身,抱住了他的腰,脸压在他的胸口前蹭了蹭。

    逄经赋将烟蒂拿远,燃烧的火星碾灭在栏杆上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们要去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到了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搂紧她的腰,弯下身,将重量放在她的肩头,用更亲密的动作与她进行肢体接触。

    她的身后是蔚蓝的海域,通往世界各地的道路。

    田烟是逄经赋亲手掠夺来的战利品,是他宁可将她变成一个偷渡的黑户,也要藏在自己口袋里的宝物。

    “那还会回来吗?”

    他笑:“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田烟抬起头,在他的脸颊轻啄一吻。

    “您去哪,我就去哪,我不会离开您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抚摸着她的发丝,闷声嗯着。

    他不会告诉她,她就算想离开也没办法走。

    “逄先生,我能先回去休息吗。”田烟拽着他的衣领,帮他拢了拢大衣,乖巧温顺地讨好他:“等到养足精神,今晚再给您奖励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给您成功算计他们的奖励。”她答非所问,笑得明媚皓齿。

    逄经赋春心萌动,在她额头上重重吻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等着晚上,先回去睡吧。”

    逄经赋倚靠着栏杆,看她打了个哈欠的背影,再次有了点烟的想法。

    逄经赋玩弄着打火机,银色的金属表面反射着光泽,光滑的镜面映照着他白皙修长的手指,食指挑开翻盖,随后用中指轻轻地刮动轮子。

    傅赫青走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滋”地一声,火焰跳了出来,成了照亮了他眼中的光芒。火焰舞动,映衬着他晦冥的眼底。

    “齐胜吏呢。”

    “在叁号邮轮上,现在应该抵达太平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处理掉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夜幕降临时,邮轮上的灯光亮起,将这片海域照得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逄经赋看了眼腕表的时间,他该去索要他的奖励了。

    逄经赋走出餐厅,大衣搭在他的手臂上,灰色的丝绸衬衫下摆扎进宽松的西装裤,勾勒出腰部完美的线条。

    随着抬臂的动作,宽厚的肩膀撑起衬衫,抚平了褶皱。

    逄经赋敲了两下门,满怀期待地盼望着田烟给他的惊喜。

    当他打开门后,上扬的笑容乍然而至,唇角若隐若现的梨涡,形成了一道僵硬的凹陷。

    随着警报声的拉响,四方斋的人迅速拿枪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刺耳的警声环绕在每层楼,傅赫青住在这层楼的走廊尽头,率先跑出来,看到逄经赋在走廊上横冲直撞,脸上焦急的愤怒,每走过一个房门,他都会猛地推开。

    “老大!”

    “田烟不见了,找!”

    闻声赶来的四方斋,匆忙往楼下跑,有条不紊地分配着路线。

    脚下厚实的红色地毯吞噬着每一个脚步声,却架不住人多步伐的慌乱,整个庞大的邮轮陷入一片低沉又恐惧的焦躁。

    一个稍远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丝声响,逄经赋突然停下脚步,转身迅速跑过去,猛地推开门。

    房间内空无一人,被海风刮开的露台门摇摇欲坠晃动着,失望和怒火使得他眼眶泛红,逄经赋捏紧咯吱作响的拳头,一拳猛地砸在门框!

    金色的门牌号颤了两下,他转身继续朝走廊的深处奔跑。

    逄经赋心中已经有了答案,他仍固执地不肯相信,叫着田烟的名字,撕心裂肺的怒吼声透着一股绝望,深沉震撼的音调,沿着邮轮的一层层房间低空盘旋回荡。

    这是逄经赋第二次,宁可否认自己的直觉,认为这是他自己想太多而造成的恐慌。

    田烟很可能就在下一个房间等着他,在他推开下一扇门后给他一个鬼脸的惊喜,她在和他玩躲猫猫。

    她没有背叛他,她不敢那么做,她没那个本事敢离开他,她只是在用趣味的方式给他奖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可凭什么他要一而再叁地承受这患得患失的痛苦。

    他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变成如今这般疯狂执着的模样!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,就只是不小心发现她是卧底而已。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